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成全我的尊严

(点击:93930℃)

文/玄圭

年夏天,我还是懵懂青涩的年纪,未满18岁。我们居民楼里突然来了那么干净澄澈的一个女孩儿,穿着散发淡淡香皂味儿的长裙子,总是笑着讨人亲近,陡然之间让我眼前一亮,她叫森泊。

森泊的妈妈,也有着她们那个年龄的女人少有的亲和力及美丽,她和女儿住在森泊外公留下的一居室里,那么欢喜着我每一次的光临。而我的妈妈,她不喜欢森泊,亦不喜欢森泊的妈妈。因为森泊是没有爸爸的孩子,她的妈妈没有结婚就生下她了,那个不曾得见的爸爸,其实在很远的地方有着自己的妻儿。

可是我喜欢她们,没有缘由地喜欢。于是就倔强地坚持着和森泊来往。

森泊和我一个年级,几乎没有什么朋友,但学习成绩很优秀,勤奋、听话、乖巧,而且歌也唱得很棒。但不知为何,没有几个人喜欢她,连老师也是。有多事的女生,跟我老妈似的,悄悄地嚼舌根子,说森泊是私生女,说森泊的妈妈,专门破坏别人家庭。

我依旧牵着森泊的手一起上学放学,看到她们母女艰难,还常常把自己家的腊肉悄悄割一条,以妈妈的名义给她们送过去;还会把刚穿了一回的衣服,用很亲切而随意的方式送给森泊。妈妈总是很愤怒地教训我,那架势分明是要将森泊和她的妈妈诋毁到地狱里去。

可妈妈顶多也只是旁敲侧击而已,我左耳进右耳出便是。但是某一天我刚回到家,却看到妈妈哭得伤心,她边哭还边咒骂我:“你和你老子合谋欺负我,他跟那个狐狸精鬼混,你和那个小狐狸精打得火热。”妈妈的话让我一下子懵了,她的意思分明是我爸爸和森泊的妈妈,关系不正当。

那个时代的女人就是那样,妈妈几乎歇斯底里地说其实森泊的妈妈还是姑娘时就喜欢我的爸爸;甚至说也许森泊就是我同父异母的妹妹;她说丫头你知道吗,森泊是插班生,要不是你爸爸接济,她能读书吗?

在我极力为森泊辩白时,挨了母亲响亮的耳光,她说你不信去看看你老子那本《康熙字典》里压的旧照片,那个女的是不是森泊的妈?再或者你马上去她们家问问,你爸爸是不是给森泊送明天报名的学费了!

我真的去了,气鼓鼓地闯进去。爸爸正窝在她们家沙发上与森泊有说有笑,厨房里传来温馨和谐的切菜声……

我出门时已经泪流满面,爸爸以及森泊妈妈惊慌的眼神,已经说明一切。回到家,翻出爸爸的大字典,将那张暗黄底色上娇俏美丽如森泊的女子,撕得粉碎。

爸爸那天回家很晚,我在关了灯的房间里,听见妈妈尖厉的哭闹和爸爸摔东西的声音,恍惚间觉得那是森泊和她的妈妈在联手打击我们原本完好的家庭。

第二天学校报名,却没见到森泊。想想也在情理之中,她怎么好意思拿着我爸爸给的钱,和我一样坦然地去读书?回家的路上却碰见她,我不理她,她啜泣着跟在我后头,像一只小老鼠一般:“九九,要我怎样你才能理我?”我不说话,她突然抓住我的衣角:“我就你一个朋友,如果可以,我愿意放弃一切。”我想也没想就答:“有能耐就放弃出现在我身边,放弃我爸爸的接济!”

我没想到森泊会答应我的要求,她顿了顿从书包里拿出一沓钱,不多不少,1250元,高三下学期的全部学费。她说这是你爸爸给我的,请代我还给他。我没想到森泊会这样做,我接过钱仍冷冷地问:“那你拿什么交学费?”森泊说她去找自己的父亲。

我从未在金钱上受到过任何挫折,对我来说,1250元的突然缺失,还不至于改变一个人一生的命运。可是它改变了森泊,她硬是在当天晚上就坐上了去江苏的火车,她如此坚决地要去找自己的生身父亲讨要决定终生的一笔学费。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尊严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