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的食物

(阅读次数:

看科幻故事可以增加想象力,让想象力自由的发挥,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神的食物


摘要:直到几个世纪以前,人类爱吃的食物差不多都是肉食——活的动物身上的肉。我并不想让诸位翻胃。这只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说法,

主席先生,我必须事前告诉您,我所提供的证据中有很多极其恶心的细节;这个故事揭示了很少被公开讨论的人性的一些阴暗面,这些阴暗面肯定不会在议会中讨论的。不过,恐怕我们还是应该面对这一切,有时我们必须扯下伪善的面纱,现在就是一次绝好的机会。

先生们,我们大家都是从一条很长的食肉动物链上进化而来的。我从你们的表情中看出,诸位中的大多数并不了解这一术语的含义。其实,不用惊讶——它是从一个被废弃了两千年的语言中演化而来的。也许我应该尽量避免委婉的说法而尽可能直截了当地表达,即使我用的这些词很少在上流社会里听到。如果我可能冒犯诸位的话,在此,我先向您们赔罪。

直到几个世纪以前,人类爱吃的食物差不多都是肉食——活的动物身上的肉。我并不想让诸位翻胃。这只是一个实事求是的说法,一个你们可以在任何历史书中找到的事实……

为什么?哦,主席先生,我一定时刻准备着,等到欧文议员感到好受些时再开始。我们内行人有时会忘记外行人对这类表述的反应。同时我还必须提醒议会,更难听的说法还在后面呢。如果有某位绅士先生感到心头不舒服,我建议在一切还不算太迟的时候,你们可以效仿那位参议员的做法……

好了,看来我可以开始了。现代之前,食物被区分为两类。大多数食物产生于植物——如谷物、水果、浮游食物、海藻以及其他形式的草木。很难想象我们的祖先的大部分都是农民,他们运用原始的、常常十分费力的技术从陆地和海上获取食物,不过这的确是事实。

如果我可以回到这个令人不快的话题上的话,第二类食物自然是肉食,取自数量相对少些的动物。可能你们也熟悉一些动物——奶牛、猪、绵羊、鲸等等。但是事实强于雄辩,我很抱歉要强调的是,大多数人都喜欢肉食甚于其他食物,尽管只有很少的富人才能满足这一嗜好。对大多数人来说,一顿饭有百分之九十是蔬菜,这样肉食就显得珍稀可口了。

如果我们冷静和清醒地看待这一事实——就像我希望欧文议员现在可以这样办一样。我们能理解肉食之所以量少而价高,因为肉食的生产过程效率极低。要长出1千克肉,动物差不多需消耗10多千克的植物性食物——而且还是能被人类直接吸收的植物。在20世纪人口爆炸现象出现以后,这种情形已不能被接受了。每一个爱吃肉食的人会使得10个或10个以上的同胞挨饿……

幸运的是,生物化学家解决了这个难题,如你们所知,这个解决方案是太空研究的无数副产品之一。所有食品——肉类或蔬菜都是由一些非常普通的原素组成。碳、氢、氧、氦,少量的硫和磷这些元素,和一些别的元素组合成数不清种类的食物,有些食物人吃过,而有些则从未吃过。人类试图在月球和其他行星上定居,针对这一问题,21世纪的生物化学家发现了如何将最基本的原始材料如水、空气、岩石合成想要的任何食物的方法。这可能是科学史中最伟大、最重要的成就。但我们不应对此过分骄傲。要知道,蔬菜王国已经统治我们快一万亿年了。

现在的化学家已经能合成任何能想到的食物了,不管自然界中是否有与之相对应的东西。不用说,这项技术可能会出现错误甚至灾难。工业帝国兴亡和衰败了;物质生产从农业和畜牧业转向如今这种庞大的自动化生产各种植物以及无所不包的牲畜的生产方式,这是一个令人痛苦的过程。但这又是必须要经历的,而且我们因此而过得更好。我们再不会面临饥荒的危险,而且还拥有了丰富且多样的食物,这在过去时代中是难以想象的。

特别要提到的是,我们人类又取得了一次道德上的胜利。我们再不会宰杀无数的生物,并且诸如屠宰场、鲜肉店这类场所将从地球表面上消失。大家可能不会相信,就我们的祖先而言,尽管他们粗鲁、残暴,大概也不会容忍这类亵渎生灵的事。

