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庙夜惊魂

(点击:1107℃)

夜宿小庙

十年前的一个夏夜,有个叫小雷的驴友正冒着大雨骑着一辆老爷车艰难前行。就在他经过下马坡的时候,车链子却突然崩断了。此时,方圆百米只有山脚下的一座破庙还亮着灯,别无选择的他只好硬着头皮去敲门。开门的是一个四五岁的小和尚,听说小雷有困难,便同意他到寺里对付一晚。在进去之前,他要小雷答应三件事。第一,庙里有一张打坐床,可他不能睡,必须打地铺;第二,院子里有一口百年老井,就是渴死了,也不能喝里头的水;第三,无论夜里发生什么事,都只管睡觉,绝对不要离开。前两件事倒没什么,可一听说这第三件事,小雷的后背突然一阵冰凉。

事情交代完毕,小和尚领着小雷便往里走,可刚到大殿门口,小雷却傻了眼。

早在他之前,庙里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还是三个怪人。头一个怪人是个四十来岁的胖和尚,他正磨着一口大砍刀,一边磨,一边还用舌头舔舔刀锋;第二个怪人是个三十来岁的奇葩女,大热天的,她穿着一身皮衣皮裤,还套了一双大皮靴。最离谱的是,她居然给自己脸上和手上抹了一层厚厚的鞋油,说是能防蚊虫叮咬;要说最最奇怪的,那还得数角落里蹲着的一个瘦老头儿。老头儿看模样有七十来岁,小雷进门前,他正在给自己那块古董表上发条。按理说,这也没什么,怪就怪在,这个老头儿,他是个瞎子。

忽然之间,小雷有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三个人到底什么来路,怎么都不像是正常人呢?小和尚也不作介绍,只是再三告诫他,千万别忘了刚才说过的三件事。

小和尚走后,大家各睡各的,一切倒还平静。可就在午夜将近的时候,事情开始有些不对头了。

怪人怪语

迷迷糊糊中,小雷隐约感觉到有人在推他,他睁开眼睛一看,是那个瞎老头儿。老头儿一边推,一面催道:“小伙子,快起来,这庙里有鬼,再不走就来不及啦!”一听这话,小雷噌地就坐了起来,什么?有鬼?老头儿点点头,说,自己眼睛虽然瞎,耳朵却很灵,常有人找他去调校古董表和旧钢琴什么的。这都不算厉害,他真正的本事在于,可以听见鬼的声音。说着话,他指了指奇葩女的位置,示意小雷去探探她的鼻息。小雷悄悄地爬过去,伸出两指往女人鼻孔下一放,完全感觉不到气息。老头儿点了一支烟,要他把烟头放在女人鼻子下再试一次。这一回,鲜红的烟头被吹得一闪一闪。老头儿告诉他说,鬼的气息非常弱,而且十分稳定,几乎是只呼气,不吸气,越是猛鬼,越不容易察觉。他还说,听声音,这庙里还有两只更厉害的鬼,所以还是走为上策。

小雷听了十分害怕,可是大半夜的,外面又下着雨,跟着一个瞎子能到哪里去呢?想来想去,他决定还是听小和尚的,哪儿也不去。

老头儿走后,小雷关上门接着睡他的觉,可睡着睡着,忽然感觉有人在解他的衣服。他猛地抓住那只正在耍流氓的手,睁眼一看,我的妈呀,女鬼啊!

解他衣服的就是那个奇葩女。女人见小雷醒了,开始发起嗲来:“小帅哥,这庙里有鬼,人家好怕呀,你陪我上床睡一晚好不好?”

听到这话,小雷一下愣住了,他抓着女人手的时候,分明感觉得到她的脉搏,可是鬼怎么会有脉搏呢?女人见小雷一点都没表示,只好把实话说了。原来,她是个茅山术的爱好者,刚刚学了点皮毛,听说破庙里常闹鬼,便到这里来试试胆。据古书上说,这庙里盘踞着一只好色鬼,只要闻到女人的气味,会色心大发。为了安全,她特意换上一身密不透风的皮装,还抹了鞋油,把毛孔堵住,以防体味散发。为了不让好色鬼通过呼吸找到自己,她在睡觉的时候还用闭气功封住了气道,把自己变成了一个假死人。可惜,她功夫练得不到家,嗓子眼总会有些漏气,所以需要再找个保险。好色鬼最怕男人,尤其是小雷这种阳气旺盛的大小伙子,所以如果能让小雷睡在自己边上,就能做到万无一失了。女人苦苦央求,要小雷陪她睡到天亮,无奈之下,他只好先答应,然后等女人睡着了,又匆匆溜下了床。

