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和别的女人结婚

前一阵,路生跟他爹吵了一架,原因是爹想跟邻村那个叫秋菊的女人结婚。

路生自幼没娘。还在路生读小学的时候,爹忽然被人打跛了一条腿,后来他才知道,爹是跟秋菊约会时被她男人撞个正着。现在虽说秋菊早已离婚了,但路生仍然恨她。所以路生对爹说:“你要是跟她结婚,你就当没我这个儿子,我也不上大学了。”

听了这话,爹病了一场,最后选择了儿子。他卖掉了果园,用这钱买下了青石岭旁的几百亩荒地,一个人搬到了那里。路生猜,爹这样做是想逃避。因此学校一放寒假,他就从省城赶回了家。

在山里,路生发现爹有些奇怪。有时候,他见到爹半夜一骨碌爬起身,直奔山旮旯里,独自去干活儿;有时候却啥也不干,跛着条腿山上山下闲转悠;再不然就是看着远处,一看就是老半天。

爹的心里当然装着很多的事,路生不想刨根究底给他添堵。可是接下来,发生了几件让路生更加捉摸不透的事儿。

爹买下的这片山叫云沙沟,云沙沟东南角的山包中间有一片两亩大的石板坡,寸草不生。

按说,这可不是栽树的地方,但爹偏偏在那上面使起了蛮劲。他雇人用炸药轰开了一个大深坑,拉走石头,再从山下拉来泥土将坑填满,折腾了将近半个月,又花九百多元钱,特地从山外买来一棵枝叶繁茂的大香樟,把它栽到了那片土里。

路生嘀咕,这石板坡五六丈开外就能栽树,可爹为啥舍易求难,偏要在这上面花如此大的功夫呢?可爹却说:“香樟最怕不通风不透光,栽在这里前无遮挡后无碍绊,树能长得更好,看着也顺眼哩。”

几天后,爹又从山外运来了一批松树苗。路生学过栽培,他选好了地方,觉得该把这批松树苗栽在云沙沟左边那块约十几亩大的山洼地里,这里虽然满是杂草,却有适宜的土质结构,而且地层水系也很好。偏巧这天,老师打来电话让路生回校一趟,路生便说出了自己的想法,见爹点头,他又给爹画了一张详细的栽植图。

谁知几天后,当他赶回山里时,发现爹已雇人将这批树全栽到了山包的右边。他问爹为啥换地方,爹却笑着道:“我看那地方反正早晚都得栽树!咱已经买下了这片荒山,不就是图个舒服,爱咋栽就咋栽。”

不久,县上为了支持开荒造林,要来云沙沟举行义务植树活动,有关部门作了安排,县里五套班子的五个领导亲自动手,在那山包地的中间,每人栽下了一棵树。领导们前脚刚走,爹后脚就要把那五棵树挪个地方。

路生一见顿时急了:“爹,这些树是县领导们栽下的,不能动呀,下次他们要是来看这些树怎么办?”爹摇摇头:“他们栽这树,也就是带带头做个样子,哪还会有工夫再来看?”说罢,他硬是把那五棵树挖出来,移到了十几丈开外的一片坎地边

爹这么奇怪,路生心里犯嘀咕:爹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他?或许,还跟那个叫秋菊的女人有关想起那个女人,他就一肚子气。

这年人秋的一天,路生忽然得到消息,爹的脑子里生了一个瘤子,病得很厉害,路生赶紧将爹送到了省城的医院。一番检查,爹的脑子里长了一个恶性肿瘤,已经到了晚期,无法再进行手术,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事到如今,路生的心里难过极了,天天守护在爹的病床前。

那夜爹在昏迷中,路生给他擦身子,忽然发现在他枕头下掖着一张照片。路生好奇地拿过来,一看,竟是那个叫秋菊的女人。显然是由于年头久远和反复揉搓的缘故,照片已旧得有些泛黄了,但照片上年轻的秋菊很美丽,乌黑的长发,弯弯的眉毛,标准的瓜子脸,嘴角右边还长着一颗漂亮的美人痣。此时此刻,路生的心里百感交集,拿着照片的手不由得微微发抖

这天,路生见爹的精神似乎好了些,就坐在床边陪他聊天:“爹,我讲个故事给你听吧,是我刚听来的。”

见爹点头,路生便慢慢地给他讲了起来。

那是二十多年前的事儿了。有一对青年男女,同在一个水利工地上劳动,他们互相爱慕,但由于男的家里太穷,这事遭到了女方父母极力地反对。为了爱情,女的就和男的私奔了。一年后他们在外面偷偷生下了一个孩子。就在这时,女的面临一个可以改变前途和命运的机会,她可以顶替母亲到国营单位去上班,条件是必须没有结过婚。为了女人的前途,男人先将孩子藏了起来,就这样,女人就进了国企。

接下来没想到的是,不久女人的父母以死相逼,给她另找了一个城里的大款,并替她领了结婚证。一对苦苦相恋的男女,就这样阴错阳差被拆散了。从此,男的便带着孩子过日子,并谎称孩子是自己从路边捡来的,居然瞒过了所有人。

为了不让渐渐长大的儿子为此丢脸,他一直把这个秘密深深地埋藏在心底

可是,尽管女人把痛苦深压在心,守口如瓶,丈夫后来还是发现了她结婚前生过孩子的事,从此就不断欺侮和虐待她。为了鼓励她活下去,男人只好在暗中找机会安慰她。有一次,竟被她那凶狠的丈夫打跛了一条腿。不久,柔弱的女人又被丈夫抛弃了。然而,当这对历尽磨难的恋人准备重新走到一起的时候,却又遭到了他们儿子的反对。不久,那个可怜的女人就在一次车祸中死了

路生讲到这里,爹看着他:“你,你都知道了?”

“爹,我知道得太晚了。”路生点点头,眼里已含满泪水,“那个女的,就是秋菊,我的亲生母亲”

“孩子,爹对不住你,不该一直瞒着你呀!”

后悔和内疚充满了路生的心,他摇摇头:“爹,是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我娘,现在,我好想”

爹似乎看懂了他的心事,过了一会儿又说:“孩子,你娘虽然不在了,可你要想见她,还能见得到。其实,她就在云沙沟。”

路生以为爹是被病弄糊涂了,愣愣地看着他。

爹却接着说:“孩子,我没糊涂,今天我特别清醒。记住,冬至那一天午后,你去山里,翻过青石岭,走到骆驼背旁,那里第二道坡上有几棵老松树,你站在北面数起的第三棵老松树下,当地上的人影子跟你身体差不多长的时候,你就朝南看那时你娘就来了”说完,爹就慢慢闭上两眼,从此再也没有睁开

转眼冬至到了,路生特地请了假来到青石岭,按照爹说的,翻过青石岭,走到骆驼背旁,站在北面的第三棵老松树下。这是一年中太阳最偏的一天。路生睁大两眼好奇地向南边望去,可眼前什么人也没有。他回想着爹的话,凝神一会儿再向前望去,突然,他的眼前渐亮起来,起伏的山体与天光间竟出现了一座奇特的雕像,是人,一个女人,呀,是秋菊——自己的娘!

难怪当初,爹有那些怪异的举动,原来整个山体边的树林,就是娘飘逸的秀发和身姿,当初移栽那五棵树的地方,恰是娘秀美的右脸,而那棵栽在石板坡上的香樟,正是娘嘴角旁那颗好看的美人痣!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