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王娶妻

从前,有一个士兵在国外打仗,战争结束回国后,就退伍了。他是勃拉斯·捷尔村人。父亲是船夫,给他取名:让。但人们管他叫小国王。为什么人们给他取这个绰号,让本人也不知道。大概是他个子矮小,容易轻信人,象鸟王一样容易驯服。

小国王在森林、田野里走,他大声叫着:“一、二!一、二!一、二!”

有一次,小国王要抽烟,他把手伸进袋里,但没有火柴,他心里很不高兴,自言自语地说:“什么时候丢失的?我记不起了!可是我的烟瘾难受啊!”也真怪!好象故意刁难他似的,他整整一天没碰到一个过路人。晚上,天黑了,小国王看见远处有火光,他高兴极了,说:“好了,现在我可以吸个痛快了!要是碰到好心的人,还可以过一夜。”于是,他朝火光处走去。小国王走到一座古老的城堡门口,大门敞开着,他就走进院子里,敲了敲门说:“好人啊!请让我借个火吧!”但没有人回答,于是,他敲得更响了,门却自行开了。小国王走进一间大厅,静悄悄的,没有一个人,壁炉里的火在烧。小国王就走到炉前,突然噼啪一声!壁炉里跳出一个蛇身美女头的怪物来,头上还戴着金冠。但小国王是个勇敢的士兵,他拔出刀挥舞起来。

“勇敢的士兵,不要杀我!”蛇哀求说,“我等你好久了。”

“等我?”小国王惊奇地说。

“是等你,你是全弗兰德利亚最勇敢的士兵,不是吗?”

小国王更加惊奇了,说:“喔唷!我的名字竟传到这里来了,你是谁呀?”

“我是弗兰德利亚国王的女儿,叫列多维娜。勇敢的士兵,你把我从魔邪中解救出来吧!我嫁给你,你将来要当国王。”

勇敢的士兵想:“当鸟王已经满好,再当国王就更好了。”

“我求求你,救救我吧!”蛇哀求说,目不转睛地望着鸟王。

“那我怎么才能救你呢?”

“你顺着这走廊一直走,看到第一道门,你打开右面的门,走进一个桔黄色的大厅里,墙边有一个柜,柜里挂着一条宽腰带,你拿来交给我,就行了!”

“一,二,向后转!走!”鸟王命令自己,就在走廊上勇敢地走着,鸟王刚打开门,突然从门孔里--上面,下面,侧面--伸出八只毛茸茸的大手。

“冲锋!”鸟王指挥自己说,然后一下子冲进大厅去。“啪!啪!”鸟王接连挨了两记响亮的耳光,但他没有停止不前。他跑进大厅,从柜里拿出了一条宽腰带,用双手捂住脸,回到蛇女身边,把这条天鹅绒的绣上宝刀的腰带交给蛇,蛇说:“请你给我系在腰上。”

鸟王刚打上最后一个结,只听得“啪!”一声,蛇女的腰部以上变成了女人,她从壁炉的火焰里坐起来,对惊得发呆的鸟王说:“你再到走廊上去,打开第二道门,门里面是一间天蓝色的大厅,里面有一个柜,你在柜里面给我拿一条裙子来!”

鸟王嘴里喊着“一,二!”又出去了。他打开第二道门,马上倒退了一步。门孔里上下左右又突然伸出八只握着棍子的手,张牙舞爪,于是鸟王拔出佩刀,熟练地挥舞着,把他们一一斩断,那棍子一根也没打到他身上。鸟王走进天蓝色的大厅,打开柜门,拿了裙子回来了。蛇女命令说:“把裙子穿在我身上!”

鸟王刚扣好最后一颗纽扣,“啪!”的一声,蛇女自膝盖以上一下子变成了女人。列多维娜公主又命令说:“你再顺着走廊一直走,打开第三道大门,里面是一个白色的大厅,里面有一个柜子,柜子里有一双白色袜子、鞋子,你去拿来给我!”

“起步走,一,二!一,二!一,二!”鸟王又走去打开了第三道大门,但他象木头人一样呆住了,因为从门孔的上下左右突然出现了八个独手妖怪,眼睛象烧红的炭火,每只毛茸茸的手里握着一把铁锤。鸟王想:这下,刀是没有用了,这些妖怪会象打碎玻璃一样打折刀的。鸟王想了一想,灵机一动,马上把门从门框上拆下来,当作盾牌,遮住身体,冲进白色大厅,从柜子里取出了白色的袜子和鞋子。

“给你袜子和鞋子!”鸟王气喘吁吁地一边大声说着,一边把这些东西扔给了蛇女。

蛇女接住袜子和鞋子,穿在脚上。“啪!”的一声,炉子里跳出了一个美丽的姑娘。

“蹬--蹬--蹬!”这是列多维娜向鸟王走来的声音,她对鸟王说:“快!现在离开城堡!沿河岸走,就直达‘三棵菩提树’饭店,你在里面过夜,明天上午八点整,我来找你。”“我最好同你在一起,行吗?”鸟王犹豫不决地说。

“不行,时间还没有到!”列多维娜坚决地说。

“一,二!一,二!”鸟王向大门走去。

“等一等!”列多维娜喊道,“我喝完这杯酒再走!”

鸟王喝完酒,满意地发出咯咯声,吸了一支烟,敬了一个礼,就走了。

“对了!”他说着,走着,高傲地挺起胸膛,“现在我相信,人们叫我鸟王,是因为我命中注定要做国王!”列多维娜朝他身影看了一眼,暗暗笑了一下。

鸟王来到“三棵菩提树”饭店,定了一份晚饭,他对女招待说:“不要忘记,明天上午七点整叫醒我!”

但是女招待送来晚饭时,他已经睡得象死人一般,鼾声全大厅都听见,女招待想:“他肯定是走累了!不要弄醒他,让他睡到天亮吧!”

第二天早晨七时,女招待来叫醒鸟王,她摇了摇他的肩膀,“大声地叫:“起来!已经七点了!”女招待叫了三次,还没叫醒他。鸟王一直睡到中午方才醒来,他揉了揉眼睛说:“我的晚饭就要来了吗?”女招待笑着说:“快吃午饭了!不是晚饭!你看窗外!”鸟王往窗外一看,太阳已经在头顶上了。

“有没有人到这里来找过我?”

“有,有!来了一辆金黄色四驾马车,车里坐着一位金发美女,她给你留下这束鲜花,说明天早上八点再来。”

鸟王怏怏不乐,但看到列多维娜留下的鲜花,心里也得到了一点安慰,他心里想:“公主答应明天来,而且留下了一束鲜花,说明她没有生气,明天一定不能睡过头了。”夜里他睁着一只眼睡,不时地从床上起来。当天蒙蒙亮,鸟儿们啾啾地叫时,鸟王已经走到院子里爬上一棵最高的菩提树,坐在上面等天大亮。他想:“早晨,我又能见到公主了,我们一起坐上金色马车去见她父王。”他眼睛盯住公主送的鲜花看,闻着奇异的香味。他看着、闻着,不知不觉又睡得象死人一样了。这一次没有人来叫醒他了,阳光,鸟儿的歌声,公主的马车声都不会吵醒他。“鸟王!”女仆喊。

“鸟王!”饭店女老板叫道。

“鸟王!”饭店里的旅客一起叫。

只有列多维娜一个人坐在金色的马车里没有叫。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外国民间传说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