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北1910:和土拨鼠同居的日子

年正月,奉天(今沈阳)连续下了几天大雪,人们却冒着凛冽的寒风,手里拿着黑乎乎的死老鼠,向警察局(巡警公所)跑去。

他们是去领赏的。每只老鼠无论死伤,铜钱七枚,短短几天,人们捕获两万五千只。但警察局感觉还是太少了,觉得宣传力度不大,奖金额度不高。

那时候,奉天大街小巷都贴满了告示:老百姓多多捕鼠,送到公所,一手交货一手交钱,不准刁难,不准克扣;每天捉老鼠50只以上者将予以特别重奖——佩戴红花,敲锣打鼓,巡游大街,身披彩带横幅,上书四个鎏金大字“捕鼠能手”!

英雄啊!钱有了,名也有了,而且还是这么容易,多掐死些耗子而已。于是从东三省到京津,无数个被老婆骂作窝囊废的男人开始崛起,人和猫开始抢饭碗。哪里有老鼠的身影,哪里就有人,哪里就有捕鼠能手在战斗。

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一只土拨鼠。

土拨鼠,主要生活在蒙古、俄罗斯和中国东北。它很普通,也很常见。但在辛亥年前后的东北,它突然声名远扬,成为各方瞩目的焦点,因为它和东北三宝之一的貂皮扯上关系了:当时有人发明了一种化学药剂,将其涂抹到土拨鼠皮上,稍作加工,毛料和成色就与貂皮相差无几,几乎可以以假乱真。由于成本极低、利润极高,土拨鼠皮迅速成为皮革市场的宠儿,价格短时间内翻了六倍多。于是一切顺理成章,商人的机遇来了,土拨鼠的厄运到了。

成批的猎人、准猎人、伪猎人纷纷加入了闯关东、追逐土拨鼠的队伍。在人迹罕至的密林、山谷和草原,哪里有土拨鼠,哪里就有他们战斗的身影。暴发户们一天天增多,土拨鼠的数量一天天减

少。

人生最大的痛苦是什么,钱就摆在眼前,却抓不到。大把的钱就在这儿,土拨鼠却快灭绝了。那怎么办?继续找,老弱病残的也不放过。

然而生病的土拨鼠最可怕,因为它们患的不是感冒,而是瘟疫。染疫的土拨鼠行动迟缓、步态蹒跚,有经验的猎人一眼就能看出,一般避而不猎。但大量闯关东的移民猎手本身没有捕土拨鼠的经验,何况其中还掺杂着大量的伪猎手。步履蹒跚的土拨鼠正是他们的最佳捕猎对象,高兴都来不及还在乎什么瘟疫。他们把这些土拨鼠带回来后,就地剥皮,肉则煮了吃。既解决了财源,也解决了伙食。酒足饭饱,他们笑着抹着满嘴的油,在血淋淋的鼠皮旁安然入睡。

年10月19日,中俄边境小城满洲里的二道街木铺来了两个移民猎手。他们本来是关内人,移民到130里外的俄国西伯利亚地区伐木,同时兼职捕杀土拨鼠。然而前两天,和他们吃住都在一起的七个中国人病死了,俄国人就赶走了其他工人,还把工棚和衣服、行李都烧得一干二净。这两人只好回国,继续从事土拨鼠生意。

第六天,两位伐木工人突然发高烧、咳嗽、全身抽搐,并很快死亡,死后尸体呈紫色。恐怖的是,同屋的人和房东也相继死亡。

鼠疫开始了。土拨鼠就是这次瘟疫的传播者。东北现在生意最好的不是土拨鼠皮了,而是棺材铺。衙门每天都能接到几十例死亡病例报告,最高的一天达到183例。

更要命的是,春节快到了,大批闯关东的人纷纷回家过年。病菌被他们携带着,从中俄边境传播到哈尔滨、长春,进而蔓延到整个东北。

各种谣传满天飞。因为东三省是大清国龙兴之地,这里埋着努尔哈赤和皇太极。这更给人一种特别的暗示:在“祥瑞之地”死这么多人,莫非又要换皇帝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