善心联盟

(点击:33272℃)

张可是个大善人,在镇上杀猪卖肉。这天他到巴沙村去订猪,下完订单返回镇上。通往镇上的路是条水泥道,一侧连着大片的稻田,眼下正是秋收时节,乡亲们“就坡下驴”,把割下来的稻子搬到水泥道上摊开,借过往的车辆给稻子脱粒。

稻摊高出路面几寸,张可的摩托车“哒哒哒”地从上面碾过,心里溢满了助人的快乐。车转个弯儿,忽然出现一个尚未摊开的又高又大的稻垛儿,看去就像个小土丘一样。张可没留神半道会突然出现个“拦路虎”,本来可以绕开稻垛,但他车速过快,猛地一转方向,车就打起了摆,把他撂了下去。他不仅磕破头,一条腿还让倾倒的摩托砸中。张可痛得大叫几声,跌坐在地上,动弹不得。

稻垛的主人叫周青,因内急来不及摊开稻子,此刻正在旁边的灌木丛里解急。听到惨叫声,他提起裤子跑了出来,顿时吓傻了眼,立马拦下一辆顺风车,把张可就近送到了一个私人诊所。

在诊所里,医生给张可包扎,拍片,挂吊针。忙完这一切,周青长长地舒了口气,不想医生蹙着眉头对他说:“伤者有脑震荡,情况不乐观啊。”

周青额头冒出了细汗,不时看看太阳,变得焦虑不安。张可在病床上忍着疼痛,对周青道:“你要是没人手,先回家收稻子去吧,把医疗费留下就行。”周青感激地点点头,问医生该垫多少医疗费。医生说道:“医疗费再加上误工费、营养费,少说也得七八千吧。”周青一听,脸都变白了。张可不忍心,说:“误工费、营养费免了,你就出医疗费吧。”医生说:“那也得五千块。”

周青离开诊所,天快黑时,才带着五千块回来。张可看他满脸凝重,叹了口气,说:“摊上这事儿,我皮肉痛你破费,都不好过啊。”周青将钱放下,沉重地说:“东挪西借才弄到这五千块,你好好养伤吧。”

周青走了,医生笑眯眯地走进来,将张可从病床上拉起,道:“堂弟,你也回家去吧。”张可不禁愕然:“我的脑震荡是假的?你怎么诳了人家!”医生不屑地说:“还不是为你多讨几个钱。你傻啊,连误工费、营养费都不要!”张可不搭话,气呼呼地从床上一跃而起。

刚到家,张可接到儿子的电话,儿子说:“老爸,我缺水断粮半个月了,快救灾救难吧。”儿子已经大学毕业,有份收入不错的工作,可花钱大手大脚,不时向家里申请救济。张可怔了怔,儿子赶忙说:“老爸,我向老天发誓,这是最后一次向你伸手。”张可舒了口气,说:“那就再救济一回吧。”

张可给儿子寄了钱后,立马带着五千块钱来到巴沙村找周青。周青家里很破旧,却养着几头肥壮的猪,张可饶有兴趣地站在猪圈边看着。周青从屋里出来看到他,不禁怔了怔。张可迎上前去,愧疚地说:“都是我那当医生的堂哥搞的鬼!我没有脑震荡,五千块钱给你带回来了。”周青接过钱,感动得不得了,当即炒了几个简单的家常菜,留下张可喝酒。边喝边聊,张可了解到周青早年丧妻,生活非常艰辛……

从此,张可更加同情周青,周青越发敬重张可的为人,两人你来我往成了好朋友。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故事王中王2015年第3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