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我是谁

星期一下午,刚到下班时间,杨潇潇正准备离开,HR总监林琼叫她过去。她下意识地放下皮包,犹豫了一下,又拿起包,去了林总办公室。

林琼见杨潇潇推门进来,放下手中的文件,下巴向前伸了两下,示意她把门关上。

杨潇潇关了门,站在林琼的办公桌前。林琼问,潇潇,后天就要公开竞聘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

杨潇潇说,我下午刚把竞选演讲稿写完,还想请您给我看看,帮我把把关。

林琼笑一下,说,演讲稿我就不看了,那样做对其他人不公平。不过,这里有份关于全媒体运作的材料,你回去好好看看,吃透里面的内容,争取把这个作为你竞选演讲的重点。即便这次竞争上岗不成功,凭这个内容,你也能给评委们留下深刻的印象。

五十二岁的林琼,短发,圆脸,双目明亮秀美,鼻子小巧,红唇滋润。她的外貌保养得极好,看上去跟三十岁的杨潇潇年龄差不多,可是,那种时间流逝和人生历练累积出来的干练、沉稳、透彻和包容,让你一眼就能看出她们之间的差距。

杨潇潇大学毕业一进公司就在林琼的手下。九年了,林琼成了公司合伙人之一,杨潇潇也成了她最得力的助手。这次在公司内部搞公开竞聘,就是林琼的主意。林琼算是这家颇具规模的咨询公司的第一代管理精英,是跟着老板创业而今还存活下来的元老之一。后来,公司不断增资,拓宽业务范围,不仅做上市咨询、管理咨询,还新增了公关运营。在业务迅猛扩展的过程里,各个环节的中坚力量几乎都是从市场、从别的公司抢来的。身为人力资源总监的林琼向公司提出来,要给公司自己培养的人才更好的晋升机会,像杨潇潇这样进公司已经快十年的员工,各方面都已经十分成熟,如果再不为他们打开上升通道,恐怕公司自己培养的人才就会外流。

当年,是林琼把潇潇招进公司的。她很喜欢这个高挑漂亮却又淳朴安静的传媒大学毕业生。杨潇潇在传媒大学学播音主持,毕业后,她父母却坚决不让她去相关单位找工作,说是报纸电视上天天都是那些领域的负面新闻,越是漂亮的女主持人,越是传闻多。身为父母,他们只希望自己的女儿平平安安干干净净地活着。可是,在人事部做人力资源管理的杨潇潇,一直面对的都是公司内部的人事,与外界接触很少,她到现在还没有解决个人问题。

公司这次公开竞聘的岗位中,有公关运营事业部经理。林琼觉得,杨潇潇传媒大学毕业以及工商管理硕士的学历背景,加上她良好的个人形象,以及她为公司服务九年的良好表现,那个位置非她莫属。

杨潇潇把林琼给她的材料放进皮包,从公司出来,乘电梯下到地下层,开着她那辆还背着月供的迷你宝马,冲出车库,右转,上了公司门前的主干道。想要在下班高峰大堵车前到达富丽酒店,她得充分发挥迷你车小巧玲珑的优势,在还不是十分拥挤的车流中,左冲右突。

杨潇潇昨天晚上接到何云云的电话,说是陈小智要在富丽酒店给她过生日。杨潇潇连说了几声不去,还过什么生日啊?不过了!去年不就说好那是最后一次给我过生日吗?何云云就说,是啊,去年给你过三十岁生日的时候就讲好了,叫你抓紧时间,在这一年中把自己嫁出去,然后把我跟小智这些年的损失补回来。可你还是把我们的话当空气。要不是小智说她升了餐饮部经理,扶正了,这一餐可以免单,我才不去呢。我们都给你当了多少年的冤大头了?

杨潇潇忍不住笑。大学毕业的时候,她们这三个最要好的伙伴相约,以后每年的生日都要一起过,有男朋友的,男朋友请客;有老公的,老公请客;什么都没有的,必须享受被请的福利。何云云跟陈小智以为吃定了杨潇潇,在她们三人中,杨潇潇的个人条件可谓最好,而且,毕业前她们就发现,杨潇潇跟马恒远黏黏糊糊的,已经有了热恋的苗头。谁知道,毕业后不到一年,还没来得及让马恒远掏一回钱包,那家伙就跳槽去了成都,三年后,就听说他出国了,从此杳无音讯。先后谈婚论嫁生子的何云云和陈小智,肠子都悔青了。

挂电话之前,何云云说,这回可真的是最后一次了啊!你必须来,让我跟小智好好修理修理你。

富丽酒店是琴湖风景区内唯一一家国际标准的四星级酒店。琴湖风景区是这个城市着力打造的一个中央文化休闲区,位于繁华都市的中心地带,最好的歌剧院、画廊、艺术馆、创意街都集中在这里。富丽酒店接待的多是演出团体和外国游客,也有些国内的高端会议在这个酒店举行。陈小智当年是误打误撞,进了这家酒店当播音员和活动司仪。三个小伙伴中,她成长得最快,已经是餐饮部经理了。杨潇潇还只是公司的HR主管,何云云呢,在电台做播音主持,在行政职务上一直混不上去,这主要“归功”于她那张从来不好好说话的嘴。

三个人在酒店二楼餐饮部一个小包房里见了面,何云云一见到杨潇潇就说,潇小主,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为之守身如玉的恒远兄,近期要回国了。陈小智瞪了何云云一眼,说,刚刚不是还说不要告诉她吗?怎么一转脸你就直不愣登地说出来了?

杨潇潇微微一愣,听小智那么说,反而笑道,为什么不告诉我?又指着何云云的鼻子说,你看《甄嬛传》看出毛病来了?说话都是一股子腐朽的甄嬛体,还恒远兄?既然我是小主,我关心的是皇上,恒远兄关我屁事。

三个人大笑。

那顿饭,杨潇潇吃得还是有点恍惚。

何云云看着桌上的美食,胃口大开,却一边饕餮一边抱怨,可怜的我,节目从九点推到十一点了。你们晚上睡不着的时候一定要听我的节目啊,不然我就挨个儿给你们打电话,午夜凶铃。

小智说,啊?你改上夜班了?你儿子还那么小,跟你们领导好好说说吧。

杨潇潇强打精神笑道,她有班上就不错了,就她这样没心没肺地下去,我看她就快失业了。不过她也不在乎,她老爸在江苏的那个什么拉链厂,还等着她回去继承呢。

何云云正在全力对付一只大花蟹,她瞄一眼杨潇潇,说,你这个有心有肺的人,是无法理解做一个没心没肺的人是多么幸福的事儿。不过,你的心好像不在这儿呢?一副食不知味的样子。是不是在想你那个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8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