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严的儿戏

(点击:93302℃)

文/任林举

小时候,我们每个人都做过各种各样的游戏,捉迷藏、过家家、摔泥泡儿、堆雪人儿……但每每提及这些,那些有经历的成人们都会付之一笑,有个别酸腐之人,竟然把这些我们曾投入过全部热情、心智和情感的活动称作“儿戏”。现在我也成了一个大人,成了一个有经历的人,回过头来想一想,我们正在做的很多事情,虽然已经不再是儿戏,但却和儿时的游戏不差毫厘。不同的只是,成人的活动就不叫儿戏,而小儿的活动仍然叫儿戏。

我们小时候,曾经玩过一种“抓特务”的游戏。小朋友们分成两伙儿,一伙儿抓人,一伙儿被抓。我们这游戏总是在一个大沙坑附近展开。抓人的一伙想方设法要把被抓的一伙儿抓住,然后放在沙坑里不许出去,那意思相当于投入监狱,限制人身自由。游戏一般要在规定的时间里,玩到被抓的一方全部被抓住并被关入沙坑为止,这种情况很显然是抓人方获得了胜利。有时,被抓的一方十分难对付,不管怎么耗时费力终于还是抓不到,那情况便算被抓方获得胜利。

但有些时候,就会发生另外的情况。规定的时间已经过去很久,抓人方和被抓方的人都无法全部返回到沙坑边上来。这时,沙坑里的人和看守沙坑的人都不知道游戏到底有没有结束,所以就只能耐心地等待。其实,就在他们很认真地等待着结果时,游戏已经悄悄地结束了。有时,因为那些“特务”太厉害了,抓人的人追到最后也无法将他们“捉拿归案”,便失望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有时,那些“特务”虽然已经被抓到了,但由于天色已晚,加上饥肠咕咕,抓人的人和被抓的人便都失去了继续玩下去的兴致,悄悄地回家吃饭。于是,直到很晚的时候,沙坑里的人才隐约感觉到自己的守候可能不再有什么意义,只好从沙坑里爬出来悻悻地回家。

在往回走的路上,沙坑里被困的人心里充满懊丧,当初那种庄严得几近神圣的情绪和兴致已经被扫得荡然无存,每一个人都恶狠狠地发誓,第二天一定不再和他们玩这个游戏。但到了第二天,我们仍然会再一次玩起那个游戏,因为我们不知道除此还能玩什么。

同样的事情,放在儿童身上人们觉得可笑,但放在成人身上就会生出另外的感觉。我记不得以前看过的是一个片子还是一个小说,讲二战期间有一个特种部队,去执行一个特殊任务,任务结束后由于和上级失去了联系,便迷失于茫茫的山林间。很久以后,当有人发现这支部队时,他们虽然衣衫褴缕,却仍然保持着严明的军纪和原有的战斗姿态,随时准备着接受新的任务,但那时,战争已经结束了很多年。

尽管这故事本身有着很强的讽刺意味,但我并没有认为有什么可笑之处,反而认为这故事很庄严、很神圣、很悲壮、很感人。后来才发现,在成人世界里,这样的事是层出不穷的,根本不值大惊小怪。远的不说,就说身边的;深的不说,只说浅的。当我们把卫生收拾得干干净净等待检查时,突然有信息说检查组不来了;当我们大张旗鼓四处调研准备给每一个员工提升一点工资时,本部来电说,董事会已经决定,公司两年内不再调整工资;当我们把工作中最大的毛病克服掉准备为公司好好出把力时,人事部发来通知说明天已经到了正式退休时间;当我们正在全体行动拿出自己的积蓄与老板共度时艰时,法院的人来冻结了公司所有的人事、资产和账户,说老板已经于一个星期前携款潜逃……

成人世界里发生的这一切,如果让儿童们也拿成人一样不厚道的眼光审视,没准儿,他们会笑掉还没来得及长出的大牙。然而,儿童们并没有嘲笑,他们只是埋着头庄严地做着自己的“儿戏”,就像成人们执著于“儿戏”的庄严。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