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我成为几米之前

(点击:31917℃)

文/几米

与画有关的童年

我生长在一个完全没有绘画艺术气息的家庭里,关于我会画画这件事,不知该从何追溯。

我从小就喜欢画画。课本空白处画满我的涂鸦。我记得小时候家里墙上还挂着我小学二年级画的水彩风景画,那是一间有红屋顶的房子,伫立在草原中,天空有白云飘过。但是,小时候,哪个孩子不会画画?哪个孩子不是小画家呢?那个年代,没有人会培养一个爱画画的孩子。画画又不能当饭吃,玩玩就好。

小学时,我常常去圆山动物园参加写生比赛,每次老师都叫我画长颈鹿,一连画了好几年,我好像年年都画得一模一样。结果最好的成绩只得到佳作,大部分时候都没有入围。老师还安慰我说:“那是因为你的画风太成熟了,评审一定以为是老师帮你画的,所以才没让你得奖。”当时我信以为真,度过许多落选的快乐日子,心中还莫名地暗暗高兴,真以为自己画技高超。

小学时我就没有认真看过漫画,那黑白线条的漫画书,从不曾让我着迷。我必须老实承认,我有阅读漫画的障碍,我不知该先看图还是先看文,甚至阅读漫画的方向顺序,都让我迷惑。

高三下学期,班上转来一位同学,他告诉我,家里本来希望他念医科,但是他还是决定要考美术系,当艺术家。直到那一刻,我才知道,喔,原来大学有美术系喔,也才知道考美术系还要加考素描,国画,书法和水彩。

回家后我告诉父亲,我也想考美术系,但要加考的术科,我不知道去哪里学。父亲说,他有个同学的儿子,刚好是师大美术系毕业的,父亲这位同学的儿子,就是后来很有名的大画家——吴炫三先生。

当时,吴先生没有在教学生,但是他的老师有间画室,在教学生素描。就这样,我被带去老师家,而当时的我并不知道,面前这位看起来很老的老师——李石樵先生,是艺坛大师级的人物。我就像是个完全没有功夫底子的孩子,忽然变成武林高手的徒弟。但是这并没有让我武艺增强,原因是我根基不佳,根本无法吸收。

李老师并不直接教我该怎么画,而是用了很多方式来比喻画图的步骤,还顺便讲几个笑话。可惜那时候,笑话我听懂了,但真正传授功力的部分,我如鸭子听雷。

我跟着李老师学了3个月的素描,结果考试成绩揭晓,没想到素描分数最低,只拿到了40分。反而从来没有学过的水彩,国画却拿了超高分,而我连考试要用的国画笔,都是临时跟人借的。只能说我运气好吧,就这样迷迷糊糊地考上了文化美术系。

我知道自己起步太晚,程度不佳,进了美术系后,更发觉自己差别人一大截,开始变得很自卑。那时很多同学,学长都才华横溢,令人佩服。那些会来念美术系的同学,通常都对创作怀抱着很大的热情,每个人的标杆人物都是达利,毕加索,塞尚这类大画家。他们经常为艺术的流派争论不休,因为艺术理念不同而翻脸,甚至大打出手,反目成仇。我对这类事情却没有很大的热情,常搞不懂这些同学是怎么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