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小保姆的爱恨情殇

“嫁”给悍妻,小男人难做“大丈夫”

今年21岁的兰文燕是河北省保定市人。初中毕业的她经亲戚介绍,来到北京做保洁工。2010年12月的一天,兰文燕正在一座大厦里擦洗楼梯扶手,一个30多岁的女人观察了她一会儿,说:“小妹妹,你累不累呀?”兰文燕说了声:“谢谢,不累。”女人说:“你手脚挺麻利的,明天到我家去做保洁吧!”她给兰文燕留下了手机号码。原来她叫谢琴心,是北京本地人,在大厦内的一家公司做副总。

次日一早,兰文燕来到了谢琴心家里。这是一套近200平米的复式房,屋里装修得富丽堂皇,高档电器一应俱全,兰文燕看呆了。她花了一整天时间把房间收拾干净.谢琴心检查了一番,对兰文燕说:“看来我没看错人,等我把婚事办完,你就来我家当保姆吧!”兰文燕想到自己能天天在这套豪宅里干活,不禁非常兴奋。

谢琴心带着兰文燕去医院做了健康检查,第二天,兰文燕就住进了谢琴心的家里,正式成了谢家的住家保姆。谢琴心的新婚丈夫名叫南红旭,比谢琴心小3岁。兰文燕第一次见到南红旭时,心里很是吃惊:南红旭高大帅气,谢琴心长相却显得很老,怎么看两人都不般配。不久,这个疑团慢慢解开了。原来,这个家庭的房子、车子,全是谢琴心的,她是家里的经济支柱。南红旭收入很低。

南红旭大专毕业后,从老家江西农村来到北京。因为学历不高,他找不到好工作,先后做过保安、推销员,收入很低。他交过几个女朋友,因为无钱又无房,都没有维持多久就告吹了。

南红旭是在去谢琴心所在的公司推销保险,与她相识的。当时谢琴心刚与前夫离婚,正处于情感荒芜期,南红旭的出现让她眼睛一亮。她帮助南红旭做成了几笔保险业务,还主动请南红旭吃饭。谢琴心的热情并没有引起南红旭的联想,南红旭对她以姐弟相称。

一天,谢琴心说当天是自己的生日,邀请南红旭到她家去做客。南红旭发现客人只有他一个人,心里有些不自在,但他被谢琴心的豪宅给震住了。聊天时,谢琴心向他倾诉了那段失败的婚姻,讲到动情处,还流下了眼泪。谢琴心的前夫是个商人,结婚不到三年,他就在外面找了个相好,眼里容不得沙子的谢琴心无奈之下只好选择离婚。前夫给她留下这套房子和一笔钱。南红旭安慰谢琴心说:“琴姐,你别太伤心了,你会找到合适的人的!”谁知谢琴心竟一把抱住南红旭说:“红旭,你愿意做那个合适的男人吗?我会对你好的!” 南红旭慌了神,想拒绝又不好意思,只得轻轻搂着她安慰了一会儿,然后在谢琴心失望的目光中,借故开溜了。

回到住处后,南红旭对最好的朋友讲了谢琴心想和他交往的事,并说出了自己的犹豫。好友说:“人家就是年纪比你大点,结过婚不是问题!现在北京房价每平米多少钱,你应该清楚,凭你的收入,一辈子休想买得起!你绝不能放弃!” 南红旭思考了很长一段时间,想到自己在北京生存的艰难,想到自己因为无房而屡屡恋爱受挫,他决定和谢琴心交往下去。交往不到半年,南红旭就被谢琴心花钱的豪气和对他的体贴给征服了。2011年元月,南红旭与谢琴心结了婚

当南红旭看到谢琴心请来的保姆兰文燕时,笑嘻嘻地问妻子:“你怎么请了这么个保姆,脸上满是雀斑!”谢琴心说:“这叫‘放心牌’保姆,她要是长得漂亮,你还不会打主意?”

