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血战野猪沟

(阅读次数:

1.野猪沟屠杀

野猪沟,方圆数十里,莽莽林海,渺无人烟。沟里野猪横行,素来独来独往的野猪,在这里汇集成了令人色变的野猪群!甚至连豺狼、虎豹这类的猛兽在沟内也无立足之地。这里历来是狩猎的禁区。"打虎打狼不要紧,千万别惹野猪群"。这是先人留下的血的教训,由此可见野猪群的凶残。

民兵营长杨林,退伍军人,几天前,为围猎泛滥成灾的野猪,他和康大叔率领民兵误入野猪沟,结果在惨烈的厮杀中,康大叔为救杨林,身死沙场!

杨林拜祭了康大叔之后,他要实现自己的诺言,独闯野猪沟,亲手杀死那只红毛巨猪!

野猪沟内,树木郁郁葱葱,鸟儿叽叽喳喳,满眼的映山红开得如火如荼。

杨林面色冷酷,钢枪在阳光下发着蓝色的幽光。高近一米、体重达五十公斤的藏犬"阿乌"更是杀气腾腾。仙境般的山林已经潜伏下浓重的杀机。

渐人密林深处,环境变得越来越复杂,杨林仿佛置身于魔鬼黑森林,头上的阳光透过浓密的树枝,只漏下几点光斑。四周的枯枝败叶,散发着一种腐烂的气味。令杨林触目惊心的是,脚下的土地好像被一把巨犁翻过一般,成片的幼林被野猪刨翻。突然,"阿乌"双耳直立,鬃毛倒竖,嘴里发出"呜呜"警告声。杨林立刻持枪在手,进入一级戒备状态。

前边不远的灌木一阵摇动,一头野猪大摇大摆地钻出树丛。杨林勒住暴跳如雷的"阿乌",对准那头野猪一扣扳机,子弹呼啸而出,正击中野猪那硕大的头颅。

杨林用枪声宣告屠杀开始!他抱定必死的信念,力图引出那头红毛巨猪决战。

但野猪沟何其之大,震耳的枪声在林海间瞬息即逝。杨林咬咬牙,继续在密林中前行。尽管有"阿乌"在身边警戒,可以省心许多,但杨林仍然耳听六路、眼观八方,保持着高度警惕。他知道,枪一响,野猪群必会有所戒备。现在必须隐蔽自己,寻找杀机,尽可能地多杀几头野猪以减轻正面决战时的压力。于是,杨林如幽灵般在密林中疾进。"阿乌"深解主人的心思,也悄无声息地警戒着前进。

因为沟内树冠高大,常年遮天蔽日,低矮的灌木、刺藤较少生长;且由于野猪长期破坏,较小的树木都给刨得所剩无几了,所以林中即使人迹罕至也不愁无路可走,但范围并不大,这便给射击增加了难度,而且野猪是千万不能只被击伤的,那种受伤后的凶残更令人不敢想象。杨林按紧了腰上的猎刀,他决定在"阿乌"的协助下,用刀劈杀单个出现的野猪。

"哗啦一"一头愣头愣脑的野猪又出现在杨林的视野中。"阿乌"立刻发动正面进攻,杨林趁机悄悄向野猪后侧包抄过去。兽类的智商毕竟大大低于人类,这头野猪只顾疯狂地与"阿乌"厮杀。杨林迅速出现在野猪后侧,选择好时机,狠命一刀捅进了野猪的肛门,猛力往下一拉便飞快地纵开。"嘛一"刀口从肛门划至后腹,野猪狂吼一声,转身来扑杨林,空档暴露无遗!"阿乌"一口咬住野猪甩出体外的肠子,野猪这一扑正好断送了它自己,整个内脏几乎全被硬生生地拖出。野猪重重地摔在地上,猪血流了一地。

