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南瓜的大舞台

(点击:41238℃)

王研

故事人物:汪易楠,就读于上海外国语大学尚阳外国语学校,获2018-2019年度上海市中小学生(中职生)十佳“新时代好少年”(美德少年)“传承文化奖”。

从迪士尼公主到闺门旦姐姐

说到最萌杜丽娘,大部分人眼前一定会浮现那个上海进博会宣传片里,在水榭楼台间的扮着杜丽娘挥舞纸扇的大眼萌娃,叫道,哦,原来是她!

她叫汪易楠,艺名小南瓜。故事开始的时候,只有6岁。和所有爱美的女孩一样,沉迷于迪士尼动画片里漂亮公主的美丽造型,在妈妈的陪伴下,报了表演班,在话剧《睡美人》和《公主与野兽》的角色中,小小满足了自己的公主梦。很快,她又被茶馆戏台上,闺门旦那长长的水袖、流光溢彩的头饰、咿咿呀呀的唱腔吸引了目光。

“妈妈,台上的姐姐好美丽,比艾莎公主还要好看,我也想像她们一样。”

“这是昆曲的闺门旦,不是《冰雪奇缘》的公主。学戏啊,要吃很多很多苦的,你呀,算了吧。”

妈妈盛黄琳是广告人,作为一名戏迷,她很高兴女儿第一次看戏就对昆曲一见钟情了。但,表演和学戏相比,光靠喜欢,是远远不够的。6岁的孩子吃得消吗?会半途而废吗?

三个月后,经不住女儿的软磨硬泡,她带小南瓜去上了人生中第一堂戏曲体验课。下了课,女儿坚定地告诉她:“妈妈,我想好了,我要学唱戏!”

那就学学看吧,她习惯顺其自然。再说,人生真正的起跑线是什么?她觉得,那些五岁半学完小学1-6年级数学、背过新概念英语一二三册的牛娃标杆不是她的目标,每个人的人生题型都不一样,因势利导才是良方。昆曲可谓中国戏曲美学的最高典范,孩子喜欢美,那就在学习传统戏曲的过程中,教她审美。学会发现美,欣赏美,领悟中华传统品格,听上去,也意义非凡。

梅花香自苦练来

女儿上课的时候,老师会拍视频教学,回到家后,陪着女儿一起温习动作。慢慢地,盛黄琳这个戏迷也涨了不少知识。比如,涮腰、朝天蹬、四连击看着难度大,但都属于腰腿功,练好腰腿功,难度自然就低了;一出《贵妃醉酒》选段虽然只有短短几分钟,但每一个吐字,要转三个调,只要有一丝差错,分就会被扣光。只有每一次步态、肢体、吐字、眼神配合得十分到位,才有台上一分钟的收放自如。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不是说说而已。小南瓜的戏曲老师,都是科班出身,对学戏曲的孩子,要求自然不低。

一天,在练《挡马》的时候,有一套亮相动作,转圈连接高踢腿。每一次转完,汪易楠都忘记手的摆位,老师说了几遍,急了,拍打了一下小手。小南瓜愣住了,硬是忍住没掉眼泪。下课后人少了,老师一安慰,小南瓜哇一声爆发了。就在老师担心小南瓜会因为吃不了学戏的苦,再也不来了的时候,第二天,小南瓜以连贯许多的动作,打消了老师的担忧。

学戏有多苦,妈妈盛黄琳最清楚。形体训练,吊嗓练声,唱念做打,每一个字都浸透着汗水。老师一招一式地教,孩子十遍百遍地练,和同去学戏的孩子相比,小南瓜的领悟力算快的,但扎实的功底,更需要实打实的汗水和时间。

开始学戏之后,盛黄琳常被女儿的坚持感动。劈不高叉,就在脚下垫瑜伽砖,从一块垫到四块。涮腰总摔,蹦起来继续,从一圈到连涮十几圈。每天平均5小时的基本功,是6歲孩子雷打不动的日常。她的日常,除了带女儿从一堂基础功课到另一堂单项课,就是从一间练功房奔波到另一个老师家。每堂课一个半小时,路上却要花几个小时,女儿不是在上课,就是在上课的路上。三餐,是路上的休止符,作业,是路上的伴奏曲。她和孩子就像刚开始跑八百米的选手,没有高端外挂装备,一边探路一边跑,哪里有坑,哪里有岔路,全靠自己一步一步踏出来。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很快,小南瓜已经可以独立表演昆曲《牡丹亭·游园》《长生殿·小宴》的片段曲目了。看着孩子一招一式颇有模有样,盛黄琳的成就感不言而喻。

从梨园菜鸟到拿奖专业户

文武昆乱不挡,是梨园行话,就是文戏武戏都可以演,非常厉害的意思。为了让刚刚开始学戏的小南瓜快速找到最适合、最擅长的点,老师往往也是昆曲京剧不设限,文戏武戏同时教。

半年后,凭借“文武昆乱不挡”的基本功,小南瓜成了身量最小却最不怕吃苦的戏娃。老师非常喜欢小南瓜,选她参加上海戏剧家协会主办的“小白玉兰”奖评选。机会难得,怎么样能够在短短几分钟的片段里,冲出孩子的优势?