“驯夫工程”太变态,惹恼了小保姆

谢琴心的两个哥哥都是当地的企业家,但两个舅子并不把南红旭放在眼里,他们甚至对谢琴心说:“怎么找了个小白脸?靠得住吗?” 南红旭得知后很反感,说什么也不愿再陪妻子去见他们。谢琴心却坚持让他去,南红旭被缠得没有办法,只好屈从。那次见面,南红旭感受到的只有两个字:屈辱。

谢琴心要求南红旭每天跟她用京腔说话,兰文燕也必须跟着学京腔。兰文燕渐渐发现,女主人在这个家庭占据着主导地位,男主人唯唯诺诺。

不久,南红旭的父亲去世,南红旭要谢琴心当天开车一起去老家奔丧。谁知谢琴心磨蹭了大半天才出发。赶到时,谢琴心突然把车开进一家宾馆,把车停好后,再和南红旭在县城租车去乡下的婆家。她说:“我这车是新买的,怕粘上晦气,我最忌讳这个!” 南红旭鼻子都气歪了,他质问道:“那是我的父亲、你的公公啊!你怎么能这样!”两人大吵了一架,谢琴心竟负气不肯去奔丧了。南红旭只好独自回了老家。那些认为他在北京有豪宅好车,肯定“混”得很体面的亲友都纷纷诘问他,让他丢尽了面子。

回北京后,南红旭住到了单位同事的单身宿舍,不再理谢琴心。谁知谢琴心带了一套昂贵的西装找到他,又是哭又是检讨,把他“哄”回了家。那几天,南红旭似乎找回了一点做丈夫的感觉。可是好景不长,一起“马桶事件”又将南红旭打回原形。

一天晚上,南红旭上厕所时忘了开换气扇。谢琴心骂道:“我说过多少次了,你这个乡巴佬就是不讲卫生!”她突然把半瓶染发剂倒在马桶里,喝令南红旭擦洗干净,“不擦干净不准睡觉!就是要让你长长记性!”当时已经很晚了,南红旭怕谢琴心吵闹影响到邻居,只好忍气吞声地去擦马桶。住在复式楼下层的兰文燕看到南红旭满头大汗费力地擦洗马桶,心里有些怜悯,忙悄悄地说:“我来吧。”她倒了点洁厕灵,几下就擦干净了。南红旭看着这个自己以前连正眼都没瞧过的小保姆,忽然生出了几分好感。第二天,他主动找兰文燕聊天,一下子拉近了距离。兰文燕大着胆子说:“红哥,琴姐姐对你管得太严了,我看你心里挺苦的。” 南红旭叹了口气说:“这房子这车都是她的,人家底气足啊。”兰文燕陪着他一起唉声叹气。

此后,南红旭和兰文燕的话多了起来。有时南红旭心里苦闷,就找兰文燕聊一会儿。南红旭有一台电脑,看到从没接触过电脑的兰文燕很好奇,就教会了她一些基本操作和打字。

不久,兰文燕在长沙打工的姐姐打电话来,要兰文燕上网视频聊天。兰文燕已经近三年没有见到姐姐了。南红旭得知后马上给她申请了一个QQ号码,又教她使用,还为她买了一个摄像头。哪知谢琴心看到摄像头大发雷霆,硬说南红旭买摄像头是为了和女网友视频,非要查看南红旭的QQ聊天记录。两人僵持了半天,谢琴心火了,竟举起电脑显示屏“啪”地摔到地上,屏幕立刻四分五裂。事后,兰文燕感激地问南红旭为什么不说摄像头是为她买的,南红旭说:“她那个脾气说不定会辞退你的。”兰文燕很感动,觉得南红旭已经把她看作“自己人”了。

发生了“摄像头事件”后,谢琴心悄悄对兰文燕说:“小燕,我老公最近有点不正常,你给我盯紧点!”她许诺如果兰文燕发现南红旭有不什么不检点的行为,就着重奖励她。兰文燕表面上答应了,心里却想,这个女人真是变态到了极点。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