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降奇财

(点击:8105℃)

夜风呼啸,阵阵冷风吹在南宫无伤的脸上,直如尖针般刺得人隐隐发痛。谁也不会想到,地处江南繁华之地的临安府,素来暖风熏人,竟也有冷得如此邪乎的冬天。南宫无伤低低咒骂了一声,双手狠狠地拉了一下衣襟,双手抱胸,将身子缩成一团,往一条漆黑一片、静无声息的小巷走过去。

单薄的衣裳根本挡不住凛冽的寒风,待南宫无伤走到巷尾那处矮小残破的居所时,已冻得浑身直打哆嗦,整个脸蛋更是快冻成了冰坨子。南宫无伤一把推开“吱呀”作响的房门,连灯也顾不得点,一下子蹿到了木板床上,用一床破得露出棉絮的被子将自己紧紧地裹了起来。

半晌之后,南宫无伤总算恢复了一丝热气。他长长吁了一口气,暗忖道,现在若有盆红彤彤的炭火,再往里面丢几个一烤熟便会溢出浓浓甜香的番薯,该是件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一念至此,南宫无伤空空如也的五脏庙顿时发出了“咕咕”的抗议声。

家中的木炭早在十天前就用完了,唯一可以当柴火生火的木椅也被他在中午换了两个充饥的白面馒头,此时早已消化得一干二净,他连顿晚餐也没有着落。南宫无伤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将双手枕在脑后,瞪着眼睛呆呆地望着漆黑一片的房间,心中不禁一酸。

他南宫世家原本是江南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三十年前提起镇江南宫世家来,无不竖起大拇指称赞一声。鼎盛时期的南宫世家虽谈不上食客三千,但至少也养着几百名吃白饭的,但现在那些曾在南宫世家混饭吃的家伙们跑到哪里去了呢?如今少爷落难,竟无一人施以援手,这世态怎薄凉到了这种地步?

南宫无伤喃喃地咒骂了起来,似乎只有这样才可以让自己的心里舒坦一些。

南宫世家怎么没落下去的呢?是二十余年前那场惊天之变?还是在金军铁蹄下,南宫世家的产业皆毁于一旦,从而造成了家族的没落?

南宫无伤再也无心考虑下去了,既然事实如此,再伤感下去也是毫无意义的,连皇帝老儿都被如狼似虎的金兵赶到这临安城了,他一个小小的平民百姓还能拿金军怎么样?如何解决明天的柴米之忧才是当务之急。

想着少年时自己还是锦衣玉食,挥金如土,如今却为了一顿饭的着落而苦苦伤神,南宫无伤忍不住嘲讽般地嗤笑了起来。他的笑声未落,突然黑暗中响起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南宫公子何必如此自怨自艾,天降大任于斯人,今日之苦或许正是为了日后之福!”

南宫无伤骇然坐起,他自小也曾跟名师习过数月功夫,虽称不上高手,至少也是耳聪目明,反应敏捷。但屋内有人在,他却是一点儿也没觉察到。虽说南宫无伤因饥寒交迫丧失了警觉,但那声音离他不过二尺,待了这么久,他却怎会连那人呼吸之声也未听到?说话的究竟是人还是鬼?

南宫无伤骇然四望,但目及之处皆是黑沉沉的一片。他惶然道:“谁?是谁?”

黑暗中突然出现一道火折子的亮光,一个驼背的身影握着火折子,慢慢地移到窗台边,将窗台下的油灯点燃。借着油灯昏暗的火光,南宫无伤终于看清了这驼背人。这驼背人年约六旬,花白的头发下是一张布满皱纹的老脸,一双眼睛虽眯成一线,但由于眼角的笑纹高高挑起,看上去仿佛正在眯眼而笑,竟充满了一种难言的慈祥。南宫无伤见驼背人是一名模样和蔼的老者,提起的心便放下了一半,再见这老者所穿淡青色衣裳虽不起眼,但面料却是苏杭一带最有名的湖缎,剩下的一半心也放了下来。这种有钱人到他这草舍中来,占便宜的也只能是他。

南宫无伤定了定心,开口道:“老人家,你来寒舍有何贵干?”驼背老者整了整衣冠,拱手道:“老仆金自勉,奉主人之命给南宫公子带来一封信。”

穿得这么光鲜的老者竟是个家仆?南宫无伤吸了一口气,皱眉问道:“给我的信?你家主人是谁?”老仆金自勉微微一笑:“南宫公子应该知道南宫晴吧?”

“南宫晴?难道他就是你家主人?”南宫无伤自然知道这个人。南宫晴是他的一个亲叔叔,负责南宫世家在江北的生意,江北沦陷后,南宫晴从此音讯全无,家中以为他命丧黄泉了,想不到此时又听到了他的名字。

“不错!”金自勉点头道,“南宫老爷数年前逃得大难,易名南宫飞,如今在蜀地已拓展出大片基业……”金自勉话未说完,南宫无伤已失声道:“蜀中巨贾南宫飞?难道他就是我叔叔南宫晴?”金自勉微笑着递上了一封信和一个檀木制成的盒子:“这就是南宫老爷给公子的信件,请公子看完信后再作定夺。”

南宫无伤已被这巨大的惊喜给击蒙了,接过信件后飞快地读了起来。片刻过后,他抬起头,惊疑莫名地盯着金自勉,半晌之后才涩然道:“老人家,这信上所言可是实话?”金自勉肃容道:“南宫老爷所言岂会有虚?南宫老爷好不容易找到了南宫世家的血脉,为了重振南宫世家的声威,又岂会在意区区十万两纹银?”

南宫无伤还未从冲击中恢复过来,咽了口口水,怔怔地道:“那我叔叔南宫晴为何没有来?”金自勉摇头道:“南宫公子,南宫老爷日理万机,好不容易才打理起蜀中这副家业,又怎么甩得开身,前来临安呢?他派老仆前来正是为了查证公子的身世。老仆早在半月前就来到这临安府了,经过这半个月奔走查证,确定公子正是南宫世家唯一的血脉,这才在今日前来与公子相见。”

南宫无伤其实根本没听金自勉在说些什么,他颤抖着双手将檀香木盒一把揭开。盒中并没有想象中的珠光宝气,只有一叠厚厚的银票静静地躺在盒底。

南宫无伤如做梦般捧起了这叠银票,崭新的银票在他手中发出流水般悦耳的“刷刷”声,一张张银票上那鲜红夺目的“江南商会”四字印鉴更是刺激得他头脑阵阵发昏。

江南商会共由七百三十二家商贾联合组建,他们发行的银票可以在江南任何一家商行使用,并可在任何一家钱庄兑换成足额的纹银。由江南商会发行的银票,不但是银钱流通的替代品,更是江南商会信誉的保证。

南宫无伤花了足足半个时辰,翻来覆去数了十余遍才将银票的总额给数清,确实是足额的十万两纹银。此时的南宫无伤如何掩盖得了天降横财的喜悦,他望着眯眼而笑的金自勉道:“金老先生,我叔叔在信中所言,让我在半个月内将这十万两纹银全部花光,此事可是当真?”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0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