蜀山的少年(4)

(点击:1884℃)

55、就是因为这样

唐谧和白芷薇的略翻了一遍这本名为《六道全书通要》的小_册子,发现这是一本与术法有关的书,但是并非是用来记录术法的,而是对大约两百种术法中一些关键点的总结和心得。

“如此看来,这世上一定有一本书叫做《六道全书》,上面应该记录着两百来种术法,而这一本,既然名为《通要》,大概就是有人看过那本书之后,修炼了其中的每一种术法。再把要点和心得写成这个小册子。”唐谧说。她的手指轻轻在纸页间摩擦,发觉纸质薄脆,似乎年代有些久远,又问道:“我说小猴子,你是从穆殿监那里偷来的么?”

小绿猴点了点头,于是唐谧又说:“除非穆殿监已经会了那两百多种术法,否则这个书要配合那本《六道全书》才有用。”

小绿猴摇摇兴,摆摆手,白芷薇便会意地问:“你是说没有见过他有《六道全书》对么?我想,就算只有这本《通要》也不见得没有用,至少对于穆殿监已经修习过的术法来说,这上面的心得可以帮助他更好地掌握那些术法。”

“我记得当年阎殿判讲过,因为人的寿命、能力所限,一生之中能熟练掌握数十种术法已经算不错,而天赋高的或可能通几十种,但如果有了那本《六道全书》再配合这个《通要》,没准一个人真的能掌握两百来种术法,这个东西切不可再回到穆殿监手里。”

唐谧说完,忽然心念一动,道:“诶,看看这上面有没有咱们会的术法。”

果然,这上面也记载着唐谧她们学过的诸如桃花障、五行金刚术等基础术法的要点省的地方她们的殿判也讲到过,但这本《通要》讲得更加通透,往往所解之处恰恰是她们在修习时很难参悟透的地方。

唐谧和白芷薇两个人越看越是起劲儿,时不时还要按着书中所讲试上一试:直到最后困得实在睁不开眼睛才合上了书册。

日子到了夏天便走得飞快,转眼几个月过去,入了秋,离五殿大试的日子也就不远。

这几个月的时光,唐谧他们的日子过得颇为平静,小绿猴那里不再有任何更惊人的消息,整个蜀山也没有什么大事发生,三人只是和这一殿的所有剑童一样,日夜勤加修习,等待着备选比武的来临。

这天剑法课上,慕容烨英在下课之前忽然宣布道:“大家注意一下,殿监和掌门已经定下你们三日之后比武,大家都回去做些准备吧。”

虽然说众剑童心中都知道比武的日子已经临近,可是冷不防这么一宣布,众人多少还是觉得有一点突然,顿时议论纷纷起来。慕容烨英抬抬手止住喧哗的众人,继续道:“现在我讲一下分组的规则。”

“本殿一共有剑童二十七人,其中二十四人每两人一组,共分成十二组对决,胜出的十二人再两两对决,选出六人,这六人继续两两对决,选出最后三人。这时候,最开始没有参加对决的三人和这对决选出的三人,一共为六人,再一次抽签,两两分组对决,胜出的三人即为与清源寺比武的备选剑童。”慕容烨英说完,顿了顿,等待着底下剑童们意料之中的反应。

果然,剑童们一片哗然。

“哇,那不是太便宜了开始不用参加对决的三人?”

“那开始不参加对决的三人凭什么选出来啊?”

慕容烨英长声咳了两下,压住议论纷纷的剑童,道:“因为人数是二十七人中选三,两两对决只能这么安排,至于那开始不用参加对决的三人要怎么选出来,为了公平起见”

慕容烨英说到这里,露出一个恶作剧似的顽皮笑容:“剑童们,我们掷骰子来决定吧。”

唐谧看着慕容烨英对掷骰子一脸期盼的表情,心想:这个方法还真是充满慕容烨英的个人风格啊。但是其他不了解慕容烨英的剑童,此时都面面相觑,想不明白一贯严肃的慕容殿判怎么会想出这么个主意来。

慕容烨英瞬间换回了严肃的表情,说:“剑童们,这也是历练啊。要知道,不论是高手相争还是两军对决,当实力相差无几的时候,胜利的一方往往是掌握着好运气的那一边。所以,从现在开始,你们就要历练自己的好运气。”

大多数剑童都视慕容烨英为一位严谨的殿判,听得此话,俱是觉得有理,只有唐谧他们三人知道此人的真面目。互相看看,不禁暗暗好笑。

众剑童散去的时候,忽然有人叫住白芷薇,三人回头一看,正是那个眼睛失明的剑童方秩离。

那少年形容俊秀,只是因为身子单薄,双目又空洞,总是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离世之感,平日里只与邓方他们那些“老人”们交往,绝少与唐谧和白芷薇说话。

“什么事?”白芷薇问,微微有些诧异。

“我留意了很长时间,这一殿的剑童之中,以你的实力最强,但是我想告诉你,万一我们在比武中遇到,我一定会赢,因为我等这个机会已经很久了。”方秩离面无表情地说,空洞的眼神穿过白芷薇,仿佛不是在与她说话,而是在为自己下一道不得后退的战书。

“好,希望能碰上你。”白芷薇淡淡回应。

唐谧看着方秩离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听说他没瞎之前很厉害,大家都以为是另—个桓澜现世了。”

张尉思量从每次在课堂上的情形看,白芷薇无疑是出类拔萃的,但是他与方秩离接触更多,知道这少年的功力深不可测,便说:“千万别小觑他,虽然他是‘老人’,那只是因为他眼睛看不见,所以殿试时于机关一门过不去,连最后的比武都没有资格参加。这次只要比武胜出就可以免试升入下一殿,这个机会实在难得,他一定会拼命的。”

“我也会拼命,这场比武对我也很重要。”白芷薇淡笑道。

“哎呀。”唐谧忽然叫了一声,恍然大悟道,“慕容殿判这简直就是为我们开了后门啊,要是掷骰子的话,我们的胜算岂不是很大?”

史瑞从未想过,白芷薇竟然会有求于自己,一听说她是来学掷骰子的,立时恨不得把平生绝学都掏出来。

他教了一会儿手法,忽听张尉道:“这个我不学了。”

“为什么?”唐谧不解地问,不明白张尉脑子里的哪根筋又拧了。

“这分明是骗术,我原以为是要学真本事呢。”张尉愤愤道。

“这是真本事啊。”唐谧和史瑞几乎是同时脱口而出。

“那,为什么开骰筒的时候,大拇指要内扣,冲着自己开,然后要在看到侧面点数的瞬间估算正面点数,如若不是想要的,大拇指要迅速敲在桌上把骰子震成自己要的点数?”张尉复述了一遍史瑞的教导,然后说,“这个难道不是作弊么?”

“这怎么是作弊啊,震动骰子的手法要练多久才能做到神不知鬼不觉啊?你看,力道既要够,又不要做得明显,还有”史瑞正要解释,唐谧已经一拍桌子打断了他。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8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