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谷兰:只为报仇的奇女子

她是标准的官二代。七岁那年,生父去世,她被过继给亲叔叔,山东军务帮办兼奉系第二军军长。养父视她为已出,专门请了私塾老师教她学习诗文,一心将她培养成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如同她的名字“施谷兰”那般清新淡雅,品行高洁。

可命运偏不遂人愿。1925年,奉系军阀与直系军阀为争夺地盘展开了激烈的厮杀。奉军战败,她的养父被俘。直系军阀首领孙传芳不听旁人谏言,执意杀了施军长,并将其首级悬挂在车站示众。她20岁的人生,从此拐了一个弯。

母亲常年生病,弟弟和妹妹尚且年幼,家里的一切自不同往常。冤有头,债有主,她痛恨孙传芳的残忍。杀父之仇焉能不报?可是,那时的孙传芳是五省联军统帅,势力如日中天,她没了养父的庇护,报仇不啻于春秋大梦!但心怀仇恨的女人,真要动起脑筋来,谁能抵挡?

孙传芳是军队中人,她自然想到一位效力军中的堂兄。这位堂兄自小受到她养父的照顾和提携,堂兄也知恩图报,对她发誓,一定要报仇血恨。于是,她和母亲去找养父的老上级,请求关照堂兄。从此堂兄踏上了仕途坦道。谁知,随着职位不断提升,堂兄居然把发过的誓言忘到爪哇国去了。也是,恨是有的,但和荣华富贵相比,孰轻孰重,自有他的一番掂量,不提也罢。

兄弟不可靠,枕边人总该靠谱吧?丈夫也是位军官,职位虽不高,但倾心于她,在她养父的遗像前发过誓,要帮她报仇。她便应允了他的求婚,后来生了两个儿子。她有旺夫命,婚后丈夫从谍报股长一直升到旅长。但没想到的是,丈夫也对报仇之事越来越不感冒,开始是顾左右而言他,到最后直接拒绝。这兜头泼的一盆冰水,使她凉到心底。

说过的话既然可以不算,那就一刀两断!她和丈夫划清界限,带孩子不告而别。那时,距养父被害,已经过了十年。整整十年,心愿渺渺,她依然没有灰心,吟下名句“翘首望明月,拔剑问青天”,并将名字改为“剑翘”,以纪念养父。她还给两个儿子改名为“佥刃”“羽尧”——合起来便是“剑翘”。决心之坚,由此可见。

她决定一切全由自己解决。山会倒,人会跑,谁也靠不住。她是个有心人。她并没见过杀父仇人,但她在街头偶然看见孙传芳的照片,便将其长相牢牢印在脑海中。孙传芳在北伐战争中落败后,躲在天津。施剑翘也赶到了天津。一日,她从幼儿园接孩子回家时,意外得知孙传芳的女儿也在那家幼儿园,就记下孙家的车牌号,并跟踪找到孙传芳的住处。可那里门禁很严,她无法进入。她没有灰心,也没有急躁,经过多次缜密观察和适时打听,终于得知孙传芳已经皈依佛门,每周会两次外出,到天津东南角的居士林听讲经。

这是老天送给她的机会!施剑翘迅速托付了后事,独自进入居士林,假装是位听经者,伺机寻找下手的时机。在一个落雨的下午,她怀揣手枪和写明她行刺原因的传单进入佛堂,果断动手,连发三枪,击毙了孙传芳。披着袈裟的孙传芳倒下了,施剑翘则从容不迫地向身旁受惊吓的人们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她一定已经在心里成百上千次地演练过这一幕。

得知原委的各界人士纷纷为她呼吁奔走,在监狱里待了不到一年后,她被特赦。十年后,养父遇难21周年忌日,41岁的施剑翘在苏州灵岩山皈依佛门。

后人喜欢用“奇女子”来形容她。其实世间哪有什么传奇,施剑翘把大好的青春年华只用来做了一件事,那便是报仇。她的一生,从心生仇恨那一刻起,便再无风花雪月、亭台绿径、慢词长调,有的只是将心在冰冷的碱水里孤独地泡着。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