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篇破案】奸夫淫妇案

一 美满眷属

明朝万历十一年,江苏府枫桥油坊的少东家于君甫长到十八岁了,却整日嬉戏。家里对他十分溺爱,根本不用他干什么。他便经常在镇上的酒店茶馆厮混,与人赌钱听戏,生活无所事事倒也自由自在。

冬天已至,百木凋零。母亲于陈氏这夜偶感风寒,便一病不起。长吁短叹的拿着带在身上的金如意伤心。

春节过后,于陈氏才觉得身子稍轻,但一想到亡夫于汉山,便即黯然,望着镜前面容苍白,鬓上青丝,心下甚苦。这日叫来掌柜林元应,林员外体态胖厚,满脸和气,对于陈氏说:“于夫人身体欠安,若有什么事情就交给我办吧。”于陈氏叹道:“我跟我那死鬼丈夫这辈子什么都不怨,唯一放不下心的就是那不成器的儿子,他整天游荡玩乐终究也不是件事儿。员外您替我担代点,帮他及早找个媳妇安家,我就是死了也瞑目了。”

林元应说:“这事易办,镇上好看的姑娘还真不少,于夫人您以前的贤能谁人不知。这事便包在林某人身上了。”于陈氏吁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那我就先谢谢员外了。”

林元应在枫桥镇上人面挺广,不多日便带了三四户人家的姑娘到蝴蝶巷相亲。于陈氏看中了镇上豆腐店王大船十八岁的女儿王香娥。王香娥苗条秀美气质如兰,也粗识几个文字,其父王大船平时也经常给油坊送过豆腐,双方印象极好,很快就一拍即合。于家就立刻落了三百两银的文定。

清明过后,于王两家就举办了婚礼。迎亲的轿子把新娘迎进了于家,并在蝴蝶巷的油坊中摆了八桌喜宴,来的都是街坊邻居,也十分热闹。于陈氏看着于君甫和王香娥拜完天地后,十分开心,把一把小小的金如意交给了媳妇王香娥,说道:“这是我于家祖传的宝物,您带在身上,以后君甫就交给你照顾了。”

洞房花烛夜,于君甫揭开了王香娥的红盖头,发现新娘果真貌美如花,一时心里欢喜,便说道:“娘子,从今后你就是我的人了。”王香娥含羞一笑,低下头来,说:“我知相公为人洒脱,经常在镇上游乐,贱妾是小户人家,还望相公多多爱护。”于君甫搂住新娘,吹熄了红蜡烛,说:“我于家早已破落。娘子何出此言,以后无事,我们就一起将就过日罢。”王香娥红晕上脸,娇羞地钻进于君甫怀里,说道:“贱妾虽不是什么大家闺秀,也没读过什么诗书。但今日得进于家,就是我的命了。自当侍奉夫君孝敬婆婆,勤俭持家。相公多体谅妾身,不多加打骂就行了。”两人耳鬓厮磨,叽叽咯咯地聊了一会儿,就同枕共眠了。

成亲后于君甫果然经常呆在家中,也会去油坊去看看,收收钱算算帐。王香娥平日买菜烧饭,浇淋花草,竟是个端庄正派殷勤待人的好媳妇。于陈氏看在眼里,乐在心上,身体的病居然好了。也就经常地走街串户,没事就约邻居的三姑六婆们去寒山寺打斋念佛,不知不觉又堪堪过了一载的光阴。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7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