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江父子

(阅读次数:

故事大全发布提供世间百态小说集最新章节阅读,既可休闲阅读,又可了解社会,开启智慧之门,下面请看沱江父子


1.关我屁事

“老章,要上电视了,好风光哟!”

最近几天,四邻八乡认识章润才的,见面打招呼,都是这句话。

章润才今年七十八,故乡是湖北黄冈,是金唐县沱江最后的拉船人之一。十五岁时,章润才父母双亡,靠着亲友们的帮助,千里迢迢来到金唐县,投奔了二叔章玉良。章玉良是拉船人,于是章润才理所应当成了名小小纤夫。可以说,章润才的青春年华,就是喊着沱江号子在河湾里度过的,连他那已经去世的老伴,方园几十里有名的美女秀英,也是因为在河湾洗澡时被章润才的沱江号子吸引了,才嫁给他的。

七十年代,金唐停止航运,章润才拒绝了城里的工作,在沱江边包了地,打鱼种地,成了地道的农民。此时的章润才刚而立之年,人生最美好的回忆都留在金唐,留在了沱江边,不管经历怎样的风雨坎坷,只要往沱江边一坐,耳边就能响起当年的沱江号子,多苦多难也算不了什么。

章润才以为那段热血时光只能留在回忆中了,没想到,沱江号子成为成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这一年来,大大小小的官员,各种头衔的人物纷纷找上门,章润才几十年只敢偷偷喊的沱江号子,成了宝,被请求一遍遍地当众喊出,甚至还录了音,说是要让更多的人听到。一个月前,县政府的人找来,说是要章润才在金唐县水上游乐节中表演沱江号子。

章润才不懂什么叫“非物质文化遗产”,更不理解为什么自以为不见天日的沱江号子,突然就成了宝。只是本能地觉得自己最珍贵的日子被无数人认可了,特别的扬眉吐气。为此,章润才整整练习了一个月,可还是感到紧张,这几天每晚都需要服药才能入睡了。

游乐节的前一天晚上,章润才又吃了药,想早早睡觉。可刚躺到床上,手机就响了,接起来一听,是儿子章阔天打来的。章润才顿时沉下了脸。

章润才只有这一个儿子,从小爱若至宝,但不知为什么,这个儿子总是和章润才不对付。打小的时候,章润才想让儿子当船老板,教他走船的常识经验,儿子就各种反抗。章润才第一次教儿子沱江号子时,儿子瞪着眼,梗着脖子,说这就像隔壁李老头出殡时唱的出丧曲,你离死早着呢,我学它做什么。虽然章润才当时打了儿子,但过后每每想起,就会无声地笑起来,儿子将来会替自己举孝棒,送自己离开这个世界,然后替自己活在这个世界上,有儿子真好!

但随着儿子长大了,翅膀硬了,章润才的感觉不好了。读书在县城,工作到了成都,辞职经商到了重庆,再往后又跑到了广东,听说几年前还出了国,儿子挣钱越来越多,离家却越来越远,有人举孝棒的安慰也越来越少。起初父子间还会争吵,儿子还试图解释,但后来,儿子索性我行我素,先斩后奏了。父子间彻底无话可说。现在章润才已经不接儿子的问候电话,只要钱打来,爱滚多远滚多远。

今晚,自己出头露脸的前夜,儿子打电话来,真是扫兴。

章润才不客气地吼起来:“干什么?”

儿子低声说了,好像是趁游乐节回来,看看有什么商机。章润才不耐烦地挂掉电话。

“关我屁事!”

网友评论:
点击展开评论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