尸衣控

(点击:308℃)

怪癖

你听说过“尸衣控”吗?那是对死尸穿过的衣服特别迷恋的情结。别笑,我的室友项涛就有这种古怪的癖好。

我是无意中发现这秘密的。当时以为他藏了什么“三俗物品”在床下,出于恶作剧和反三俗的心理,我趁他晚上起夜的时候偷偷爬到他床下翻腾,只摸到一件沾满泥巴的破衣服,上面还有一股令人作呕的气味,就像是尸臭。

泥巴?尸臭?这两个“关键词”令我联想到了某种东西,借着手机屏亮光再观察这衣服的样式,我猜对了!我不敢再往下想了,赶紧把寿衣塞回原位,爬上床假装睡熟。

隔天晚上,趁全寝人睡得像死猪一样,项涛拎着铲子鬼鬼祟祟地溜出寝室。我在后面悄悄跟踪,他的目的地是与学校一山相隔的坟场,他挖开一座坟墓,盗走了死人的寿衣。

虽然有心理准备,但看到眼前这诡异的场面,我还是感到恐惧与厌恶,忍不住想吐。

我旁敲侧击地问过他诸如“恋物癖”、“心理健康”这方面的话题,他总插科打诨地把话题岔开,实在被问烦了还会冷冷丢下一句:“别多管闲事!”他越这样闪烁其词,我越觉得这里面有问题,所以我决定下次他再去盗尸衣我仍要跟踪。

可事与愿违,接下来几天我特别嗜睡,刚过十点眼皮就睁不开了。项涛一般在下半夜两点行动,那时我睡得像死人一样,怎么跟踪?

起初我以为上网时间过长导致疲劳,强忍着两天没摸电脑,可嗜睡的症状丝毫没减轻。更奇怪的是这毛病似乎能传染,寝室其他几位也变成了瞌睡虫。

直到有一天看见一箱东西,我才恍然大悟!

鬼影随行

我们寝室有晚上集体吃泡面的习惯。那天下午看着老三抱了一箱康师傅进来,我突然冒出个想法:如果有人往饮水机里下了安眠药,一切不都能解释通了吗?

晚上我照常把面泡好。趁他不注意时来了个“掉包计”,把事先泡好的一碗面拿出来,把有安眠药那碗藏进被子里。

果然十点一过室友们接连睡倒,我也假装昏睡,呼噜打得比谁都响。

下半夜两点项涛准时行动。我眯缝眼睛看着,突然发现了很诡异的一件事情:居然有两条黑影从上铺爬下来!前面的是项涛,后面那个“人”满身焦黑,溃烂的舌头耷拉到了胸前,好像系着一条肉色的领带。这种“后现代文艺气息”极浓的主儿肯定不是我们新来的室友。

闹鬼啦!要不是有强大的精神力量作支撑,我真能一下子吓尿了。

项涛像得了眼病一样,根本没发现身后跟着一个鬼。等他出去了我立马披衣下床,刚走到门口,身后突然有只大手捂住了我的嘴,一个熟悉的声音说:“你想找死去吗?”

我用力甩开那只手,小声问:“付明,你怎么也醒了?”

“我早发现项涛不对劲儿了,他好像在玩‘请灵游戏’。”

“他有病呀,请个鬼和自己形影不离,拿来当保镖吗?”

“笨蛋,我们发财的机会来了!”

我以为付明被鬼吓糊涂了,没再理他。第二天他还在惦记这事,把我拉到校外的小饮品店里商量:“咱们合作吧,把项涛招的那个鬼抢过来,为咱俩效劳。”

我可不想和鬼打交道,当即表示拒绝。

付明仍不死心:“你想想呀,假如真能降伏那鬼,让他把下期彩票头奖号码说出来,咱们不就发大财了吗?”

这话让我有点动心了:“怎么抢啊?这可是抢鬼,不是抢女朋友。”

“有钱能使鬼推磨,咱多下点本钱,那鬼自然会弃暗投明的。”

我们这两个财迷商议着“降鬼对策”,却没注意到墙角座位一直有个人在监视我们,他压得很低的帽檐下露出一张写满阴谋的笑脸。

追查真相

我俩买了一大堆纸钱和一对纸扎的金发美女,趁夜色掩护下溜进了学校附近的坟场。付明像孝子哭坟一样双膝跪地,扯开嗓子干嚎:“心诚则灵,出来见一面吧,让我看你最后一眼”

我很鄙视他的拜金嘴脸,刚想说点讽刺的话,但话到嘴边忍住了,因为我看见坟头冒出一阵黑烟,那个戴肉色领带的鬼真出来了!

付明像见到亲爹一样激动:“鬼大哥,快告诉我下一期的开奖号码!”

鬼嗤之以鼻:“我要有这本事早托梦告诉我老婆儿子了,还能给你留着?”

付明大失所望:“我以为所有鬼都神通广大呢!”

“项涛为什么要把你招出来?他有何目的?”我突然插话。

“你问他呀,别来烦我!”鬼生气地钻回坟里。

见没有钱赚,付明立刻打了退堂鼓。但我不死心,过了两天模仿付明的“孝子哭坟法”把鬼请出来,开门见山地说:“做笔交易吧,我帮你完成一个遗愿,你告诉我一个真相。”

鬼这回很爽快地答应了:“好啊,你戴顶绿帽子,嘴里叼着狗尾巴花,到女寝楼下喊十声:‘XX,我爱你,你要是拒绝就去练葵花宝典。’”

“啥?”我气得眼袋都快掉下来了。

“不愿意?那算啦!”

“等等好,我答应你。”

接下来的十分钟简直比一个世纪还漫长,在数百双灼热目光的注视下我完成了鬼的第一个遗愿。后果可想而知,我瞬间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比那些貌美赛仙的校花都出名。

“英雄出少年,佩服!”鬼还得便宜卖乖。

“能问一下吗,你为什么会有这种遗愿?”

“因为这是我生前打死也没脸做的事,但又很好奇。”

“你算啦,快告诉我项涛有什么计划?”

“他要害人。”

“怎么害?”

“你把丝袜套到头上,到学校门口跳段骑马舞,我就告诉你。”

既然丢了一次人,再丢一次又有何妨?我又照着鬼的话做了,关注度又飙升了百分之百。这次鬼给的答案是:“项涛要用咒术害人。”

终于揭开了一点儿疑团,我很有成就感。但晚饭时突然收到的一条陌生短信,驱散了我的好心情,上面写着:“别信鬼话。”

邪咒

我回拨过去,那人约我在学校后操场见面。我气喘吁吁地跑过去,发现一个胖胖的男生站在那里,互通名姓后知道他叫柳明洋。

“我知道你在和鬼打交道,那很危险。”他说。

“没办法,我要请鬼帮忙。”

“鬼表面上要帮你,其实是在害你。你跟我来”柳明洋把我带到他表舅的工作室,听他说他表舅是本市有名的驱邪大师。

我把项涛的事一说,表舅立刻心领神会,说:“鬼说的没错,他这是要给人下‘尸衣咒’。”

这是什么东东?我心想。

他表舅给出解释:“你在杂志上肯定读过很多关于诅咒的故事,但这个尸衣咒却是真的。他需要三件死人穿的衣服,再加一些至阴至寒的冥器”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恐怖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