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的职业

(点击:87694℃)

导读:有阵子,丫头回家就要玩这样的游戏——她扮演街头的卖零食小贩,我是老主顾。有一大锅鹌鹑蛋卖,在她眼里,这种职业,真是温暖极了。

【点击图片进入下一页或下一篇】

有阵子,丫头回家就要玩这样的游戏——她扮演街头的卖零食小贩,我是老主顾。

她搬来几个板凳,一字排开在面前,手上套着干净的食品袋,叫卖一种夹心饼干——有好几种口味,菠萝味,苹果味,或是香橙味。当饼干的道具,是木马玩具的英语字母和数字,它们有磁铁,可以互相粘在一起,倒是做夹心饼干的好材料。

她假装守在路边,旁边还搁着计算器,开始吆喝——卖饼干啊,谁要饼干啊。而我是风雪夜归人,无意中经过,在听到这诱人的吆喝声时,禁不住微微地一怔。

要买饼干吗?有很多口味,很香的——她向我这个路人推荐,眼神里满含希望。呃,要一点菠萝味的吧,我有个女儿,带回家她会很高兴的。是的,她肯定很高兴,因为这些饼干真的很美味——对话时,她手脚忙碌,现场制作,给饼干夹馅,两片字母一合,就做好了一块,麻利地用塑料袋装起来。

她还装模作样用计算器算钱,末了总是只收两块钱,我故意说给她5块,她找了3块,然后还追上我,递过一个小玩具,很礼貌地说——您的赠品。

街头不乏这样从事现场制作的小贩,我不知道是不是带她买过什么,从而给她留下深刻的记忆,她大概觉得,别人给钱,就能换到芬芳食物,这种职业,温暖而伟大。

她跟我去超市多了,理想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回家后,坐在电脑前——现在不是周末,还不是你玩电脑的时间,我对她叫。她抬头,我知道,我只是一个超市的收银员,假装你是来买东西的人,好吗?

我勉为其难,我当然俗套地希望她的理想宏大。她愉快地准备道具去了,一堆裁剪的不甚整齐的小片白纸,堆在电脑旁,冒充是别人忘了带走的电脑小票,圆珠笔,鼠标正好当作扫码器,她递给我一张废弃的充值电话卡——你的会员卡,买东西时别忘了递给我。

我递过会员卡,把几样“买”的东西堆在桌子上,她先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胡乱敲击几下,大约是模拟收银员录入操作密码,然后在桌上郑重其事地划一下卡,拿起鼠标,扫描东西,并且盯着电脑——尽管,没开机,那上面黑乎乎的。

您的东西,请付款。交易之后,她依旧会送我一个不错的赠品,因为她知道我有一个孩子,她送走我,轻吁一口气,表示内心的喜悦。

我带她去商场买了几次东西后,她对商场发放现金券和抽奖的工作人员又发生了浓厚的兴趣。回家,她说我们玩个兑奖的游戏吧,话未落音她已开始制作兑奖券,我拿她没办法。她在纸上写“恭喜你”3个字,并且在字上画上阴影,底下打个括号,请我帮忙写上——请在此处刮卡。

她让我凭小票到她这里兑奖,她坐在那里,板着脸,活脱脱一个商场里不苟言笑的女工作人员。这个游戏里,我成了中大奖的幸运儿,奖品是——一架钢琴,我做晕倒状——我,不是在做梦吧?她微笑着说,不是,您中大奖了,恭喜您。

在她眼里,职业没有贵贱之分,她喜欢扮演的这些人,权威,掌控着食物以及某些规则,她很敬畏。

她曾经动员我,老了的时候,在幼儿园门口卖鹌鹑蛋,一个棉焐子里,一口铁锅,给一块钱过去,掀开盖,取出一根竹签,上面串有五个卤成咖啡色的鹌鹑蛋——那衣着贫寒的老太太,她是多么的富有啊。

有一大锅鹌鹑蛋卖,在她眼里,这种职业,真是温暖极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