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接天堂的手机

(点击:98935℃)

文/楼南星

她一天天拨打着儿子的号码,企盼奇迹出现

2004年8月2日,看完最后一个病人,郑丽霞紧绷的神经终于稍微得到松懈,她从包里拿出手机,没有未接来电,也没有任何短信。仿佛是怕错过了什么,她打开手机短信收件箱一条一条翻看,还是没有。接着,她按下通话键拨出儿子黄震的号码,机械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对不起,您所呼叫的电话已关机”,听到这个冰冷的声音,手机从郑丽霞手中滑落到桌上,她也像被抽走了最后一丝力气,趴在桌上动弹不得,只有眼泪不知不觉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那个熟悉的号码,真的再也接不通了吗?儿子那熟悉的声音,真的再也听不见了吗?

33天,距离儿子离去已经整整33天。

2004年6月30日,中午休息时,郑丽霞接到儿子发来的短信:“妈妈,这是我的新号,有事打这个电话啊。”儿子自小就和她亲,想到儿子,—上午的劳累顿时消散。

第二天一早,家里的电话响了,是儿子所在的实习医院的领导打来的,他们说:“十分抱歉地通知您,您的儿子黄震昨天在医院宿舍不慎坠楼身亡。请您节哀顺变。”

2004年6月30日。郑丽霞从此不敢回忆。

郑丽霞是武汉市汉口医院针灸科医生。2001年,儿子黄震考上同济医科大学,出事前已经在毕业实习了。然而,幸福与梦想却在那一晚骤然断裂。儿子火化时,郑丽霞让他带走了生前用过的最后一部手机。在郑丽霞的心底,这是她和儿子联系的唯一工具。

“妈妈,这是我的新手机号,有事打这个号呀!”这是儿子留给郑丽霞的最后一条短信,就好像启动了什么发条,看到这条信息后,郑丽霞开始不断拨打儿子的号码。在看完最后一个病人的诊室,在寂静的夜里,在天光微白的黎明,在她觉得疲劳、悲伤之时……她不敢把这个行为告诉任何人,她怕别人跟她说,你儿子已经走了,再也联系不上了。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