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的阳光

年冬天,十六岁的奶奶嫁给了我爷爷。

那年,汉阴南山的冬天特别冷。那天阳光很好,奶奶穿着红棉袄,打扮得非常漂亮。奶奶出嫁坐的不是花轿,而是船。奶奶娘家在喜河,顺着汉江沿江而下六十里就到了爷爷的家,那个人们叫漩涡滩上的地方。迎亲的鞭炮响起,奶奶的泪水哗哗流了下来,她要嫁的人至今连面都没见过,也不知道是摆子、跛子或瞎子,奶奶家亲戚的一个女儿,也是没见过面,结果嫁过去,才知道新郎是个傻子,当时就哭得死去活来。奶奶坐在船上,心里还在怦怦直跳,她一直在心里祈求,新郎千万别是个傻子,以致欢快的唢呐和震天的锣鼓声她似乎都没听见,更没心情欣赏两岸美丽如画的风景。

船停了下来,鞭炮再次噼噼啪啪响起,奶奶知道快到家了,她的心几乎快要跳出来了,她盖着红盖头,被牵亲娘子牵着手小心翼翼走过跳板,然后上岸,蜿蜒的小路让奶奶觉得非常漫长。

“新娘子来了!”

鞭炮再次响起,奶奶知道到家了,她在牵亲娘子的带领下跨过火盆,进了大门,穿过几个庭院,来到了正房,拜了天地,然后奶奶被爷爷牵着手进了洞房,奶奶感觉到那人的手冰冷,奶奶几次都想自己掀起盖头,看看爷爷长得啥样,谜底即将揭晓,奶奶感觉到心都要跳出来了,脸也发烫,爷爷刚把奶奶送进洞房,他一声不吭就走了。

其实爷爷结婚是心不甘情不愿,是被曾祖父逼的。当年,曾祖父把爷爷送到西安上学,就是希望爷爷学成回家后管理他的家业,曾祖父在漩涡街上是个响当当的人物,富甲一方,他经营酒厂、商铺和药材等。爷爷毕业后没回家,认识了一个女孩,这女孩不简单,能文能武,据说是个共产党员,女孩鼓动爷爷当兵,条件成熟还可以入党,报效国家。曾祖父知道这一消息后非常生气,他极力反对爷爷当兵,就拍电报说自己病危,让爷爷立即回家。爷爷回家一看曾祖父啥病都没有,身体好好的,爷爷转身就走。曾祖父大喊一声,“站住!回来了就别想走了!我给你订了一门亲,后天就成家。”倔强的爷爷仿佛没听见,直奔大门。曾祖父说:“把这兔崽子给我绑了!”几个家丁拥上来捆住了爷爷,爷爷被关了起来。曾祖父怕爷爷跑了,他让家丁白日黑夜轮流看守。直到成亲拜堂这天,爷爷才被放了出来,四个家丁依然跟随着爷爷,就连上厕所都有人跟着,爷爷见逃跑无望,只好等先成亲,有了机会再跑。爷爷不知道,他的这门亲事是曾祖父亲自为他挑选的。曾祖父那年去石泉进药材,回来船经过喜河时,突降暴雨,江水暴涨,船经过激流险滩时,旁边的小河突然冲出一条巨龙般的河水,直直扑上船头,船顿时翻了,曾祖父掉进了河里。曾祖父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陌生的床上,曾祖父看到一个老头和一个小姑娘望着他笑。老头说:“你终于醒了,你睡了一天一夜。”曾祖父才知道是这老头救了他,曾祖父心里感谢不已,小姑娘递上茶水说:“大伯,喝一口吧。”曾祖父接过茶杯,打量了小姑娘一眼,小姑娘模样俊俏,招人喜爱,那小姑娘后来就是我的奶奶。曾祖父问:“多大了?”小姑娘说:“十五岁。”老头对小姑娘说:“快去帮你妈做饭去。”小姑娘转身走了。曾祖父喝了他们炖的人参枸杞鸡汤后精神状态一下好多了,曾祖父离开时掏出几个大洋表示感谢,老头说啥也不要。曾祖父顿时感到心里亏欠人家,曾祖父说:“我姓刘,住在漩涡的滩上,有时间一定要去我家做客,我再当面感谢。”老头说:“到时我一定去。”后来老头去擂鼓台烧香,路过滩上,去了曾祖父家。曾祖父好酒好肉招待。一来二去,曾祖父和他成了好朋友,如亲兄弟一般。那个深秋,老头去漩涡办事,路过滩上,晚上住在曾祖父家,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曾祖父说:“你的小女孩没许人家吧?”老头说:“还没。”曾祖父说:“我有一小儿,在西安求学,如果你愿意,让他们成亲如何?”老头非常激动:“我怕高攀不起。”曾祖父说:“你说这话就见外了,再说你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呢。”两人当场拍板,定下了这门亲事。

