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吃亏与吃大亏

(阅读次数:

上世纪六十年代,卫城机修厂有个尽人皆知的“不吃亏”。此人精明过人,见老虎烧香,见兔子开枪,与人相处,净占便宜从不吃亏,所以人送外号“不吃亏”。

那年,“不吃亏”的表姐夫当上了副厂长,他也跟着鸡犬升天,当上了行政科的科长。

当上科长没多久,正逢雨季,“不吃亏”特别高兴,为啥呢?雨季时,厂区后面那片职工宿舍院常有屋子漏雨,来行政科登记修房的职工前脚赶后脚。“不吃亏”每次去勘察房屋,总是利用午休时间——当时正是困难时期,粮油菜都凭本定量供应,“不吃亏”是个骆驼胃,饭量奇大,他吃自家的粮肉疼,这回终于找到了吃白食的好机会。

这天,午休铃一响,“不吃亏”照例磨蹭了一会儿,才不紧不慢地朝宿舍院儿走去。他磨蹭这一会儿为的是留出别人做饭的时间,好让自己一到就能赶上饭口。

“不吃亏”踱出厂区,忽然,他下意识地紧抽了几下鼻子,咦?空气中竟然有股从没闻过的奇香,他深吸了几口气后,点了点头,凭着经验朝宿舍七号院儿而去。

今天,七号院儿搬来了一对新婚夫妻,丈夫叫石文,是机修厂财务科的会计,性格木讷老实。妻子叫刘芳,是个十九岁的乡下姑娘,她模样俏美,手脚麻利,人也十分好强。

此时,在七号院儿的院子当中,摆着一个大煤球炉子,炉子上坐着一口大铁锅,锅里的水正不断地翻滚。这是石文和刘芳准备请院儿里的邻居们吃一顿搬家“顺喜面”。

搬家吃“顺喜面”是卫城的老例儿,面卤讲究用“三鲜红卤”,面则越长越好,无论多大一碗,都要用一根面把它盘满,寓意搬家后的日子又顺又长。但当时人们都困难,这“顺喜面”也少了好多讲究,往往是去粮店买几斤机轧的切面回来一煮,一人一碗,简单实惠。

刘芳因为年轻好强,又会祖传的抻面手艺,所以想在大家面前露一手。就见她一挥一舞之间,手里的面团变成了一根根又细又长的面丝。她“刷”一下将面丝抖入大铁锅中,片刻,面丝便随着沸腾的水探出头来,恰如龙须出海。刘芳右手用筷子挑住一根面头往空中一抖,左手拿碗去接,这根面条稳稳地盘入碗里。好家伙,竟真的是一根面盘了一碗!

刘芳再往面碗里浇上“三鲜红卤”,顿时阵阵鲜香扑鼻,邻居们迫不及待地大口吃起来。

此时,刘芳注意到,隔壁屋的李老太一直没出屋。李老太的老伴活着时是机修厂的锅炉工,李老太本人聋哑,虽听说她性格孤僻,不爱跟人打交道,但刘芳觉得今天自家请客,不想落下这个老人。

刘芳端着面推开李老太的屋门。见刘芳进来,李老太慢慢坐起身,刘芳把手里的面碗向她示意一下,比画着让她赶紧吃面。李老太接过面,那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些动容,正在这时,就听院子里传来一声:“吃什么呢,这么香啊?”

“不吃亏”驾到。

见“不吃亏”进来,石文不敢怠慢,忙站起身请他进屋里坐,又招呼刘芳赶紧抻面。

刘芳抻面煮面,“不吃亏”一会儿便将面尽数吃进了肚。他抹了抹嘴,冲着石文来了句:“怎么,把馋虫勾上来了不管饱啊?”石文赶紧赔着笑脸说:“今天不知道您来,要是知道就多和些面了。”

“那行,今天晚上我还来吃面。”“不吃亏”一双豆眼瞟了一下刘芳,冲石文说道。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吃亏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
最新专题
推荐栏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