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星锥

(点击:90627℃)

一匹瘦小的追风马,一个瘦小的骑士,骑士微阖着双目,头一点一点的,似在打瞌睡。随着马儿一颠一颠地跑,骑士前摇后晃,几乎要跌将下来。

前面扎堆聚了一大群人,不时响起阵阵吆喝声,骑士眼睛一睁,跳下马背,马儿一边溜达去了。

今天是金陵王家比武招婿的日子。几个月前,王家广发英雄帖,三月十八将在王家门前设擂,为独女王凤择一如意郎君,凡年满双十,尚未娶亲的少年侠客都可参加打擂,艺高者得。

王家小姐王凤深居闺中,究竟相貌如何,谁也不知。大家来打擂,多半是冲着王家的流星锥来的。王家在武林中并不是个响当当的门派,但王家的流星锥在武林中却赫赫有名。二十年前,有一伙人漏夜潜进王家,结果没一个人活着走出来。从此再也没人敢打流星锥的主意,王家也凭着流星锥的威力成为武林中一股不可小觑的势力,谁能成为王家的乘龙快婿,就是王家的半个当家人。

对于权力的欲望,吸引了不下百名少年侠客前来打擂,正在厮杀的是峨嵋、崆峒派的门人,峨嵋门人显然技高一筹,几招过后,崆峒门人就没有还手之力。这时,峨嵋门人说声“着”,崆峒门人前胸就中了一剑。剑头上套着石灰包,崆峒门人看看身上的石灰印,羞惭地跳下台去。

接下来,峨嵋门人又胜了几场,他脸上不无得意,向着台下喊道:“哪位朋友再来过过招?”峨嵋门人的武功,大家是亲眼目睹,都在暗忖自己有无赢他的把握,免得丢人现眼。峨嵋门人喊了几遍无人应声,就仰头对坐在看台上的王家当家的王昊说:“看来贵府的乘龙快婿,非在下莫属了!”王昊微笑捋须说:“还不一定。”

峨嵋门人已经看到了,一个瘦小的汉子慢慢地走上台来,他一脸风尘的样子,显然赶了很远的路。峨嵋门人轻蔑地说:“来者报上名来。”瘦小汉子说:“萧震。”这是一个很普通的名字,但瘦小汉子在报名时,一副有气无力的样子,说话的声音却传出很远,以至于台下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台下乱糟糟的场面霎时安静下来,谁都能看出,瘦小汉子不凡,有些人看不惯峨嵋门人盛气凌人的嘴脸,巴不得瘦小汉子教训他一通,眼巴巴地瞅着台上,只等着开打。

萧震平静地注视着峨嵋门人说:“你是自己跳下台去,还是让我踢下去?”峨嵋门人大怒,他仗剑攻来,用的是自己的生平绝学,但也不见萧震怎么避,萧震却已躲开了他的剑,人转到他身后,真的一脚踹了他的屁股,踢飞台下。顿时,台下响起一阵哄笑声。

王昊走过来,一抱拳说:“现在是萧少侠胜,有哪位不服还可以上来切磋?”良久无人应答,王昊又一抱拳说:“既然如此,大家留在敝庄,吃顿喜酒,择日不如撞日,今夜我就为小女和萧少侠主持婚礼。”说着他挽了萧震的手走了。

是夜,王家大院一片喧闹,萧震却是忧心忡忡,他奉师命赶来打擂,却不知新娘子是美是丑。如今新娘子就在眼前,他却不敢挑起她的红盖头。新娘子等得不耐烦了,一把扯下红盖头,嗲声嗲气说:“郎君为何不过来?”她的声音柔美动人,模样亦是俊秀无比,让萧震不由得怦然心动。他走过去轻轻点了她的睡穴,放倒在床上,又盖好被子,还拿来几件衣服和一个凳子,在被子里做成二人相卧的姿势。然后,萧震黑巾蒙面,从窗子里蹿出来。

突然,眼前人影一晃,跃上了对面的屋顶,萧震也施展八步赶蝉的轻功追了上去。那人忽地转过身来,说一声:“萧震。”萧震浑身一震,她居然是杜小清。萧震语气一沉:“你怎么来了?”杜小清语气也颇多恼怒“你来得,我就来不得?”说着她手一扬说:“流星锥我已经到手了,你师父一辈子也休想了。”

杜小清手上举着一个黑匣子,萧震猛地蹿过去,拽了她的膀子说:“快走,有人来了!”下面人声嘈杂,王昊带着人追过来了。萧震和杜小清在前面狂奔,他们的轻功都是出类拔萃,不多时已将王昊等人远远甩在身后。

前面是一条大河,水流湍急,拦住去路。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民间故事选刊2015年第3期·上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