帘卷落花如雪 烟月

(点击:68524℃)

【帘卷·缘起】

他和她们的生命中充满太多的彷徨落寞、痛楚欢欣。游离于梦与现实,那些穿越了真实与虚幻、时代与身份的暮雨轻风,总在不经意间映入哀痛的眼眸,泛起稍纵即逝的涟漪。年华老去,时空轮回,他和她们想着我们走来,却又不发一语,默然离去。只有那些凄美的句子,亦真亦幻地存在于淡淡的风雨中,勾勒出三个凄美的梦,遥远却又如此清晰。

【落花·暮雨轻花纳兰词】

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悲悼初见时,原本就是一种难言的哀伤。何况容若的一生,从未逃离不断的思念、不断的哀伤。他本身就是游离于现实之外的一个凄美的梦,亦真亦幻。

——题记

一、相逢不语,一朵芙蓉著秋雨

一个温柔婉转的词牌,回环往复,流连不歇。一张美丽而熟悉的脸,小潮红晕,待将低唤。一段无奈而伤感的初恋,惨痛而刻骨铭心。曾经不知不觉的开始,终于天人相隔地结束。欲诉幽怀,空余遗恨。这是他词中,也是生命中出现的第一个女子,第一个离他而去的爱人,青梅竹马的表妹。一如深宫,旋成陌路。然而,皇命难违。

红墙碧瓦之内那个禁忌森严的院落,是容若可望而不可即的魂牵梦萦、牵肠挂肚。而当他终于凭借一腔热血,冒着生命危险裹挟在袈裟大袖的僧人行列中偷偷混进皇宫,他们远远的相见。然而,或许也是诀别。容若眼中,她是秋雨飘摇中的一株芙蓉,艳丽、哀戚、泪泫。一颗心,几多愁,几多恨。待将低唤,直为凝情恐人见。万语千言,只化作颊上红潮、钗头脆响、眉眼无声。

二、红泪偷垂,满眼秋风百事非

那一年,无数伤心往事或许都已渐渐的消褪了颜色。名叫沈宛的江南女子,绝世容颜,才华横溢。她是容若生命中第二个牵肠挂肚深深爱恋的女子。然而,一如杜甫与唐婉,惊世才华的恋人,却注定没有诗词一般美丽的结局。雨也萧萧,瘦尽灯花又一宵。汉人民间女子与满清正黄旗子弟,他们的心如此之近,而身份如此悬殊,以致让封建门第的家人与世俗不容。

决绝地爱恋,他们双双憔悴,双双在痛苦的幸福中痛苦而幸福地衰老。沈宛选择离开,她不忍容若艰难抉择,遍体鳞伤。谁念西风独自凉,萧萧黄叶闭疏窗。江南,一山又一山的寂寞,一山又一山的哀怨。被门第拆散的爱情,又一段只剩残念的刻骨民心。轻风吹到胆瓶梅,心字已成灰。他的心里永远无法抹去那些幽怨的凄美。红泪偷垂,满眼秋风百事非。一别如斯,落尽梨花月又西。

三、西风多少恨,吹不散眉弯

添竹石,伴烟霞,拟凭樽酒慰年华。深宅大院、锦衣玉食不是他所要追寻的幸福。小构园林寂不哗,疏篱曲径仿山家。他想要的是两间房、一片月、半壶酒、满床书,一段简单而幸福的爱情。当他终于没有皇权与门第的阻力,终于有了一段平凡而美丽的姻缘,却是苍天妒忌,生离死别只三年。结发妻卢氏离他而去,往事随流水,所有欢娱已成往事。

飞絮飞花何处是,层冰积雪摧残。残雪凝辉冷画屏,落梅横笛已三更。落梅残雪,幽怨笛声。严寒摧残的心只残忆当年飞絮当时人。粉香看又别,空剩当时月。月也异当时,凄清照鬓丝。花谢花落,哀伤冻结。清泪尽,纸灰起,我看到一个愁肠百结的男子,只在满是哀伤的回忆中问询:多少残红蜡泪,几时干?

四、珍重别拈花一瓣,记前生

此情已自成追忆,零落鸳鸯。雨歇微凉,十一年前梦一场。生命的三分之一,用生命爱过的三个女子一个个离他而去。生离死别,缘聚缘灭。当红泪阑干,当他任无尽的哀怨与怀念浸透字里行间,侵蚀着自己华美优雅而忧伤短暂的生命,当他一次次多情痴情而又绝望悲情,只空余幽窗冷雨一灯孤。料应情尽,还道有情无?

我是人间惆怅客,知君何事泪纵横。当哀伤变为惆怅,容若,这个凄美的梦,是否会有梦醒时分?西风不管,一池萍水,几点荷灯。然而,那是否是更多潜藏的哀伤,侵蚀着他饱受冰雪摧残的心?珍重别拈花一瓣,记前生。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他只能渴求来生。又到肠断回首处,泪偷垂。而他只将那一捧过往的时光,洒落在渐已泛黄的纸笺上。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