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象谱

(点击:1704℃)

一、他是谁

“我要杀了他!”

每天清晨,衙门外白桦树的枝叶间,有一只鸣叫的黄鹂鸟,发着一串串清脆的啼声。每到这时,衙门的台阶上都会摆上一盆艳红的玫瑰花,花蕊发出的淡淡香味飘扬在晨风里。

温若冰照例在每天清晨来到门口,收这盆鲜艳的玫瑰花。她一挽翠罗纱的袖子,将花盆抱在胸前,探头去嗅花蕊的香气,还有枝叶的馨香。

天上晨光初吐,祥云万里,微风轻轻拂面,香薰和鸟鸣萦绕在四周,温若冰静静沉浸在其中,感受着勃勃生机的清晨。在这清晨里,一切似乎都如此美好,如此清新。

“我要杀了他!”从书房的窗户往外远远看去,看着温若冰沉醉的神态,朱慎思又恶狠狠地重复了一遍,“我要杀了那个送花的人。”

“大前天、前天、昨天、今天,加起来你一共已经说了六十三次。”商慕云悠闲地靠着太师椅,吹着茶杯中的热气,将碧青的茶叶吹得团团打转,不屑地回答道。

朱慎思长叹了一口气,道:“因为除了杀了他,我已经想不出用什么办法阻止他了。”

商慕云:“你知道最重要的是什么吗?”

朱慎思不明白:“什么?”

“他是谁?”商慕云道,“捕快最重要的一个问题便是——他是谁?”

商慕云:“这个送花的人,他是谁呢?”

朱慎思摇摇头:“这人每天都让家丁送一盆花来,但他是谁我倒真不知道。”

屋外响起了一阵轻盈的脚步声,脚步正在朝着书房靠近。朱慎思努努嘴道:“答案来了!”

门上响起了两声敲门声之后便被推开,温若冰抱着花盆走了进来,她双眼有些迷离,一脸温婉的笑容。

朱慎思看着玫瑰花,说道:“让我猜猜,这玫瑰一定是城东郊的高庄产的。因为花盆的土壤上落有几根白色的柳絮,而高庄有一大片的柳树,此刻正是柳絮纷飞的时节,白茫茫的柳絮漫天飞舞。”

商慕云也道:“玫瑰是经西街的商贩贩卖的,因为花盆上带着一丝微微的老酒的香味,西街的花鸟集市比邻着酿酒坊,酒坊盛产竹叶青老酒,就是这般醇厚的味道。”

温若冰却脸露得意之色:“两位名捕快,你们拐弯抹角说了那么多,无非想知道一个问题——他是谁。我带你们去见见他。”

温若冰带着商慕云二人走进一条拥挤的小巷,小巷破败肮脏,两旁尽是拥挤而贫瘠的民居,各色人等来来往往。

朱慎思奇道:“那位每天殷勤送花的公子,就住在这三教九流混杂的老巷子里?”

温若冰带着二人走入一栋三进三出的小院子里,推开了正厅的木门。商慕云与朱慎思都很好奇木门后的人,但门推开后,门里的人还是吓了他们二人一跳。

门后是一个高瘦、干枯的老人,穿着一袭长长的白袍,一副鹤发松姿的模样,他正坐在一个长桌后,手中拿着一个罗盘,嘴里念念有词。

商慕云不解地道:“他是谁?”

“他便是你们要找的人。”温若冰来到长桌前坐下,道,“罗神算,我今日如约而至。”

罗神算放下罗盘,抚须点头道:“敝人为人卜算凶吉,行的是泄露天机之事,冒的是遭天谴之险,因此敝人行事有两个原则:第一,只为有缘人算卦;第二,只为有诚意的人算卦。温小姐今日如约而来,可见一片诚心。”

温若冰将一封银子放在了桌上,道:“我们一向很有诚意,极大的诚意。”

罗神算干笑道:“问神需要诚意,几位如此诚意,我就替几位算一卦。”罗神算说完走进里间,来到一尊神像跟前,烧了三炷香,然后嘴中念念有词,用力地摇着签筒。

商慕云与朱慎思彻底摸不着头脑了,问道:“这到底是为何?”

温若冰淡然道:“身为捕快,最重要的问题便是——他是谁?我在帮你们弄清楚,他是谁?”

朱慎思一愣:“他?等等,你说的他指的是谁,是那个每天清晨给你送花的人?”

温若冰却眉眼一笑,乐道:“我怎么会将你们的时间浪费在这无聊的事情上,我说的他是指一个对你们万分重要的人。”

商慕云看着温若冰的坏笑,无可奈何地道:“这个他是?”

温若冰道:“他便是害你们身中剧毒的人,金麟枝计划的幕后真凶。”

商慕云不解道:“那人高深莫测,这算命老头又怎会知道他?”

朱慎思亦道:“这算命老头一看便知是个老骗子。”

温若冰道:“千万不要小瞧这老骗子,像这种江湖老骗棍,整日窥人心事,常常会知道一些别人的隐秘。”

朱慎思:“可这并不代表他知道那幕后真凶。”

温若冰低声道:“前日他替我算了一卦,他神奇地说出了金麟枝三个字,并暗示知道幕后真凶。所以今日我才带你们来。”

商慕云与朱慎思听闻后,却齐齐摇头。商慕云道:“你上当了!这种老骗子,就如同老郎中一般,擅长望闻切断,他在不知不觉中套了你的话,自然能说中金麟枝。”

温若冰道:“他是不是骗子,一会便知。我们暂且先信他,反正他家在此处,又跑不了。”

三人看向里间,却见罗神算正怔怔地看着窗外。此时窗外正有一群人走过,是十几个家丁簇拥着一个白衣公子,排场豪华地从后巷中走过。

朱慎思道:“神算好像心不在焉啊!”

“这破巷子中怎么会有如此排场的公子走过?”温若冰瞪大了眼睛,看着路过的这群人。人群中被拥簇的公子此时不经意地转头,他容貌俊秀,仪表不凡,他眼睛瞟见温若冰,随即扬眉一笑,似乎在跟温若冰打招呼。

温若冰看到那公子,先是一愣,跟着也是微微一笑,脸上带上了一丝绯红。

商慕云奇道:“你认识他?”

温若冰却不语,看着白衣公子翩然从窗外走过。

朱慎思看看罗神算,又看看温若冰,道:“似乎不止罗神算一个人心不在焉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一行人从后巷过去后,罗神算才愣愣地收回眼神,他手握签筒,目光无神地坐回桌前,说道:“此时不是卜算的吉时,请三位今夜戌时再来吧。”

朱慎思冷冷看着罗神算,道:“神看见了我们的诚意,却要我们夜里再来?”

罗神算将一封银子原封不动地推回三人身前,严肃地道:“请三位夜里戌时再来。”说完竟然转身回到了里间,关上了门。

三人互相对视了一眼,朱慎思奇道:“这实在是很蹊跷。”

“我们不妨夜里戌时再来,到时自有分晓。”温若冰的脸上犹带着一丝羞涩,说完后便扭头离去。

商慕云与朱慎思面面相觑,朱慎思叹道:“这位白衣公子,我知道他是谁了。”

商慕云:“你也认识他?”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8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