然而,我们不可能与过去决裂。正像我刚才所说,我们是肉食动物。千百万年来人类养成了这样的习性和胃口,而我们也继承了这些。

不管我们愿意与否,我必须告诉诸位,几百年前我们的祖辈仍然嗜好吃牛肉、羊肉、猪肉——只要他们能找到这类肉食,并且时至今日我们仍在消受这些肉类食品。

哦,天哪,也许欧文议员现在最好出去休息一会儿。也许我不该这样生硬地说出我们的饮食习惯,使得诸位不好受。当然,我的意思是,现在我们品尝的合成食品大多数都同以前的天然食品一样具有相同的生物结构。其中一些简直就是和自然食品一模一样的复制品,以至于没有任何化学实验能找出它们之间的区别来。这当然是符合逻辑的,也是不言自明的;我们的制造商仅仅是选取了最受人欢迎的预先合成的食物作样子,然后复制出它们的味道以及特征。

除此之外,我们还得创造一些在解剖学或动物学起源研究中从未出现的名字。在21世纪初,如果你走进一家餐馆,你会发现菜单上的大多数词都是才发明出来的,或者还有一些选自法语词汇,且很少有人能认识的词。如果你想测验一下你的忍受力的极限,你可以试试这个有趣而相当令人倒胃口的实验。国会图书馆的分类目录里录有各大餐厅的大量菜单,其中也有白宫宴会的菜单,你可以一直查到五百年前。这些菜单所用的词汇既通俗又直截了当,只有在肢解尸体的解剖室中才会遇到,其结果是不堪入目。我认为,这些菜单再生动不过地揭示出这样的事实:我们的祖先(不过几代人之前)与我们之间存在着一条鸿沟……

好了,主席先生,我就会提到我的主要观点。尽管我所说的也许有点令人不快,但都是相互关联、相互照应的。我并不是想败坏你的胃口。我不过是作些铺垫,以便更好地反驳我的竞争对手——“三翼机”食品公司。除非你们明白新的人工食物形成的知识背景,要不然你们会认为,这些观点不过是因为“安布罗美味调料”的面市,造成我公司极为严重的商业损失,从而引发的一席小家子气的牢骚话而已。

先生们,新食品每周都在上市。让人撵不上趟。它们来来去去,不停地更新换代就像妇女的时装一样,并且一千种食物里最多只有一种能例外地成为菜单上的永久食品。很少有产品一夜之间就能合公众的口味。我坦率地说“美味调料食品”的生产线是整个食品工业史上最大的成功。诸位都了解实际情况:其他各种食品都被“美味调料”赶出了市场。

自然,我公司不得不接受挑战。我公司的生物科学家毫不逊色于太阳系里的任何生物科学家,他们迅速地投入了“美味调料”的研制中。当我告诉诸位,我们弄清楚了几乎每种食品的结构时,我的意图并非是要泄露商业机密。这些食物包括自然的或人工合成的,只要是人类曾经吃过的,甚至有些还是诸位从未听说过的、希奇古怪的东西,比如油煎乌贼,蜜渍蝗虫,腌孔雀舌头……我们拥有一个大型资料馆,其中记录了各种食物的口味和特征,这是我公司的基本股份,其他公司的情况也一样。我们可以选择数据,然后用任何能想象到的合成形式,混合其中的几种口味或特征;不用费什么周折,我们便可以复制出我们的竞争对手推出的任何产品,重新占领市场。

但是“美味调料”使我们伤了一些脑筋。他们分解了蛋白质,使其产品成了纯粹的肉类食品,而且方法并不复杂。但我们却不能更好地解决这一点。这是我们的化学家第一次受挫,他们中没人能解释到底是什么给予这东西如此神奇的魔力——如你所知的那样,“美味调料”使得相应食品淡而无味。也许它是……好了,也许我说得太多了。

主席先生,很快,“三翼飞机”食品公司负责人将出现在你面前,我敢肯定他们非常不情愿,他将告诉诸位,“美味调料”是由空气、水、石灰石、硫、磷以及别的物质合成的。这千真万确,但在我们这个故事中是最无足轻重的一点。因为现在我们已经发现它的秘密是如此简单,就像大多数秘密一样实际并不复杂。

我的的确确得祝贺我的竞争对手。他们最终从自然物质中,为人类加工出了无限量的理想食品。至今这种理想食品还很短缺,因此只能供给很少几个美食家享用。毫无疑问,他们赌咒发誓地说没有任何别的东西能同这种食物相比。

是的,“三翼机”食品公司的化学家完成了一件技艺非凡的工作。现在必须由您们来裁决一个道德的和哲学的问题。主席先生,当我开始我的演讲时,我曾用了一个古老的词汇“食肉者”。现在我还得向您介绍另一个词,让我一个一个字地说,那便是“食—人—肉—的—人”。

以上就是神的食物的所有内容了,还想看更多科幻故事,请订阅故事大全微信订阅号:gsjx365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