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时空的隧道

(点击:25600℃)

宋朝靖康二年的一个夜晚,青儿进屋前,抬头望了一眼天空,一颗硕大的星星显得格外奇异,它已经存在了好几个月,即使在白天,其他星辰全都隐没的时候,它依然高挂天空,像只诡异而不知疲倦的眼睛,冷冷地俯瞰着人世。

“天现异星,怕是人间的劫数啊!”身后传来阿爹的叹息。阿爹本是官窑的制瓷师傅,金兵攻入中原后,官窑尽废,阿爹便带青儿来到这偏远的清凉村躲避战祸。

青儿进了屋,正要关门,突然看见远处走来一人。“请问周师傅在吗?”那人上前询问。“你找我阿爹干什么?”她警惕地打量对方。

“我想跟他学手艺。”“这兵荒马乱的,活着都不容易,还学什么手艺?”身后传来阿爹不以为然的声音。

“原来您就是周师傅!”来者赶紧冲阿爹行了一礼,“正因为兵荒马乱,所以才要想法子把汝瓷的工艺传下去,难道周师傅忍心让这门技艺从此失传?”“我的手艺不会传给外人,你走吧!”阿爹冷冷地说道,示意青儿关上了大门。

第二天,青儿刚打开门,就看见那人靠在墙角打盹,原来他在门外守了一夜。如此这般过了好几日,那人始终不肯离去。阿爹勉为其难收下了他,手艺是不肯教的,只把他当长工一样使唤。因他勤劳肯干,阿爹和青儿便叫他阿牛。

阿爹有时闲来无事,也跟他们讲讲以前在官窑制瓷的情景。两人听得一脸神往,阿牛问:“为什么不再烧制汝瓷?”“傻小子,汝瓷要以名贵玛瑙入釉。以前是官家提供原料,烧制的瓷器仅供御用,就连次品也要打碎掩埋,不许流入民间。现在我虽然有这门手艺,却到哪里去找玛瑙?”

第二天一早,青儿发现阿牛不见了,她有些失落,每日开门时,都会不由自主地朝墙角扫上一眼,却再也没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这天,阿牛突然回来了,还背着个硕大的包裹,进屋后便掩上门,打开包裹,竟是满满的一包玛瑙。

“你打哪儿弄来的?”阿爹一脸震惊地问。

“我曾得一位异人指点,学会了寻找矿脉的方法,这些玛瑙便是我翻山越岭找到的矿藏。”

“你既有这样的本事,可享一世富贵,何必还要来跟我学手艺?”阿爹疑惑不解地盯着他。

“我仰慕汝瓷工艺,实在不忍心它失传,还望师傅成全!”

阿爹沉吟半晌,说:“我的手艺从来不传外人。这样吧,你娶了青儿,成了咱家的人,自然就可以把手艺传给你了。”

青儿狠狠瞪了阿爹一眼,阿爹呵呵笑着说:“丫头,爹还不知道你的心事?这大半年,你整天魂不守舍的,还不是在想着那傻小子!”

两人的脸霎时都红了,婚事就这么定了下来。

成亲后的第二天,阿爹就开始正式传授他俩烧制汝瓷的技艺。阿牛和青儿都学得格外认真,半年以后,已经能够烧制出比较像样的瓷器了。

这日,阿牛在窑炉旁待了一整夜。天明时分,青儿找到他时,他的脸上糊满了黑色的烟灰,却咧开嘴角,笑得格外开心:“青儿,你瞧!”他将手中小心翼翼捧着的瓷盘递给青儿看。那盘色泽淡雅、温润如玉,鱼鳞状的开片,釉面有珍珠般的亮点,正是玛瑙的结晶体,形成寥若晨星的奇观。

“太美了!”青儿爱不释手地摩挲着,赞叹不已。

“这是我烧出的第一个满意的瓷盘,就送给你吧!”阿牛深深望着她的眼睛,轻声道,“汝瓷可以千年不朽,我对你的爱,也一样!”

这天,村里来了个法师,他一见阿牛,竟然神色大变,大叫一声“鬼呀”就撒腿跑了。没多久,他又带着一帮村民,拿着锄头棍棒等家伙,气势汹汹地跑了回来。

“就是他!”法师指着阿牛说,“我以前在镇上见过,他本是张员外家的少爷,前年病死了,家里正在做法事,尸体却突然站了起来,把张员外一家吓了个半死,然后就逃得没影了。这叫鬼上身。现在镇上的人都在到处找这妖孽。”

“把这妖孽绑起来,丢河里淹死!”大伙儿齐拥而上,把阿牛绑了个结结实实。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民间故事选刊2015年第3期·上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