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回家的路

(点击:83496℃)

文/裴钰

以色列有本著名的小说名叫《耶路撒冷之鸽》,作者是以色列文学大师家梅厄•沙莱夫。小说的主人公是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两个人都喜欢养鸽子,他们爱恋传情的方式就是鸽子。男孩子把自己的情书拴在鸽子腿上,然后放飞,女孩看到鸽子飞来,便展开字条细细品读,然后写好自己的字条,再绑在鸽子腿上,放飞到心上人那里。奇怪的是,他们的情书字条,都只有相同的八个字——是的、是的、是的、是的。这是热恋中的人才会明白的八个字:是的,我们坠入了爱河;是的,我们彼此思念;是的,我们没有忘记;是的,我们记得。

当战争来临,男孩子应征入伍,在上前线之前,男孩去找女孩,仅仅一个小时,两个人紧紧相拥,男孩对女孩一个字一个字地说,“下次,等这场战争结束……我们会在我的集体农场安家,我们将有一个孩子光着脚在泥里乱跑,把自己弄得很脏。”

分别时,男孩子把女孩子养的信鸽,装进沉重的鸽笼,带走了。他和很多青年一样,被赶上了战场,拿着装满了子弹的枪。他要去杀戮,但是他还提着沉重的鸽笼。有的人嘲笑他竟然带着这么一个笨重的鸽笼,可是男孩子明白,笼子里的信鸽认识女孩子的家,只有鸽子才知道他爱的归途。他带着鸽笼,就带着一个家,把家带在了身边。他不想死,只想回家,当他迈出前往战场的第一步,不是离杀戮近了一步,而是离自己的家近了一步。

在一场激烈的巷战中,男孩子被流弹击中,血肉模糊。在濒临死亡的时刻,他突然产生一个强烈的念头:回家——回家——回家!用一切方式,付出一切代价,他都要回家。男孩子明白,自己快要死了,死神在身边微笑;笼里的鸽子也明白,它看到硝烟,它听到爆炸,它在躁狂不已;在男孩子的周围,一派残垣断壁,遍野横尸……

男孩子用尽最后的力气,抛起白鸽,惊恐万状的鸽子迅速向上攀升,火焰、血腥、硝烟、刺刀、坦克、爆炸声、嘶喊声、杀戮和垂死、狂怒和绝望……

天空还是蓝的,依然寂静,我不知道鸽子俯视下面血腥的杀戮,会怎样嘲笑人们的愚蠢。也许它根本不屑于嘲笑,因为它认识回家的路。寂静的天空,无边的云海,鸽子朝着女孩子家的方向,穿越,穿越,云海里,一片寂静,只有鸽子的翅膀带出的风声、血液的波动,以及男孩子绑在它腿上的希望……

希腊戏剧大师亚里士多帕里斯写过一部戏剧,叫《女人与和平》,描写雅典和斯巴达交战,前前后后打了27年,依然没有结束的迹象。女人们烦死了,于是,她们全体约定好,集体跑到山上去,只要杀戮不停止,就不让男人们近身。在这部戏的结尾,狂热的男人们向女人们屈服了。是人伦的爱,终止了杀戮。在这部戏里,亚里士多帕里斯力图用人性中的爱,来终止人与人之间的杀戮。

不过,梅厄•沙莱夫则没有重复“爱”这个主题。在《耶路撒冷之鸽》里,他用文学揭示了人性更加深刻的诉求,当一个人走上战场,那就是开始了自己的回家之旅。他把杀戮和人的归宿联系了起来,用文学的语言和思想建构了一个全新的人文视野。

在梅厄•沙莱夫的思想里,当一个人被驱赶着不得不走向战场的时候,他的思绪很简单,就想早日回家,快点回家,那个带着鸽子笼的男孩子,在临死的刹那抛出了白鸽。鸽子带着他的生命,带着他的灵魂,当他被死神吞噬的时候,鸽子却回到了他的爱,他的家。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