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身如玉

接到段泽良的电话,杨邻梅看着小肚腩和游泳圈发呆。记得老公许承睿的肉麻话,好男一身毛,好女一身膘。杨邻梅当时掩了被子,满脸通红,天亮再看许承睿,就多几分陌生。许承睿斯文儒雅,追她好几年,赞她最多的话是珠圆玉润、弱骨丰肌,怎么结婚一上床,就那么粗俗。

还有赵莎妮,见到杨邻梅,话就不好听:“床上运动太少了!”

“运动不少了!”杨邻梅红着脸反驳。

赵莎妮说,“这年头,三十岁的女人吃得好,穿得好,保养也好,走在大街上,哪看得出年龄?你是旷久了,干了,枯了,松了!”

杨邻梅心里不舒服,许承睿不在身边,什么内容都被人往这事上讲,那几个公不离婆秤不离砣的女人,其实比她更显老,也没见赵莎妮说。

杨邻梅知道,赵莎妮也是好心,自己确实常常感到心如止水,无欲无求。僧家那是境界、修为,她是死水,没反应,就像段泽良,经常来电话问,姐,有没有吃药?

每天晚上八点,电话准时响起,段泽良给杨邻梅开了胃药,话就不断,杨邻梅说,谢谢段医生,我这就吃。其实她已经吃了,但她说,这就吃,显得这个电话的重要,自己很乖的模样。

段泽良一定很受用,满面笑容,拿着手机,另一只手是五指梳,插进他浓密柔软的发间,一幅黑白分明的印象画。段泽良问:“今天背单词了?”

这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两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医院,杨邻梅看胃病,第二次也是,延伸到了咖啡吧,段泽良说:“假如你考研,可以两全其美,考‘苏大’,或者‘南大’研究生,直接跟老公团聚,研究生毕业后,在那边找到不错的工作。前面有了更大更红的桃,还舍不得小小酸酸的青梅?”

小小的酸青梅,是杨邻梅现在的工作,市立图书馆图书管理员,清水衙门,闲得单调、枯燥。

杨邻梅故作平静说:“说到我心里了,我特别仰慕‘苏大’的朱教授,去年考过一次,英语拉了后腿,准备今年接着来。”

话说完,杨邻梅自己被惊呆了,这么大的事,随便告诉一个才见两次的男医生?杨邻梅一直谨慎,不知道这个年轻医生的嘴巴紧不紧,万一传到单位,被彭馆长晓得,她没活路了。

彭馆长五十二了,到了人们常说的第二青春期,整天围着杨邻梅转。杨邻梅不给他机会,他也不给杨邻梅调假期,即便杨邻梅跟同事私下调换了上班顺序,彭馆长晓得,也是不允的。即使知道杨邻梅请假,是去看远方的老公。杨邻梅说:“段医生,这可是我的秘密,不能让第三人知道。”看着段泽良不解的样子,她说:“万一人人都晓得,偏偏考不上,难为情。”

段泽良说:“姐,咱们一起温习,击掌为誓!”

这个秘密,把两人的关系拉近了。

杨邻梅一直称呼他段医生,这年头,暧昧上下通吃,兄妹泛滥,姐弟亦好不到哪里去,这样似乎更清爽。

杨邻梅有时看着对面这个裴勇俊一样的男子,如堕云雾,两人是怎么坐到一起的?奇怪。

段泽良看杨邻梅说:“姐。”

杨邻梅说:“段医生。”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