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怀里的六具女尸

一、漂亮女司机失踪

年12月29日,天还没亮,一辆红色“桑塔纳”出租车亮着大灯,轻快地驶向北海饭店。

开车的是位三十五六岁的女司机,中等身材,梳披肩发,薄粉淡妆,透出成熟女性的魅力。她叫刘莹,当地某旅游公司的出租车司机。今天出车这样早,是有人在昨天预约了她。

“桑塔纳”开到北海饭店门前,刘莹果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在门前等候。此人叫李伟民,四方脸,浓眉大眼,长相不俗,但他移动双脚时却显微瘸,似有腿疾。他是沈阳大隆糖油食品经销站的经理。他经常来青岛,这次是到崂华矿泉水厂办事。第一次来青岛时,他乘坐了刘莹的车,两人谈得很投机,下车时他多给了她车费。他不仅出手大方,而且健谈,举止文雅,给刘莹以好感。刘莹把自己的呼机号码告诉了他,说:“只要你到青岛办事,就坐我的车好了,呼我就到。”就这样,两个人一来二去就熟了。再来青岛时,李伟民包过刘莹的车。她对他有好感,也很顺从。

刘莹在李伟民跟前停下车,推开副驾驶车门,笑问:“黄大哥,怎么这样早啊?”

“到车站接个人。”李伟民腋下夹着皮包,淡然回答。他没去坐那个副驾驶座位,伸手拉开了后车门。他摆臀坐进车去,然后用双手扳动左腿,再扳动右腿,才完成了上车的一整套动作。

刘莹知道李伟民有腿疾,对他很同情,同时觉得,载这样的客人有一种安全感。但今天李伟民没坐前面的副驾驶座,让刘莹有些纳闷。

李伟民似乎意识到了什么,笑着说:“开吧!过会儿你到我这边来。我有话对你说。”

刘莹没说话,熟练地驾驶“桑塔纳”驶向火车站。

车开到一条偏僻的小街,马路上阒无人迹,李伟民伸手拍拍刘莹的肩,让车停下,把她叫到后来。不待刘莹坐下,李伟民就张开双臂把她紧紧地抱住,发狂般亲她,吻她……

刘莹抗拒着,可是李伟民把她搂得更紧,不断地低声说着:“我爱你……我爱你……”

刘莹的心怦怦直跳,想说什么,可是她的嘴被李伟民滑腻腻的舌头塞满了。她想挣脱,可是已经晚了。只见李伟民突然面露狰狞,一双青筋凸起的大手死死地扼住了她的脖子……

在调情搂抱中扼杀女人,使对方来不及叫一声便香消玉陨,是李伟民的“绝活”。他知道,以他那双行动不便的病腿,如果和一个中年女子扭打,他未必是对手,更不用说要置对方于死地。他必须先以种种手段取得被害人的信任和好感,时机成熟便以温存搂抱来麻痹对方,在她失去警觉时突然狠下毒手,这是个多么凶残而狡猾的家伙啊!

李伟民怕刘莹缓过气来,从皮包里取出事前准备好的尼龙绳,将她的手、脚牢牢地捆住,又在她脖子上勒了两道,把她放倒在座位下面,盖上一件衣服。

李伟民把刘莹捆绑完,坐上司机座,开车逃离了青岛。开了很远,也没听见身后有什么动静,料定刘莹死了。此刻,他急于做的是两件事:一是抛尸;二是把“桑塔纳”开到沈阳卖掉。

这辆“桑塔纳”虽然是出租车,但车身上什么标记和文字也没喷写,这可以使李伟民免去几分担心。他把车开得飞快,沿着公路直奔西北,在临淄出口下道,开往天津。他在无人处停下车,到后面掀开衣服看了看刘莹,只见她颜面青紫,死相很惨。难道这就是几个小时之前还亲亲热热一口一个“大哥”叫着他的那个女人吗?他猛地打了个寒噤,不敢再看,继续驱车疾驰。他多次想抛尸,又总觉得地点不妥,想抛得更远些。车到天津,上了102国道……

出关之后,李伟民昼夜兼程,于次日凌晨把车开到辽宁绥中县界,下道驶上一条县级公路。开出大约一公里,停下了。“就是这了!”他解开女尸身上的绳索,背起来艰难地走了几步,将女尸往田里一扔,赶紧回到车上,继续开车东行。

按往日惯例,刘莹每天都在晚上六七点钟之前收车回家的。可是出事那天,已经是晚上10点多钟了,她还没回来。她的丈夫张大山多次给她打传呼,都未收到回复。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事情,张大山再也沉不住气了。次日一早,张大山就来到青岛市公安局刑警支队报了案。

在刑警办公室里,张大山告诉办案人员,刘莹曾对他讲过,有个姓黄的河南人常坐她的车,给的钱多。头天晚上姓黄的让她在第二天早晨5点到北海饭店接他,可是她一去就没回来。刑警支队派人到北海饭店进行调查,然而,在住宿登记册上并没有发现来自河南的姓黄的客人。支队发出了出租车女司机刘莹失踪的协查通报。可是,久久没有消息。

就在青岛警方和失踪者家属为寻找刘莹而四处奔走之时,远在辽宁绥中县的刑警们也在为境内发现的一具无名女尸而忙碌起来。女尸位于高岭镇兴隆村南侧一公里的田里,头南脚北,上身右侧卧于地面,双手背于腰后,面部有血迹污染,颈部勒着一条棕色尼龙绳,衣着完整,没有穿鞋。女尸东侧5米处有机动车轮胎停留的痕迹。令警方迷惑不解的是,被害人身上戴着几乎“全套”的贵重首饰金戒指、金项链、金手链、坤表……一应俱全。如果此案的性质是抢劫杀人,为什么犯罪分子没有劫去这些贵重的首饰呢?如果是强奸杀人,又没发现强奸留下的痕迹。莫非……是仇杀?

鉴于女尸身上没发现任何可以表明身源的线索,警方在进行一系列勘查、拍照、剖验、登记等必要的程序后,经上级批准,将那具女尸火化了,并发出了查找无名女尸身源的通报。

可惜,中国地面太大了,全国各地发出的协查通报多如雪片。山东青岛和辽宁绥中两地警方为同一案件发出的两份协查通报没能“合二为一”。因此,这起案子也就成了积案。

二、又一漂亮女人失踪

年夏季的一天,在沈阳北站广场,某出租车公司女司机邵小兰因违章被交警扣住罚款,引来一帮围观群众。李伟民正好路过此处,便好奇地挤了进去。当他看到30来岁、长得略有几分姿色的邵小兰面对板着脸的民警的批评低垂头不语、神情窘迫时,不禁心头一动。他抬头看一眼那个民警,见是一位熟人,便立即走过去,摇唇鼓舌,三说两说,居然让那个民警放过了女司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0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