库克斯号上的海鸥

(点击:70947℃)

文/杜文娟

这是一艘巨大的海轮,有一个异国风情的名字,叫库克斯号。

晚霞扫荡般地铺排在天边,红色的天宇,蓝色的海洋,白色的海鸥,吸引着轮船上的乘客。乘客自然是不常见到大海的,不常见到水天相接,广阔无边的霞光图的。甲板上闲散着很多人,其中一对男女比较受人关注。这是一对残疾人。男的少一只胳膊,女的是个盲人。男人搀扶着女人,从甲板的这一头走到另一头,一会又从另一头走到这一头。开始注意他们的人并不多,但这对男女好像很不合作,不但在人面前走个不停,还不时碰撞到其他人。当他们来来回回撞了同一个人两下时,就有人发话了。自然,他们是小声嘀咕,不想破坏美好的景致和放松的心情。但还是有人将目光尾随着他们。同样,他们也听清了两个人的对话。

女人说:就是要走动,不走就难受。

男人说:走得越多腿越疼,对你的腿没好处。

女人说:没好处就没好处,反正腿也不行了,乘腿还好的时候多走点。

男人说:还是歇会儿,我来给你说说海鸥吧,哦,又飞来了两只……一只是白色的,一只是灰色和白色夹杂的颜色,你喜欢白色的还是两种颜色的,嗨——这还用问,你肯定喜欢白色的,白色的就像你,在天上飞呀飞,跟云彩一样,又好看又快乐。

女人说:别安慰我,我知道自己不好看,一个瞎子,腿又出毛病了,我不去医院,你非让去,钱花一大堆,以后的日子咋过呀!

男人说:日子慢慢过吧,只要有口饭吃,就不会死,只要还活着,就高高兴兴,快快乐乐,本来生活对我们就不公平,自己就更不能跟自己过不去,快乐地享受生命的每一分钟,活一天享受一天。你知道你有多可爱吗,你是上天赐给我的最好礼物,你就像这只白色的海鸥,哈!从左边又飞来了一只,是一只好看的小海鸥,还叫哩——你听,你听,听见了吗?

女人一手抓住船舷,一手抓住男人唯一的胳膊。女人侧着身子,仰着头,把一只耳朵朝海鸥的方向侧着。男人也把头仰着,看海鸥,看一阵,摇晃一下被女人抓住的胳膊,告诉她海鸥飞到另一个方向了。女人又把耳朵朝向另一个方向。

两个人一会斜着身子,一会仰着头颅,在甲板上不停地变换姿势。云彩渐渐淡薄,海鸥越飞越远,男人和女人还在仰望、倾听、说话。星星渐渐多起来,海风渐渐狂烈起来,身后是辽阔的大海,头顶是飘扬的旗帜,两个人还站着,站在原地,依偎着,依偎在暮色中的洋面上,像一幅油画,又像一幅剪影,更多的,像一尊雕塑。女人的笑声响起来,在博大的东海之上,随海浪清脆地起伏。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半月谈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