思来想去,老师重新设计了京剧片段《挡马》,这是一出杨八姐和焦光普的二人武戏,双方绕着一只高凳盗取腰牌。小南瓜饰演杨八姐,京剧团的专业演员潘梓建扮演焦光普,这样改编,一大一小,一高一矮,一专业一入门,喜剧效果拉满了。

反差萌,是造型上的一大看点——踩上5厘米高靴的小南瓜,身高也只及潘梓建的腰,甚至不及翎子的一半高。反差萌的难点,在于头饰翎子,不绑紧会滑落,绑紧又头疼。此外,杨八姐全程需要踩着5厘米的高靴,完成四击头、涮腰等高难度肢体动作。不是每个孩子都吃得了这样的苦,老师看中的就是小南瓜不怕吃苦的劲头。比赛前一个月,小南瓜在天天排练的同时勒头,从半小时,到一小时,再到超过表演几倍的时间,一点点适应舞台感觉。

比赛当天,杨八姐一出场便是一串行云流水般的高难度亮相,最后稳稳定格在单腿掏翎子上,在高靴上的小南瓜纹丝不动,长长的翎子在大大的头饰上微微颤动,让小小杨八姐萌态毕露,赢得一片喝彩。不得不说,《挡马》无论设计、表演,都让人耳目一新,受到了评委的一致好评,以98.5的高分,获得了全场一等奖。那天,从化妆走台,直到赛完卸妆,翎子头饰足足戴了三个小时。盛黄琳问女儿:“上台前我看你还坐那儿眼泪汪汪的,好像在舞台上没受影响嘛!”小南瓜笑着说:“奇怪,一上台,我的头就不疼了!”

两个月后,经过不断细磨,《挡马》被选送参加第二十二届中国少儿戏曲小梅花荟萃,摘得京昆业余组“金花”奖。小南瓜作为唯一代表上海的十佳小演员,应邀参加了佩花晚会的演出,在当晚来自全国24个省市的35个剧种节目中,赢得了现场满堂喝彩。随后,《挡马》又跟随小荧星艺术团戏曲分团,飞往美国洛杉矶,在第十五届好莱坞“天使杯”国际青少年音乐艺术节上,摘得了“民族艺术金奖”,征服了大洋彼岸的评委和观众。

学戏一年半的小南瓜,成了“拿奖专业户”,汪易楠的名字,吸引了越来越多关注的目光。其中,就包括昆曲艺术家张军。

2018年5月18日,在梅赛德斯奔驰文化中心水磨新调万人演唱会上,只有6岁半、身高不足1.2米的小南瓜,在舞台上有板有眼地唱了一出《牡丹亭·游园》,在万人舞台中心,咿咿呀呀着“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的“杜丽娘”被媒体称为“最萌杜丽娘”,着实圈了一大波粉。

很快,通过张军的引荐,小南瓜出演了2018年上海国际进博会的城市宣传片,在朱家角的水榭楼台间扮着最萌杜丽娘,从小小舞台走上广阔银幕,随着进博会的脚步临近,在上海的大街小巷,刷屏了海陆空。

更大的舞台

出名后,每逢接受采访,被问到学戏苦不苦的时候,小南瓜都会回答,她喜欢,累一点也可以忍。

盛黄琳知道这“一点”是什么程度的付出。开始上小学之后,女儿的日常安排更加密不透风。周末、节假日、寒暑假,不存在的;看电视、玩游戏、逛书店,渐渐消失;游泳课、篮球课、国际象棋课,挤到一边,但每天的练功时间,依然雷打不动。盛黄琳发现,登上更大的舞台后,女儿的内驱力,已经远远超越了她的预期。戏曲,像神奇的魔法,把7岁孩子身上的玩心和惰性,吸得干干凈净,把精益求精、追求完美的劲头,拉到满格。

舞台上的成就感,是否强大到支撑她走上职业之路呢?这条路,比起同龄孩子的小升初,中高考之路,又要崎岖多少倍?专业院团的职业演员,收入和付出又能成正比吗?想得越多,夫妻俩越忐忑。有一天,趁女儿练功练到汗泪横流,妈妈问女儿,后悔吗?如果重新选一次,还会像现在这样学戏吗?小南瓜想了想,点头回答:“还会!”妈妈继续问,学校里的文化课是戏曲的底蕴,学好文化课,才能唱得更好,你有信心吗?小南瓜这次毫不犹豫了:“有!我要做中华戏曲传承人!”

当爸爸的暗自心疼,人生之路明明有更轻松的打开方式,女儿的童年已经少了很多欢乐和自由,为什么还对戏曲之路情有独钟?盛黄琳则有一种说不出的欣慰,如果说三年之前,进入戏曲之门是懵懂天真,那么在传统艺术漫长的学习过程中,女儿已经被锤炼出了一颗不轻言放弃的心。它像一颗种子,会在女儿的生命里,不断生根、发芽、抽枝、开花,惊艳一个又一个人生舞台。不管将来的路怎么选,无论要面对多大挑战,她都对孩子信心满满。

(题图/陆小弟)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海故事2021年第4期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