时间已近中午。杨林劈下一条猪腿递给"阿乌","阿乌"叼过肉走到一丈开外才吃。跟随主人征战多年,它养成了在吃食时也不放松警戒的习惯,在厮咬猪腿时仍然双耳直竖。

杨林再割下一大块猪肉,生火烤起来。不大会儿,猪肉被烤得焦黄,油酥酥的,肉香四溢。当然,杨林没心思去品味,他只顾割碎烤肉,大嚼一通。

吃完烤肉,杨林拧开水壶,喝了些水,便倚树闭目养神。

"阿乌"立刻起身,四处走动,这也是它的习惯。主人休息的时候,它是最忠实的警卫。

杨林闭着眼心潮起伏,怎么也不能平静。他想起了城里的父母、兄弟姐妹,想起了从部队带回的爱犬"阿乌"的成长,想起了和康大叔一道护庄稼,一起打猎除害的生活……

"呜一""阿乌"突然发出了警报,杨林猛地跃起,操起钢枪。"阿乌"迅即向前方扑出,杨林箭步跟上,只见前边一头红毛巨猪如狂飚卷去,一闪即逝。杨林热血沸腾,双眼冒火:畜生,你终于露面了!"

但良好的军事素质使他又很快冷静下来:它绝对不是偶然出现,一定是在暗中窥探对手。自己不能盲目乱追,不能在残酷的决战前弄得精疲力竭。他曲指送进嘴,一声尖厉的呼哨划破森林的寂静,不一会,"阿乌"便回到主人身边,它显得急躁不安,闷吼不已。杨林拍拍它的头:"伙计,咱们得忍一忍。""阿乌"舔了舔主人的手,慢慢安静下来了。

杨林望望树梢,判断一下风向,毅然向右侧插去,逆风而进。现在他变得更谨慎、更迅速。他在部队练就的极强的应变能力和生存能力,远胜于一般猎手。几年前,他曾仅凭一把匕首就完成了在莽莽原始森林中单独生活一个月的残酷特种训练。

一路疾进,一路无声无息,一种本能的恐惧感火星般地在他脑中一闪:野猪群世上罕见,一旦集结成群,就是一个坚不可摧的整体。现在,有一点已经很明显,在他休息的那段时间里,附近的野猪已完成了某种程度的集结。别的野兽以嚎叫作为聚集的信号,而野猪群是在无声无息中集结的,故而野猪的进攻便无异于偷袭,这便使浑身是胆的杨林也为之谏然。在周围的死寂中,第六感觉告诉他:一场血战即将来临!

他操起冲锋枪,向前方扫出一梭子,枪声中,"阿乌"也放声狂吠,震耳欲聋。

"伙计,委屈一下。"杨林取下一条麻袋往"阿乌"身上套。"阿乌"好像受了侮辱似的,低呜一声跑开了。

"阿乌!"杨林大喝一声,"阿乌"才委屈地回来,蜷曲四肢躺下。杨林抓紧时间,把"阿乌"装进了麻袋,然后攀上一棵粗壮的大树,把麻袋缚在树杈上,自己紧握钢枪,蹲在树杈上,星目警惕地扫视四周。

远处的树丛开始晃动,呈一个巨大的半圆形。笨拙的野猪,其行动居然如此悄无声息,杨林脸上的肌肉不由抽动了几下。

野猪群出现了。三三两两,步步为营地呈扇形推进,初看倒像老态龙钟的散步,但模样却令人不寒而栗:惨白的獠牙,凶光闪闪的小眼睛,粗如栎树皮的躯体,处处写着死亡的恐怖!

