粉刺谋杀

金宝是十七岁那年开始长青春痘的。金宝还记得那天他刚吃完外婆给他下的寿面,隔壁的李小治就过来找他。李小治告诉他体育场又在开宣判大会,听说有一批罪犯要枪毙,还有做那种事的女的。金宝一听这话就来了精神,把碗一推,问有几个要枪毙的。李小治摇了摇头,说你还记得高三(4)班的那个秃瓢么?就是复习好几年老是考不上大学的那个。金宝说他怎么了?李小治的眼睛顿时一亮,说你还不知道呀?他犯了强奸幼女罪,这次也是要毙的。金宝说走,看看去!金宝拉着李小治朝外跑的时候还能听到外婆在身后喊,别去!杀人有什么好看的?你不想考大学了?外婆还说了一些别的什么,但是金宝一句也没有听清楚。

金宝到体育场的时候,里面已经席地坐满了黑压压一片人。正对着大门的地方临时搭起了一个审判台,上面摆了四五张桌子,面对观众坐着些什么人,还有一些穿警服的人荷枪实弹地站在一边。等到那些犯人从大卡车上押下来的时候,人群呼啦啦都站了起来。和秃瓢站在一起的还有几个卖淫女,那是金宝第一次听到卖淫这个词,也是第一次见到卖淫女。那些卖淫女看起来和大街上的女人没什么区别,并没有多少人们想象中的那种妖艳。其中一个卖淫女穿一件半旧的黄大衣,长头发盖住半边脸,一直很冷淡地昂着头。金宝听到有人悄声议论,别看现在很普通,晚上在灯光下就不一样了,那些卖淫女里面都是不穿内裤的,要想知道谁是不是卖淫女,一掀裙子就知道了。人群中传出有节制的压低的笑声。金宝很想知道她们现在穿没穿内裤,冬天天冷,就是不穿内裤外面肯定也是要穿衣服的,那么不穿内裤又有什么意义呢?金宝一点也弄不明白这些卖淫女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人多,又都没有固定的位置,人群便像水似的,一会儿涌到这儿,一会儿涌到那儿。金宝和李小治靠在一截枯死的树干上,这会儿什么也看不见了。李小治的身材比金宝高出一个头来,金宝看见李小治激动地伸出手,说金宝你快看,秃瓢在台上乱挣,挨了一枪拐。金宝伸长了脖子,还是什么也看不见。一会儿,李小治又激动起来,说秃瓢不服气呢,又从地上爬起来了。这鸟人有什么不服气的?死到临头还横什么?秃瓢那时候是从外地转学过来的,比他们县中的应届生都大,已经快二十岁了。因为总是剃一个光头,这才得了这个外号。秃瓢平常看起来阴沉沉的,成绩不好,又不怎么爱说话,打起架来却是不要命的,没几个人愿意搭理他。后来,秃瓢很长时间没有来上课,大家都以为他又转学了,没想到竟然出了这事。

好不容易等到宣判结束了,定了罪的犯人分两车被押走。有犯人家属哭哭泣泣地跟在车后追,朝车里扔东西,又被扔了出来。妓女们的身后没有人追,却黏着无数男人的目光。那个穿黄大衣的卖淫女把大衣的前扣解开,很轻捷地跳上了车,然后转过脸来对着人群很空旷地笑了笑。金宝终于看见了秃瓢。秃瓢在一群犯人中间,被两个法警架着,已经站不起来了,一副目光散乱似笑非笑的样子。金宝说吴建国,你怎么回事呀?秃瓢的名字叫吴建国,金宝又喊了一声。秃瓢一副充耳不闻的样子,依旧似笑非笑的,很快便不见了。金宝后来才觉得自己的问话有点蠢,什么叫怎么回事?他是想问秃瓢为什么被枪毙还是问为什么犯罪?不管是问哪一个问题,总归是一句蠢话。对于马上要死的人来说,为什么死显然不是一件很重要的事。金宝后来才知道,那正是在严打的时候,秃瓢撞到枪口上了。要是平时,是够不上枪毙的。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