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支烟的距离

(点击:33℃)

早晨6点之前到办公室写写小文,已成为我多年来的习惯。跑步到办公楼前时,看门人还未起床,我敲敲玻璃门,那个50多岁的魁梧汉子便会高声应着“来了,来了!”

冬天开门,他披着一件老式黄色军大衣;夏天只穿着宽大的短裤头,脊背上肌肉滚滚。我猜测他曾经是位干粗活的工人。他把左边两扇玻璃门使劲拉开后,冲我谦卑一笑,搭讪一句“这么早啊”,又弓着腰进了值班室。

我清早打搅人家的清梦,觉得不好意思。有时我就趁等电梯的空当,从值班室窗口递给他一支烟,他连连摆手:“不抽,不抽!”我说:“老是麻烦你,不好意思,老兄,来一支!”也许是见我很诚恳,他这才有些惶恐而尊敬的样子双手接过烟,拿起桌子上的打火机,把身子凑过来先给我点着。

许多个清晨,我便与他在一楼大厅抽支烟,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话。

他是矿工出身,几年前失业了,他的头部和腰部曾被矿石砸伤过,落下残疾。一次,他正抽着烟,突然猛咳了一下,叹一声说:“看着你们这些国家干部悠闲地上班,还拿好多钱,真是羡慕啊!站在你们面前,我真觉得矮了半截。”他的话语显得有些无奈,有些伤感。

今年过完春节后上班的一天早晨,天气很冷,空中偶尔还飘着几片雪花。我像往常一样准备敲门,没想到门是虚掩着的,他正披着那件军大衣站在值班室门前看着我进来。我跺跺脚,朝他一笑:“天真冷啊!”他紧走几步来到我跟前,帮我拍拍身上的雪,说:“好长时间没看到你,老弟出差了吧?”我“嗯”了一声,然后看到他有些得意地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包名牌香烟—玉溪,我正有些诧异,他已把整包香烟往我的上衣口袋里塞。

“不!不!不!”我本能地退了几步,抓住他的手。他倒有些不自然了,愣在那里。我“哈哈”大笑,试图打破尴尬局面:“老兄发财了吧?买这么好的香烟?”

后来我才知道,他的这包香烟是喝喜酒时人家送的,舍不得抽,已经在身上装了好多天,是专门送给我的。他这样做原因很简单,用他的话说:“老是抽你的香烟,不好意思。”他平时抽的香烟太差,担心我不抽。

这也许是因为感激我对他的尊重而产生的一种报恩心理吧。我一时无语。我想,其实人与人原本没有什么不同,如果说后来有什么差别,就是手上那支烟的差别;如果说彼此有什么距离,也就是那支烟的距离。平等与关爱对于我们来说,在很多时候是无法承受之轻,也就成了社会不能忍受之重。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故事会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