经过这两次折腾,小雷睡意全无,他决定绕着庙里跑一圈,心想着跑累了就能睡着。可是连跑了六圈,除了口干舌燥,一点都不困。离他不远处就是小和尚说的百年老井,小雷把手伸进了井口,心想就这么捞着喝几口,小和尚肯定不会察觉。可就在他手伸进去的一刹那,另一只手却从井里伸了出来。

猛鬼出没

小雷不认识这只手,可他认得这只手上的古董表。没错,是老头儿的,而老头儿,已经被井水泡得发白了。怎么会这样?真有鬼,糟了!小雷以风一般的速度跑进大殿,可是眼前的景象让他目瞪口呆。

女人身上的皮衣已经被撕得稀烂,裤子也被扯到了膝盖,大腿、脖子、胸口,到处都是鲜红的抓痕,而最奇怪的是,那个和尚模样的中年男人──不见了!

男人不见了,刀也不见了,莫非从头到尾,这里根本就没有鬼,老头儿和女人的死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可是大家萍水相逢,为什么要下如此狠手呢?唯一的解释是,这是个变态杀人狂,想着杀谁就杀谁。就在小雷做着分析的时候,门外忽然有人嚷嚷起来,透过门缝往外看,就见那个男人正拖着自己的大砍刀,一边贴着寺庙的墙走,一边喊:“我要杀人!我要杀人!”尽管小和尚再三叮嘱,绝对不要离开寺庙,可事到如今,再不走连小命都没了。硬闯是不行,只能翻墙,可这寺里的围墙有他两个人那么高,怎么出去呢?就在这时,他想起刚才跑步的时候,在杂物房门口看见一把梯子。对,就用它,车也不要了,逃命要紧。

小雷找到梯子,绕到男人看不见的地方,一口气就翻了出去。可是下了一夜的雨,寺庙已经被积水团团包围。试了几次,他都没有走出水潭,没办法,先找个避雨的地方,坚持到天亮再说吧。

小雷绕着寺庙的外墙一路寻找,终于发现,在后门那儿有一棵老槐树。于是他加快了步伐冲了过去,可还没到树下,远远地就瞧见树枝上挂着一个人。虽然看不清那人的模样,可是那把明晃晃的大砍刀,已经清楚地表明了身份。就是那个杀人魔。这个凶神恶煞的男人,像烤鹌鹑一样,被一根尖锐的树枝从下颚穿颅而过。他的手中还死死地攥着那把明亮的大砍刀,在月光的映射下,它就像是一面镜子,不仅照出了小雷惊恐失措的脸,还照出他身后,站着一个人。

真相大白

天啊,是小和尚,他严厉地质问小雷:“为什么不听我的话!这下你闯了大祸啦!”说完,对着小雷的头就是一棒。这一棒,足足让他在医院里睡了五天。

五天后,小雷从病床上醒来,从后来的报纸上得知,华山地区一座庙里发生离奇死亡事件。一位七十多岁的盲人大叔,误将自行车两个轮胎慢撒气的声音当做怨鬼索命,仓皇失措间,因雨天地滑,不慎翻身落井,溺水身亡;另有一自学茅山之术的青年女子,在睡觉时练习闭气功,不料因走火入魔窒息而死。临死前,女子曾做过痛苦的挣扎,法医初步认定,由于其睡觉时身穿皮衣皮裤,导致热量无法散发,汗水浸透衣裤,发生缩水效应,将本就呼吸不畅的她憋得完全无法透气,女子撕破自己的衣服,又拼命把裤子扯到膝盖,可依然因为气竭身亡。如果当时她睡在地上,冰凉的地面不会造成她大面积出汗,也许可以避免悲剧的发生;此外,寺庙外还发生一桩骇人听闻的惨案,本地知名采药能手范师傅,因患有严重梦游症,家人怕他夜里走丢,把他送到寺里睡觉。每天夜里,范师傅都会提着采药用的开山刀,绕着寺里走一圈,经过杂物房的时候,会顺着那儿的梯子爬上墙,再继续绕行一段,然后转身跳向左侧的露台,再由露台下来,回到地面,接着绕圈,周而复始,直到天亮。因为范师傅对专治脾胃虚弱的天然药材“砂仁”情有独钟,于是每次梦游时,他以为自己找不到这味药材,便会自言自语说,我要砂仁,我要砂仁。事发当晚,不知出了什么事,原本在杂物房放得好好的梯子,突然挪了地方,范师傅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依然顺着梯子爬了上去,然后稀里糊涂地走到了后门那儿,在错误的位置飞身一跃。这一回,他没有跳到露台,而是直接挂在了刚刚修剪过的树杈上,颈动脉爆裂,当场毙命。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