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灵树

(点击:463℃)

影子吃人

今晚没有月亮,窗户只隐约有个淡淡的轮廓,几乎没有一丝光亮,满屋漆黑。

皮天立刚睡到一半,便被楼下的“砰砰”声震醒了,一阵凄惨的嚎叫声响起,听上去像人在叫,又像狼嚎。

皮天立穿上衣服,拿着手电筒出了门。他要去敲楼下那家住户的门,问问他大半夜不睡觉,折腾什么?

皮天立刚敲了一下门,屋子里便响起“轰隆”一声,就像是什么重物砸在了地上,吓得他立刻缩回了手。

门在此时“吱嘎”一声开了,屋子里漆黑一片。皮天立用手电照了一下,立刻惊得头皮发麻。屋子里有两个人,他们正四肢着地,抬头望着皮天立。

两个人的嘴巴张得大大的,像狗一样在哈着气,而他们的嘴里都是血红一片。

“你、你俩半夜不睡觉,折腾什么呢?”皮天立颤抖着声音问道,身体却忍不住向后挪了一下。

“美餐,嘿嘿。”离皮天立较近的这个人说话的声音沙哑无比,听得他禁不住打了个冷战。

这个人说完转过身,冲着屋里的那个人快速地爬了过去,并在皮天立惊恐的注视下,一口咬住了那个人的脖子。

哀嚎声再次响起,屋子里那个人用哀怨的眼神盯着皮天立,吓得他转身就要跑,却听屋子里哀嚎的人断断续续地喊着:“影子吃人了,快救救我!”

皮天立听得浑身如过电般酥麻一片,他脚步不敢停,三步并作两步地跑回了自己的家里。重重关上门后,背靠着门喘个不停。

直到此时,皮天立才猛然惊觉,楼下的那间屋子根本没有住户,那是一个空屋。因为这栋楼被传是个鬼楼,所以房主至今也没有将房子租出去。

皮天立想起楼下那两个长着同一张面孔的人,他认得出来,那不是房主。也许真如那个人所说,是他的影子在吃他的身体。

皮天立急忙跑回床上,将被子蒙住头哆嗦个不停。

很奇怪,楼下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动静。皮天立心想,也许那个哀嚎的人已经死了,是被他自己的影子咬死了。

还没等皮天立缓过神,他家的门便被人用力地敲得“砰砰”直响。皮天立不敢下床去看是谁,他一直躲在被子里,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突然,门“吱嘎”一下子打开了,紧接着又“砰”的一声重重关上了。皮天立吓得浑身发抖,他想给懂得道法的同学米冬青打电话,可又怕这样会惊动那个进来的鬼,只好忍着不出声。

开关门的声音响了很久之后,终于停止了。不知不觉,皮天立便被困意带进了梦乡。

“美餐,嘿嘿。”皮天立的耳边响起了一个沙哑的声音,并且伴着阵阵流口水的声音。皮天立一下子惊醒了,他摸到自己的脸上湿糊糊的,吓得他一把掀开被子,屋子里此时已经大亮,除了他之外,并没有其他人。

皮天立再也受不了了,急忙拿出手机给米冬青打去了电话。在电话中他断断续续将昨夜发生的事讲了出来。

米冬青听完说道:“早告诉你那栋房子闹鬼,你非要住进去。那一带在开发前就是个坟场,现在会出这样的事不足为奇。你先等着,我把装备带上就去你那里。”

电话挂断后,皮天立才松了口气。他来到阳台边想透透气,却见楼下一个黑影正四肢着地向前爬行,那个黑影回过头,朝皮天立这边看了过来,咧开嘴笑了一下,嘴巴一张一合的,像是在说着什么。

皮天立看明白了那个黑影的嘴形分明在说:“美餐,下一个就是你,嘿嘿。”说完,那个黑影以极快的速度爬向了一旁的歪脖李子树后,便消失不见了。

皮天立双腿发软地瘫坐在地上,浑身如过电般酥麻无力。他认出来楼下的那个黑影就是昨夜咬住他主人脖子的鬼。

面条形女孩

米冬青背着包走进皮天立的家时,便感觉到屋子里到处散发着阴冷的气息。他不禁皱起了眉头,幽幽地说:“这个房子的煞气太重,你在这里住久了,恐怕小命都保不住,趁早搬离此地。”

“可是这里的房租很便宜,一个月才100块钱,比住校便宜多了。”皮天立也知道这里的房子最好不住,否则也不会有那么多住户选择搬离此处。

米冬青又来到阳台,他看到对面的歪脖李子树时,掐指一算,说道:“那棵李子树下埋了四个人,你是不是还有事瞒着我?”

皮天立一听,立刻惊道:“这你都算出来了,不愧是懂道法的。好吧,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

于是皮天立将住进这个房子发生的恐怖事件讲了出来。

皮天立住进来的第三天夜里,外面没有月亮,屋子里漆黑比无。正当皮天立关掉电脑打算上床睡觉时,窗户在无风的情况下“吱嘎”一声,自己打开了一条缝。

皮天立起身去关窗,却见到一只惨白的手从窗户缝中伸了进来。皮天立惊得僵在那里,他住的是六楼,怎么会有只手伸进来,难道是小偷?

皮天立悄悄拿起桌子上的一把刀,打算等小偷进来时给他一刀。却见一颗女孩的头颅如同面条般慢慢从窗户缝里挤了进来。

女孩的头发很长,遮挡住了半张脸,而露出来的那半张脸上却腐烂得异常?人。

皮天立一动也动不了,只能眼睁睁看着女孩的全身都如同面条般从窗户缝里挤进来。她缺了一条腿,正用极度扭曲的姿势爬到皮天立家的空调上,然后她歪着头死死盯着皮天立,一边用力敲起楼顶,一边轻声念叨着:“一个李子核,两个李子核,三个李子核”

当女孩数到第十个李子核时,突然“嘻嘻”笑了起来:“李子核都是眼睛,你昨天早上吞掉了我的一只眼睛,快给我吐出来!”女孩的声音突然变得凄厉无比,她敲打房顶的手也更加用力。

皮天立的身体随着女孩敲房顶的声音抖得越发剧烈,他清楚地记得自己确实是在头天早上吃李子时,不小心吞掉了一个李子核,当时他差点没因为李子核卡得窒息而死。

当李子核滑进肚子里后,皮天立并没有感到身体有什么异常。

可是现在,皮天立却感觉自己的喉咙处如同卡着李子核般,让他呼吸困难。就在皮天立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时,他突然“哇”地一下子吐了起来,一只黑亮的眼珠被他吐了出来。

皮天立看到地上的眼睛时,吓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女孩如同面条般从空调上爬了下来,捡起地上的眼珠,撩起挡住脸的头发,那里露出一个干瘪的黑窟窿。女孩将眼珠塞进黑窟窿后,“嘻嘻”笑着从窗户缝里爬了出去。

皮天立瞬间瘫坐在地上,身上的冷汗早已浸湿了衣服。他的心脏“扑通扑通”跳得剧烈,几乎要跳出嗓子眼儿。

那个女孩虽然爬走了,但她数李子核的声音却一直幽幽地萦绕在皮天立的耳畔。

皮天立终于讲完了,心里却还是有些发毛。

米冬青听完后说:“看来为了你的小命,我有必要在你这里住上几天了。不过我还需要把我的助手池中明叫来才行。”说完,他便给池中明打去了电话。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恐怖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