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上飘下来的礼物

(点击:52114℃)

文/孙道荣

收衣服的时候,发现一个衣架子是空的,探身往楼下一看,果然又被风刮到楼下去了,喊儿子,去,到楼下林奶奶家的院子里,把掉下去的衣服捡上来。

儿子愉快地答应声,蹦蹦跳跳地下楼去了。

风大的时候,晾晒在阳台上的衣服,常有一两件会被刮到楼下。一楼的林老太太,人有点孤僻,不太好说话。记得刚搬来的时候,一次衣服刮到她家院子里去了,我下楼敲门,想进她家院子,捡一下。敲了半天,老太太连门都不肯开,“你到院子外去拿。”最后,从猫眼里看着皱巴巴的衣服,心里真不舒服。

奇怪的是,儿子倒是和楼下的林奶奶挺投缘。那天,又一件衣服掉楼下院子里了,我看看,离栅栏不远,估计拿根竹竿就能挑出来。我让儿子拿根竹竿下去挑挑看。儿子趴在栅栏边,用竹竿往里钩衣服的时候,林老太太突然走进了院子,儿子吓得不知所措,我站在阳台上,也隐隐约约听见她说,下次衣服再掉下来,你就从我家进来拿,好不好?儿子点点头。

就这样,衣服再被风刮到楼下的院子里,都是儿子去捡。

儿子似乎也挺乐意干这活。每次下去捡衣服,都要好大一会才回来。问儿子,在林奶奶家都干什么了?林奶奶喜欢清净,不要打扰了林奶奶。儿子歪着头,没有啊。林奶奶可喜欢我了,跟我说了好多话。林奶奶告诉我,他孙子跟我差不多大呢,可是,她只看过他的照片,他孙子在美国,还从来没回来过呢。

关于林老太太,我也听社区工作人员谈起过。他们告诉我,林老太太唯一的儿子在美国,很多年没回来过了。老伴去世早,儿子出国后,老太太就一个人生活。退休后,生活更孤单了,常常一个人闷在家里面,跟外面的联系,越来越少了,人也变得越来越乖僻。原来是这样。难怪那次我去敲门,她连门都不肯开。社区工作人员说,你们住她楼上,帮我们留意点,也尽量给老人点照顾。我点点头,又摇摇头,真不知道,怎样帮这个孤僻的老太太。

日子平淡地过去,风偶尔会将我们家阳台的衣服,刮到楼下去。儿子“蹬蹬蹬”地下楼,又“蹬蹬蹬”上楼。他快乐得像一阵风。

有时候,我会问儿子,楼下的林奶奶,生活得怎么样啊?儿子想想,说,林奶奶看到我的时候,是很开心的啊。

一次,儿子下去捡衣服,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把花花绿绿的糖果。儿子说,这是林奶奶给的,是林奶奶家的叔叔,从美国寄回来的。儿子还自豪地说,还帮林奶奶念了信呢,是叔叔写给林奶奶的。

儿子手上拿的衣服,叠得方方正正。儿子说,我们家的衣服掉下去后,林奶奶捡起来,帮我们又洗了下,晾干了。

我的心里,酸酸的,感动。

我们和楼下的老太太,仍然没有什么来往。我们的儿子“蹬蹬蹬”地下楼,又“蹬蹬蹬”地上楼。他快乐得像一阵风。有时候,从楼下林老太太的家里,会传来“咯咯”的笑声,一个童声,另一个很苍老。

春节,我们一家回老家去了。回来时,才听说楼下的林老太太,突然去世了,据说是无疾而终。我们注意到,儿子的眼圈红了。

人们在整理老人的遗物时,看到了一个日记本,记录下了她最后的日子。基本上是流水账,但是,老人在日记里多次提到,从楼上刮下来的衣服,以及下来捡衣服的小男孩。老人的日记里,反复出现这样一句话:“那是从天上飘下来的礼物。”

我明白老人的话。那也许是老人孤寂的生活里,最后一点期盼。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更多精彩,请点击:礼物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