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

我家住在农村,那天夜里我下班回家,因为加班的关系,我走得晚了些。回家的途中,天气开始发闷,渐渐地视线也越来越暗了,不一会就下起了大雨。心想,看来今天是回不去了。

忽然我看见路边有一户人家,我不记得这条小路曾经有过这么一户人家,心里虽然好奇,但也没多想,毕竟还下着大雨,衣服也已经淋湿了。

我敲了敲门,是一个小我没多少三十左右的妇女。我把我的事情说了一遍,她就让我进了屋,我发现她家没有电灯,隐约只有蜡烛微弱的火光。

让我不自在的是这个女人她每次说话时都转过身,她的样貌也是若隐若现的。我感觉她总是背着我好像在往嘴里塞什么,连她说话都有些大舌头了。

她到厨房给我烧水时,我偷偷趴在窗户上看了一会,这一看不要紧,我头皮一下子就炸了起来。借助灶坑里面的火光,我看见,她蹲在地上,一只手添柴,一只手在往嘴里塞舌头,有几次她的舌头都快刮到地面了,而且她的口水已经淌了一地了,这一幕我差点尖叫出来,我迅速把自己的头拉了回来,在途中还轻微撞到玻璃一下,我的大脑一下子就一遍空白了,我坐在农村的火炕上开始有些略微发抖。

忽然,那个女人拎着茶壶进来了,我不知道她刚才听没听到那一声,我的心脏好似高速运作的马达狂跳不停,但我必须镇定……

她阴着脸,不断靠近我,每迈近一步,我的心脏就沉一沉。如果按这个推下去,我估计还没等她碰到我,我的心脏就掉地上了,我必然就嗝屁了。

好在她距离我两米开外站住了,但她没有发出任何声响,我也不敢抬头看她。因为我真的害怕自己一抬头,看见一张血盆大口,舌头拖到地上,那我真不保证会不会当场晕过去。

就这样,我俩谁都没发出任何声响。整个局面一直僵持着,足足持续了能有五六分钟,忽然她开口说话了,她所发出的声音含糊不清,在这样的深夜里,格外的令人毛骨悚然。

她问我说:“你看见了?”

我刚要回答没有,忽然意识到,如果她确信了我看见了,但见我竟说谎了,一气之下别把我吃了!

“嗯,我看见了。”我故作镇定地回答她。

过了十几秒,她没说话,我用余光扫视她的脸时,见她的下吧又动了动,说:“看见什么了?”

这……这让我怎么回答?说实话么?说看见了她的舌头好长,都垂到地了?那不开玩笑么!那她必然不能放过我啊!我急中生智,道:“我看见你在添柴。”我就不说关键的,打死也不说,我此时已经决定了,无论她在问什么,我必须要找到能绕过去的回答。

我本以为她会继续追问,那我添柴时,脸部有什么变化么?于是我提前搜索答案,不料她不但没继续追问,竟然猛地扑了过来。

情急之下,我在火炕上向后一滚,那人——那东西扑了个空。我紧忙站起来,打算破窗而出,在我刚要起跳时,忽然觉得脚腕处一紧,感觉被什么东西抓住了一样,我下意识向脚下一看,顿时我的头皮都炸起来了,那一刻,我感到自己的灵魂恍惚了一下,似乎被什么东西震离了身体几秒,我的脸惨白,我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我看到了什么,但我知道,那将会成为我一生也无法忘掉的景象。

那一段过程我是恍惚的,大脑一片空白,整个身体与我的思维完全抛离了,那种感觉就像看恐怖电影一样,任凭我怎么呼唤,主人翁就是不回头。最令我诧异的是,我的身体在挣扎,我完全没有把挣扎的信息传到我的身体,但我的眼睛就那样看着我的身体在不断挣扎,有一刻,我甚至在怀疑,那是我的身体么?

恍惚间,我看见我的鞋子被那东西甩到了两米开外的地面上,随着鞋子的落地声,我彻底晕了过去。

在我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了,一掠朝阳划过天边的云彩,洒在我疲惫的身上。我换换站起来,发现自己居然躺在一座坟上,而昨晚那栋房子早已不翼而飞,最令我诧异的是,我的一只鞋子,躺在两米开外的草丛里。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雨夜鬼故事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