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个人的海滩

(点击:57014℃)

文/王仲生

站到大西洋荒凉的海滩看海,是一个冬日黄昏。

从华盛顿出发,驱车北上折东三个小时,来到了达拉维尔州缪勒佛尔特镇,一下子迷失了方向。“GPS”不再显示,不知道该怎么走才能走向海滩。

要看大西洋,华盛顿、巴尔的摩有的是地方,那都是商业味极浓的旅游胜地,不喜欢。我们想在近乎原始的、自然状态下的海滩看海。就好比满街移步的美女,乔装打扮,浓妆艳抹,整容了的,一种不真实的美。哪比得了素面朝天、不事修饰的村姑少妇。曹禺的话剧《王昭君》,写得何如,暂不说它。就喜欢那一句“淡淡妆,素模样,我就是这么一个汉家姑娘”。

看景亦然。

静静的缪勒佛尔特镇,在初冬温柔的阳光里,似乎睡着了,连个人影都没有。站在一家售酒专卖店门前,看看能不能找个人问问。店门挂着锁链,无人可问。焦急中,一男一女两黑人青年停车来专卖店。赶紧搭话,问路。男青年比比画画,说了又说,见我们仍不明白,他说,他开车领我们去好了。

黑人青年开车在前面领路,我们的车紧跟,穿过了一条路,又是一条。美国的公路密如蛛网,即使是小镇,也纵横交错,稍不留意,就错过去了。越走,车流量越小,感觉是正走向荒凉。老伴有点不放心了。这是往哪儿走啊?女婿说,男青年和他姐姐刚从海滩过来,想买些酒回家。他家住在小镇西边的一个镇,对这一带挺熟悉的。他自愿送我们一程。

这一送,就是20多分钟车程。

来到又一个交叉路口,黑人青年停车路旁,摇下车窗,摆手示意,左拐直走,即可。他始终没有下车。女婿没有停车就直接左拐了,也伸手示意。谢谢,拜拜!回望黑人青年,仍停车路旁,直到我们淹没在一片树丛。树林远去,前方似有海岸线浮动。淡蓝的波光,一起一伏。悬着的心,放下了。

我们快速驶向了冬日黄昏的海滩。一栋一栋小楼,是度假的别墅,沿海岸一字排开。我们找不到出入口,倒车重走。发现了一个缺口,有告示牌,牌下有一白人在看“图示”。他友好地告诉我们,由此可自由进出海滩。别墅区后面,一抹林带。穿过树林和丛生的杂草,视线一下子敞开了。亮在前面的,是大海的一片汪洋。

荒草萋萋,寂寞地绿向远方。黄沙漫漫,绣在碧蓝碧蓝的海边,如飘带,起伏蜿蜒。大西洋的波涛,一浪涌着一浪,开阔而又坦荡,涌向海天一色的茫茫,茫茫里,两个白色的点,摇晃在碧海尽头。是巨轮,是军舰,是灯塔,还是大海的眼?默默地,静静地,与我们对峙。是驶向大海深处,还是从大海更深处向我们驶来?它们似乎就“定格”在了碧蓝的海浪里了。大海一时生动了许多!

常见的海鸥,不知为什么,不见了踪影。海风吹过,衣襟飘飘。

我们站在了天空、大海之间。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