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故事】天涯浪子情

刘正国和李贵商定儿女婚事的当天黄昏,刘小军就偷偷跑到邻村,将春妮约出来了。

他见到春妮就说:“春妮你不是要我到沿海去打工吗?咱们明天就走,好不好?”春妮大吃一惊:“你终于想通啦?干吗这么急?”小军被问得脸红脖子粗,结结巴巴说:“我……我只是想早点去见世面,没……没别的意思。”春妮见他没特别重要的原因,便想过完春节再走。小军尽管心里急得不得了,也实在编不出在春节前非要出门的理由,只好同意春妮的意见。

转眼到了小年,按当地风俗,这天女婿要给岳父岳母“辞年”。刘小军在父母的催促下,也准备了些礼品,硬着头皮到了李贵家。吃晚饭时,李贵又专门差女儿将刘正国接到家里。两亲家在这天商定,正月初八将儿女的婚事办了。李贵说,这期间农闲,亲戚朋友都在家,好请客。刘正国虽然认为时间紧了点,但觉得李贵说得在理,就同意了。

两家约定以后,便积极行动起来,为儿女的婚事张罗开了。刘小军表面上应付着父母,暗地里做着逃婚的准备。正月初二,他就去找春妮,决定提前跑到广东。那天,他来到春妮家门口,见她家一屋客,就在门口晃来晃去。春妮好半天才发现他,向屋里指了指,打着手势告诉他,自己正忙着,脱不开身。小军没办法,只好回去了。第二天,他又跑到春妮家门口晃来晃去,被春妮娘看见了,认出是在家做过衣服的小裁缝,便打招呼让他进屋喝茶。小军假装路过的样子,客客气气地进了屋。

春妮不在家,春妮娘说,春妮到省城姑妈家拜年去了。因那边亲戚多,估计要过了正月十五才回来。刘小军一听,眼泪都急出来了。

初八那天清早,刘小军再一次动了逃跑的念头。他静悄悄地爬起床,收拾了几件换洗衣服,准备到一个朋友家去躲几天,等春妮回来,再一块到广东去。打开门后,他惊呆了。只见娘正静静地盘着腿坐在后门口,冷冷地望着他,问:“今儿就是你大喜的日子,你这是要上哪去呀?”小军红着脸,进退不是,张口结舌难以回答。娘也不逼他,仍然平静地说:“你不满意这门亲事,做娘的心知肚明,可是又有什么办法?你已经不小了,做事要动动脑筋。你爬上玉兰的床,不是爹娘逼的吧?一个黄花闺女就这样被你不明不白地给睡了,现在想跑啊?你这一走,玉兰咋做人?你爹娘咋做人?你琢磨明白后,给娘回话。你再要跑,娘不拦你!”

娘的一席话,说得小军羞愧难当哑口无言。他垂头丧气回到屋里,用被子捂着头大哭一场……

在阵阵礼炮声中,刘小军忍气吞声跟李玉兰举行了婚礼。

洞房花烛夜,小军黑着脸不理玉兰,也不上床睡觉,像个泥人一样。玉兰一直低着头,不时拿眼偷偷看他。好半天她才叹着气说:“你不喜欢我,是吧?其实我也不想为难你的。尽管我打心眼里喜欢你,但我也懂得感情是双方的事,强扭的瓜不甜。我有我自己的苦衷,你知道吗?我肚子里已经有了你的骨肉……”

刘小军一听惊得跳了起来,他做梦也没想到,自己的一时糊涂,竟然铸成大错。他愣愣地望着玉兰,脑中又跳出春妮楚楚动人的样子,忍不住面对苍天发出一阵吓人的哀嚎……

刘小军再一次见到春妮,已是正月十六。这回是春妮自己跑到刘家村来,向他兴师问罪的。她从省城一回来,就听说刘小军结婚了,听起来简直像是个玩笑。她怎么也搞不明白,年前还吵着要跟自己跑外面去打工的心上人,刚过了一个春节,怎么就成了别人的丈夫!

春妮在村后捉到一个半大孩子,给了他一把糖果,叫他进村喊刘小军出来。不一会儿,小军就气喘吁吁地跑来了。在村后的树林里,小军望着春妮气得惨白的脸,不想再向她隐瞒什么,一五一十地向她痛诉了这次仓猝婚姻的前因后果。然后他流着泪说:“春妮,请原谅我。我今生今世最爱的人还是你,只怪我命苦,一失足成千古恨,自己酿下了苦酒只能自己喝。你忘了我吧!”春妮默默地听着,用一种可怕的眼神瞪着小军。她忽然一跃而起,神经失常似的扑向小军,又抓又咬。小军痛得大汗直冒也一声不吭。春妮闹了一会,又向树林旁的一口池塘跑去,哭喊着要寻短见。小军吓得三魂走了两魂,也顾不得伤痛,冲上去死死地抱住她……

春妮一边挣扎一边说:“如果你还爱我,又不让我死,那我俩就私奔,你敢不敢?”还没等小军回答,她已摸出一张白纸,咬破手指,在纸上写道:“我爱刘小军。”望着那个血红的“爱”字,小军被春妮疯狂的爱情深深打动,也不顾一切地咬破手指,写下了“我爱赵春妮”五个血红的字。两人瞧着血书,再一次抱头痛哭。夜幕降临时,两人已商量好私奔的时间和地点,然后放心地回家去了。

两天后,刘小军和赵春妮与双方的父母不辞而别。

临走前,小军将自己几年做裁缝挣下的大部分积蓄留给了玉兰,并真诚地写了几句话:“玉兰,我走了。我们之间确实没有感情。你是个好女人,也是无辜的,一切都是我的错。我知道自己欠你的太多,但这不是用一场错误的婚姻能够补偿的。请原谅我,来生做牛做马再报答你……”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浪子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