杨林静伏在树杈上,他在等那头红毛巨猪出规,好给它一记致命的杀招。

野猪群越来越近,并开始烦躁地摇头四顾,扇形的包围圈也不规则了。杨林暗暗冷笑,把枪管悄悄伸了出去。

但那头红毛巨猪好像从地球上消失了,根本不见踪影,而野猪群已漫过杨林栖身的大树,快走过去了。不能再等了,"杀!"杨林一声大吼,枪口同时喷出了火舌。震耳的枪声中,猝不及防的野猪一头接一头地挣扎着倒下。野猪暴跳如雷,疯狂扑窜,四处寻找从天而降的敌人,终于发现了杨林藏身的那棵大树,一齐气势汹汹地猛扑过来,大树居然被撞得枝叶乱晃。

疯狂的野猪幵始啃咬树干,杨林兜头就是一梭子,又是几头野猪中弹,惨叫连天。

冲锋枪不停地吐着火舌,树下已经成为一个巨大的屠宰场。野猪伤亡近半,仍死不后退,杨林的手在微微颤抖,子弹已经不多了,但红毛巨猪仍没露面。

树干坚硬粗壮,野猪的啃咬在短时间内当然难以奏效。杨林停止了射击。此时他双目通红,嘴唇咬出了一道深深的血痕。枪声乍停,野猪群受到了极大的鼓舞,啃咬得更加凶狂。突然,一头野猪哀号着血流满嘴地退下,原来是牙齿给崩掉了。其他野猪愣了愣神,居然散开,或蹲或坐,将大树团团围住了。杨林点了点树下的野猪头数,二十五头!一股寒意从他心底升起,以他现存的子弹是绝对打不完这些野猪的,面对这群企图困死自己的野猪,他预感到最凶恶的敌人,那头红毛巨猪必定就在附近!杨林并不觉得死可怕,只是没杀死那头红毛巨猪,就这么窝囊地死去,他觉得不值得,也对不起康大叔。太阳开始西坠。林间一片死寂。刚才由于紧张地射杀,杨林并不觉得饥饿,现在稍一松懈,他才发觉自己饿了,他懊悔不已:为什么中午不多烤几块野猪肉?为什么不带点干粮呢?

太阳已接近西山了。杨林喝了几口水,他决定挺过这一夜。忽然,他好像听到有人在呼喊,他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便用力摇摇头,想驱走这种可怕的幻觉。但喊声越来越大。树下的野猪不安地躁动起来。

生命一下子回到了杨林体内,他毫不迟疑地向野猪扣动扳机,"嗒嗒嗒",杨林用枪声回答了同伴的呼喊。

杨林换匣装弹的一瞬间,那头红毛巨猪突然现身,对野猪群嚎叫一声,迅即逃进了密林,前后居然不过三秒钟!太突然了,杨林稍一愣神,它已逃得不见踪影。

杨林一腔怒火没处发泄,对准紧随红毛巨猪而逃的野猪又是一阵猛烈地扫射,弹雨中,又有两头野猪踉踉跄跄中弹倒毙,受伤野猪的哀号声响彻山林……

几十头野猪狂风般卷进密林,眨眼间便消失了。

杨林解下麻袋,滑下树来,"阿乌"挺身纵出,在麻袋里憋闷了一下午,它狂怒不已,径直扑向那些受伤而未断气的野猪,毫不留情地撕咬,一下子便被猪血染得遍体通红。

民兵们关切地围了过来,杨林淡淡地挥挥手:"没事,大伙收拾一下场地吧。"

天!民兵们个个目瞪口呆。野猪遍地横尸,不下三十头,猪血淌了一地,更令人触目惊心的是,杨林藏身的那棵大树居然被啃去半边!杨林见了,心头也不禁寒意凛凛。

民兵们把野猪拖到一起,堆成了一座小山,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呛得大家直捂鼻子。

人夜,年轻的民兵们围坐在篝火旁大嚼烤肉,谈笑风生,说不完的新奇。因为没有杀死那头红毛巨猪,杨林总觉得是一个隐患!所以他一人在一旁暗自摇头。

第二天,民兵们不顾杨林的阻拦,兵分几路,全面"围剿"满山放枪。然而,几十号人在沟里转了一整天,连根野猪毛也没找着。

"咱就不信那些野猪能飞上天!"民兵们嘀咕着,请求明天再搜山。杨林阴着脸道:"扯淡,撤!"说完第一个下山回村。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野猪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