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中篇推理】一只绣花鞋

(点击:45409℃)

一只绣花鞋(一)(1)

凶手是谁?虹市的夜,幽静极了。

天上的流星偶尔拖着长长的尾巴,无声无息地从夜空坠落;迷人的月亮,拥抱着城市的大海,温柔,慈祥;夜风像个俏皮的姑娘,摇碎了天上的月光,摇碎了天上的繁星。在灯光和月光的映照下,大海撒出一把把闪光的碎银,亮得刺眼。几只海鸥仿佛并不困倦,追逐着海面的碎银,偶尔掀起的浪花微笑着嘲弄着它们的双翼……

皎洁的月光轻轻泻进市中心一座米黄色的小楼内,二层一隅,虹市公安局侦察处长龙飞正和他的妻子南云熟睡。墙上的日历上清清楚楚地印着:1963年5月17日。

"嘟,嘟,嘟……"写字台上的电话急促地响了起来。

这铃声仿佛警铃,把龙飞催醒,他一跃而起,熟练地抓起电话。

"我是龙飞,出了什么事?"

"报告龙处长,在老虎滩公园假山前发现一具女尸,请你马上到现场。"

龙飞放下电话,迅速地穿衣服……

老虎滩公园里,死一般的沉寂。这个公园非常小,即使是步履蹒跚的老人,也花不了一个小时就能转它一周。公园里有一个土丘,丘顶有个八角木亭,丘上栽满了怪石、花草和翠竹。丘下有一簇簇丁香和灌木,此时正是翠绿成荫,野香四溢。因为这公园的东面便是一望无际的大海,海边有一怪石仿佛一只猛虎,跃跃欲试,故称为老虎滩公园。

龙飞赶到现场时,一眼就看见了卧于假山下的女尸。这是一个漂亮的女人,三十余岁,瓜子形的脸庞,白得透明,活像是刚刚出水的嫩藕。一头乌黑透亮的卷发,小巧的身子裹着凌乱不堪的浅粉色连衣裙,领口绣着花,配条浅黄色的府绸裙带。龙飞明显地看到她的左太阳穴上有一血糊糊的伤口,一缕飘发凝结着瘀血。

龙飞觉得这个女人有些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龙飞的助手肖克走了过来。

"处长,我们仔细检查了现场,发现有脚印往西出公园西门到大街上去了,我们拍了一些照片,我们根据死者和凶手的脚印分析,他们可能是从此门进来的,然后一直坐在旁边的躺椅上,死者死前一定与凶手有激烈的争执。法医刚才检查了尸身,发现死者被奸污,从现有的现象看,可能是凶手将女子奸污后又用石块打死了她。"

"带血的石块找到了吗?"龙飞冷静地问。

肖克摇摇头。"可能是凶手将击人的石块带走了。"

龙飞又仔细地视查了一下现场,然后命令将女尸拉回去,又派人迅速打听出死者的身份、住处。

虹市公安局二楼会议室里,老局长梁一民在听取部下的汇报。

肖克正在发言:"从凶手的脚印来看,他穿的是42号天津皮鞋厂制作的皮鞋,可能是个高个子。从躺椅前的脚印和附近的脚印来看,死者与凶手熟识,不然这个女子决不会深更半夜跑到公园里来。可是据法医的检查,发现死者虽然只有30岁左右,但已是一个有着比较长时间性生活的女人,如果她生活作风不严肃,为什么拼命抗拒凶手的奸污行为呢?"

"问得好。"梁一民局长满意地望着这个高身量,大眼睛,深栗色头发的小伙子。然后又把脸转向36岁的龙飞,问道:"小龙,听听你的意见。"

龙飞一直陷入深深的沉思中,如今听老局长点他的将,腼腆地笑了笑,说:"我看还不是一般的奸污,哪里有这么顺利的弓虽.女干,一定是先把女人砸死,然后奸尸……"

"奸尸?!"几个公安人员异口同声地发出疑问。

"对!"龙飞肯定地点点头。"而且从死者身上遗留的污物来看,已经超出了一个男人的容量……"

肖克一听,惊得后退了一步,问道:"处长,你的意思是说凶手是两个男人?……"龙飞没有说话,用手指狠狠弹了弹烟灰。

正是上午9时,会议仍在紧张进行,这时,公安人员路明和龙飞的妻子、公安人员南云走了进来。

南云说道:"死者的下落找到了,凶手也有了一些迹象。"梁一民给气喘吁吁的南云和路明各倒了一杯茶水,说道:"快给我们说说。"

原来死者叫庄美美,住在广州路23号一座小洋楼里,是本市二中的音乐教师,父母是新加坡的侨商,她自小在新加坡长大,3年前来本市投奔舅舅、原市政协常委李贞,并来此定居。两年前,李贞病死,庄美美便独自生活。据邻居反映,几年来时常有打扮时髦的男人来找庄美美。去年夏天,庄美美在街上被一个骑摩托车的海员撞伤,海员叫门杰,在东风号轮船工作,长得英俊,为人诚恳。庄美美喜欢上了门杰,以后常常形影不离。此前有一个叫柳文亭的中年单身汉也在追求庄美美,柳文亭是人民医院的外科大夫,庄美美在看病时认识了柳文亭,以后二人打得火热。庄美美认识门杰后便冷落了柳文亭,柳文亭不甘心,天天晚上到庄美美家里来纠缠,弄得左邻右舍不得安宁,有一次门杰打了柳文亭,可是当门杰出海后,柳文亭还上门来纠缠,仿佛中了邪。

龙飞听完南云的叙述,用征询的目光望着梁一民道:"我立即上庄美美家,肖克到柳文亭那里去了解情况。"

梁一民点点头道:"兵贵神速,但也不要打草惊蛇!"下午,龙飞驱车来到庄美美的住房前,这是一座白俄罗斯式的小洋楼,门前有一株高大的法国梧桐树,枝叶茂密,遮映着楼上的窗口。龙飞三步并作两步走进小楼,中厅陈设整齐,颇有些西化,迎头有一幅西斯廷圣母的油画,铺着饰有美丽花纹的纯毛地毯,一排栗色转式沙发,西壁有一架钢琴,南墙前有一张透亮的硬木大写字台,写字台上有一盏维纳斯铜像的台灯,旁边立着一个相框,相片上正是娇美玲珑的庄美美,她抿着樱桃般的小俏嘴,嫣然笑着,真似一个剔透的小玉人,透出一股迷人的风骚。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61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绣花鞋

侦探悬疑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