爷爷从洞房里走了出来,他心乱如麻,庭院里摆满了酒席,空中飘荡着好闻的酒香,人们兴高采烈地在划拳喝酒。

“新郎官,你怎么把新娘撇在洞房,自己跑了出来?”陈二狗端着一碗酒笑嘻嘻地走了过来。陈二狗是滩上有名的混混,上至汉阳,下至汉王城无人不知道他的大名,他仗着他大哥是国民党安康警备团的团长胡作非为,坑蒙拐骗,欺男霸女,偷鸡摸狗,干尽了各种坏事。

爷爷本不想搭理他,看见了他手中的酒,接过二话不说就一口干了。

“好酒量!来人,给新郎官斟满。”陈二狗喊道。

其他人纷纷端起酒敬爷爷,爷爷来者不拒,他只想把自己灌醉。

奶奶在洞房里左等右等不见爷爷回来,就在她心神不安时,她听到了脚步声,奶奶盖好盖头,心怦怦直跳。

“美人,我来了。”来人进屋后就把奶奶按在床上,连红盖头也不掀,奶奶感到蹊跷,她闻到了一股陌生的味道,不像爷爷身上那种好闻如茉莉花一样的味道,而这人身上的味道让人恶心。奶奶说:“你是谁?”那人说:“我是你丈夫啊,你连你男人都不认识了?”那人就要解奶奶的衣服,奶奶说:“你到底是谁?”那人说:“新婚三天无大小,你别管我是谁。”奶奶确定那人不是爷爷,她掀开盖头,顺手打了那人两巴掌,奶奶说:“你再不滚,我就喊人了!”那人捂着脸说:“好啊,你竟敢打老子,老子今天弄死你。”那人又要扑向奶奶,奶奶从枕头下摸出剪刀:“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真喊人了!”这时,门外有人喊道:“新郎官回来了。”那人一怔,见无法逃跑了,指着奶奶警告说:“你要多嘴,我就把你男人弄死。”那人迅速钻到床底下去了。奶奶整理好衣服,坐在了床上,心又开始了怦怦乱跳。两个小伙子扶着醉醺醺的爷爷走了进来,他们把爷爷扶到床上,爷爷烂醉如泥。两个小伙子嘿嘿一笑:“我们把新郎官交给你了,晚上好好伺候姑爷。”奶奶望了爷爷一眼,爷爷五官端正,一表人才,也不缺胳膊少腿,悬在奶奶心里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奶奶忍不住笑了。两个小伙子望着奶奶,见奶奶没有一点羞涩,故意话中有话地说:“晚上别太累了,多注意身体。”奶奶说:“少废话,快去打盆水来,我给他洗洗。”“等不及了。”两人笑着走了。一会儿,一个女人端着一盆水进来了。奶奶给爷爷擦了擦脸,洗了脚,然后把爷爷身体摆正放在床上。奶奶想到床底下的那个人,奶奶把洗脚水端起来,朝床下那人狠狠地泼了过去。

床下那人忽地一下爬了出来,如落水狗一般,他摸着脸上的水说:“你等着,咱们走着瞧。”那人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你看好,我就是陈二狗,这笔账我给你记着。”

陈二狗匆匆走了,奶奶望着酣睡的爷爷,扑哧一声笑了。

第二天,爷爷醒来,他看见奶奶坐在梳妆台前梳头,奶奶的长发如瀑布一般垂在腰间,随着梳子的游走,散发出好闻的沁香,窗外的阳光穿过窗棂落在奶奶黑黝黝的头发上,闪着光。镜子里的那张脸太美了,爷爷看呆了,他没想到奶奶如此漂亮,他几乎找不到词来形容奶奶的美丽了。爷爷心情非常复杂,同时又充满着对奶奶的仇恨,他鬼使神差地走了过去,他要发泄心中对奶奶的憎恨,突然从背后抱住了奶奶,把奶奶放在床上。

开春后,奶奶发现自己怀孕了。

奶奶的温柔善良像阳光一样感染了爷爷,奶奶温暖的怀抱瓦解了爷爷要去从军的念头。有时爷爷心里也在想,老婆孩子热炕头对男人来说也是不错的选择,人生一世,草木一秋,人生苦短,该享受就要享受。曾祖父看到了爷爷的变化,他为自己的决定感到高兴,男人一成家,心就收了回来,

奶奶好久没回娘家,娘家捎来了信,说奶奶的母亲病危。奶奶一听就急着要回娘家,爷爷只好相陪。

上船时,曾祖父千叮咛万嘱咐爷爷:“她现在有身孕,要好好照顾她。”

爷爷点了点头:“自己的媳妇,我知道心疼。”

曾祖父笑了。

连绵的群山上空飘着棉花一样的白云,有的晶莹透彻,有的形状如马如牛,静然不动,似乎在窥视着爷爷和奶奶。船桨划开清澈见底的江水,卷起一朵又一朵的水花,不时有鱼儿从水中跳跃出来,扑地一下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两岸的油菜花开得正艳,金黄一片,再夹杂着绿油油的麦苗,看起来简直就是绝美的油画。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