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传说】爱上一个索马里海盗

“你这是合影吗?你瞧他黑的,要是不龇着那两排大白牙,我都差点以为这是你的单人照呢。如果大晚上你们在一起,他闭了嘴的话,我估计你都找不到他了。”

这不是笑话。这是我妈看了我寄回去的那张跟男朋友的合影后在电话里骂我的话,妈带点哭腔地说:“我就你一个闺女,你要是敢嫁给这个黑鬼,我就死给你看。”母亲的态度我是预见到了,因为我的男朋友是个索马里黑人。他是我们大学的留学生,名叫拉斯马卡雷,中文名是马磊。

我把母亲的态度告诉马磊,并哭着伤心地说:“我不管,我妈爱咋咋去,我不能没有你。”马磊用流利的汉语安慰我说:“傻瓜,你难道还逼着你妈去死啊。我好好表现,慢慢想办法让她接受吧。”我说:“那你妈的意见呢?”马磊说:“哦,我上次把咱们的照片寄回家后还没来得及问他们呢。我现在就打电话给我妈。”

我耳朵贴在马磊的电话后盖上,我想第一时间知道他妈对我们这桩跨国恋的意见,可惜我不大能听得懂他们的对话,因为马磊和他妈用的是索马里语。我只听见他妈在电话里的口气越来越凶。我捅捅马磊,低声问:“怎么样?”马磊用手捂了话筒,嘘了一声,轻声对我说:“她嫌你太白。”我有点失望也有点生气,说:“我这不是白,是黄好不好?”马磊性格很好,总是不急不火的,他说:“不急,我慢慢跟我妈做工作吧,她不是一个种族歧视的人,我想她总有一天会接受你的肤色的。”我看着自己深爱的马磊,说:“我也会努力的。”

不管我妈还是他妈是什么态度,也不管我们身边的人是什么眼神,我跟马磊都决定要好好相爱一生。

大部分中国人对黑人还是不能适应,更何况一个来自索马里的黑人,每次我给朋友们介绍马磊时,他们都会半开玩笑半认真地来一句:“海盗啊!”马磊每次都不会生气,总是重复那句:“不是所有索马里人都是海盗,我,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我的闺蜜有时也会跟他开玩笑,“把我们中国大美女的心都给掳走了,还不是海盗啊?”马磊就揽着我肩得意地傻笑。

要毕业了,我妈让我赶紧回老家发展,说要给我介绍个对象,还说那男的老爸在我们省政府工作,可以给我好好安排个工作。我说我只要马磊。我妈就哭了闹,说我要黑鬼就别要她,要她就别要黑鬼。我也哭了,说,你要再叫马磊黑鬼,我就不认你这个妈!马磊就打我脑袋,训我:“你胡说什么呢!”

马磊的母亲也催儿子回国发展,说让他跟我赶紧断了,回去给他找个好看的索马里黑妞。马磊不想回国,马磊已经联系好了一家索马里驻华机构的工作。

我就哭,对马磊说:“我妈和你妈都不同意咱俩,怎么办嘛?”马磊就替我擦眼泪,沉默了半天后说:“不急,我先回国做通我妈的工作,然后我再回来,给你也给你妈一个巨大的礼物,让她到时能够接受我。”我不解,问:“什么礼物能够让我妈回心转意啊?”马磊诡异地笑笑,“到时你就知道了。”我说:“马磊,你不会回国后就不来了吧,扔下我不要了?”马磊就拍我头,说:“又胡说。等我回来啊,可别回家去跟你那个官二代结婚了!”

马磊回索马里了。我没有回老家,我要在这座我们熟悉的城市等马磊回来。想马磊的时候,我就拿出手机翻看他的照片,照片里,马磊真的好黑,可是我不在乎,我就是喜欢他,喜欢他的黑。一天我出去找工作时,这座北方城市上空毒辣辣的太阳把我的胳膊都晒黑了,看着自己的胳膊,我突然有了一个念头。我要为我们的爱情做点什么了,等马磊回来的时候,我也要给他一个惊喜。

于是,我只身跑到了海南。我天天去海滨浴场晒日光浴,当然不会搽一丁点的防晒油,我就那么穿着比基尼,把自己裸露给海南的太阳,天天晒日日晒,因为我要把自己晒黑,越黑越好。我要我和马磊今后的合影肤色没有差别,我要让他的妈妈不再嫌我白。海南岛毒辣的紫外线无情地涂抹和刺痛着我的身体,整整一月,我的皮脱了长,长了脱,就是这样一种近乎自虐式的暴晒,我终于黑不溜秋的没个人样了。可是我心里很高兴,为了爱情,什么都是值得的。我等着马磊回来再一起拍合影。

马磊回去后就一直再没消息了,都已经快两月了,我不知道他母亲的工作他做得怎么样了,而且,他跟那家索马里驻华机构约定的上班报到时间也快临近了。我决定打个电话过去问问。

拨通电话,可那头不是马磊的声音,是马磊的妈妈。我的语言天赋没有马磊那么好,所以我的索马里语很差劲,只是跟马磊这几年学了一点点皮毛。她的母亲听出是我的声音后,竟然哭哭啼啼地叽哩哇啦了一长串,我简单听懂了几个词语:儿子……海盗……劫船……逮捕……判刑……

马磊出事了!直觉告诉我。我不顾一切地买了机票,连夜就飞往索马里,那个传说中的海盗国。

我到达摩加迪沙后,找到马磊的家,看得出来,他的家境很一般,我也知道,他来中国留学的费用也都是政府出资。他妈妈见我的第一面很是惊讶,估计她是被我的突然来临和那黑黝黝的脸庞给吓到了。她不知道我祖籍四川,会变脸的。

马磊是真的出事了。跟他母亲连说带比划中,我才知道,马磊回国后,竟然千方百计联系到他一个常年做海盗的儿时伙伴,然后入了伙,做起了江洋大盗。他们先后劫持了好几艘法国、荷兰和新加坡等国家来往亚丁湾的货轮,得手后变卖货物,用人质换巨额赎金。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索马里警方最终破获了他们这个海盗团伙,并已将他们拘役,最近就要开庭宣判了。

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马磊怎么会去做海盗呢?

我是在监狱里见的马磊。他第一眼竟然差点没认出我,一是我黑了,二是他没想到我会飞到索马里来。

我问他为什么去当海盗,他不回答,只是流着泪用手掌轻轻抚摸我黝黑带灼伤的脸颊,说:“你不该这么虐待自己,白皙的你才漂亮呢!”我流着泪说:“为了成全爱情,我宁愿一辈子这么黑下去!”马磊顿了半天,语重心长地对我说:“还是把肤色弄回去吧,知道吗,白皙的你最漂亮。”我说:“不,白了你妈就不同意了。”马磊别扭地笑着说:“傻瓜,我估计会被判十年八年的,你不用等我,还是白白净净地回去跟你的官二代好好过日子吧。”我就哭着捶他。他轻轻摩挲着我脸上的一片晒伤,说:“我家里的床下面压着一个美容整形的预约单,你去拿了,打那上面的电话,估计这几天预约的美国专家就要来了,到时给你好好治疗一下身上的灼伤,再重新把你弄白皙了。”我说:“不!不!”马磊吼道:“听话!治疗好了赶紧回中国去好好过日子吧。别让灼伤演变成皮肤癌了。”说完他就头也不回地提前结束了探视。我看见他用袖子擦拭着眼睛快步走出了探视室。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