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怕孤独的老头

“他们那唱的叫蒙古长调吗?

根本不正宗!”老头说。

“我是内蒙古人,从小在草原上长大,我唱的才是正宗的蒙古长调。”说着,老头就哟嗬咦唉的唱了一通。别说,真赢得不少喝彩。

老头1.7 米的个头,身体精瘦,肤色紫红,长眉毛,短胡须,满口的牙齿掉了多半,说话有些不关风。

这就是我第一次见到他,在一个“Z”字形的凉亭里,当时有不少人在亭子里躲雨。

随后,我只要到公园里,每次都能碰到他,他静静地坐着,手里始终拿着一只矿泉水瓶子,一会儿喝一口里面的液体。

老头爱听别人唱歌。有时也亲自上场吼两嗓子,都是草原歌曲,每次吼完他都要在人们热烈的掌声中表白一番:“不行了,81 岁了,中气没了!再年轻30 岁,我还真不服!”弄得大家哈哈大笑。

一天晚上,我刚进公园,就见一辆救护车鸣笛而入。车子在凉亭边停下,有人从车上取下一副担架,径直进了亭子,一会儿从里面抬出一个人来,放进了救护车。这个人正是那个老头。听说他自己喝酒把自己给喝抽搐了。

再见到老头时是在七天后的一个晚上,地点还是在那个凉亭里。当时他手里还是拿只矿泉水瓶子,还是不时地喝一口瓶子里的液体。

“少喝点,别又把自己喝抽喽!”跟他熟识的人都这样劝他。这时我才知道,他有嗜酒的毛病,身上时刻带一瓶白酒,走到哪喝到哪。前几天的那个晚上,他一下子带了两瓶白酒来,本来跟一个年轻人约好了一块喝的,没想到那个年轻人因事未到,他就一个人把两瓶白酒都喝了,结果进医院呆了几天。

立秋过后,天气渐渐凉了,晚上来公园散步的人大都早早回家。

我一般在晚上7 点左右就往回返了。那天晚上,家属和孩子都不在家,一个人呆着没事,就在公园里多呆了一段时间。大约晚上9 点多钟,我发现凉亭里有个人坐在那里,斜靠在廊柱上,好象睡着了。走近一看,原来正是那个老头。我怕时间太长了使他受凉,就轻轻推了推他。

“什么事?”老头抬起头,睁开朦胧的眼睛瞅瞅我。

“该回家了。”我指了指我的手表。“已是晚上9 点45 了。”

“噢———”老头动了动身子,似乎明白了我的意思。不过,他并没有站起来,而是抓住我的手腕,对我说:“你是个好人,一看就知道。

来———”他直了直身子,对我说,“坐会儿,咱俩唠唠嗑。”

“该回家了,老人家!以后咱再唠呗!”我虽嘴上这么说,还是顺从了他的意思,紧挨着他坐了下来———不罔他夸我“是个好人”哪!

“回家?”老头笑了笑,摆了摆手。

“怎么?”我感觉老头不象个无家可归的人哪。

“我有家,”老头叹了口长气,“可家里就我一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