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飞来的爱情鸟

(阅读次数:

李洪全一直怀疑自己在做着一场美梦,他不仅找到一份十分令人羡慕的好工作,而且还得到了高不可攀的女朋友。为此,他时常捏着自己的大腿和胳膊,是不是自己在做黄粱美梦。

三年前的秋天,李洪全大学毕业后,来到省城找工作。正巧一家台资企业——鸿达责任有限公司正在招聘员工。李洪全知道这家台资公司很有名气,总部设在台湾,但在大陆和新加坡等地区和国家都设有分公司,一般学历的人是很难进这家公司的。不过,他还是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报名参加了应聘。

参加应聘的这天上午,李洪全怀着惴惴不安的心情走进公司的应聘办公室。只见办公室里面端坐着三名考官,每人的桌上放着一只桌牌,桌牌上分别写着董事长、总经理和人事部经理。他们面容严峻,如同坐在法庭上的法官。看着三名考官的这副架势,李洪全下意识地打了一个寒战,心里就有了一种凶多吉少的感觉。

董事长将李洪全的学历证书和个人简历仔细地看了一遍后,又将他上下打量了一番,而后十分严肃地说:“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参加我们公司的应聘?”

李洪全听后,不禁倏地一怔,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堂堂的公司董事长竟然问了这么一句废话,这还真让他有点感到措手不及呢!不过,他很快就镇静了下来,十分认真地说:“因为我在大学里学的就是这个专业,到这里来工作,能进一步发挥自己的专业水平。”

董事长听了他的话,又看了他一眼后问:“你家是扬州李家村的?你祖父叫李壮明?”

李洪全听董事长这么问,心里又感到十分奇怪,这跟自己应聘又有什么关系呢?不过,他还是笑着说:“是的,我家住在扬州的李家村,祖父叫李壮明。”

“你可以走了。”董事长朝他挥了一下手,又让人事部经理叫下一个应聘者。

李洪全见状,心里不禁凉了半截,知道自己的应聘肯定是没有指望了。身为董事长的考官就问了他这么几句莫明其妙的话后,就打发他走了,肯定是对他不满意了。不过,他也十分清楚,自己只是一名大学本科生,而这次参加应聘的五百多名报名者中,硕士生和博士生却占了一大半,自己又怎么能跟他们相比呢?想到这里,他心里不禁有些悲哀起来。按自己的学习成绩,本来是完全可以考研的,可由于家庭经济实在是太困难了,父母根本没有能力再供他上学,他只得放弃了考研的机会。

走出考场后,李洪全回到了现实生活中来。因为自己口袋里的钱越来越少,仅能维持一个星期的生计。既然这次参加应聘没有什么指望了,就得要赶紧想办法挣生活费。为了生活,李洪全只得硬着头皮来到了一家建筑工地打工。

三天后的下午,李洪全正在建筑工地上搬砖头。手机突然响了起来,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电话居然是鸿达责任有限公司人事部经理打来的,说是他被公司录取了,要他赶快到公司来报到。起初他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又问了一遍,方才知道自己真的是被录取了。他高兴得翻了一个跟头,建筑工地上的工友们被吓得目瞪口呆,以为他大脑进了水。

鸿达责任有限公司是一家电脑软件开发公司,公司董事长叫王鸿达,五十左右,是一位十分精明强干的企业家。据说他几乎是白手起家,经过二十多年的艰苦创业,终于取得了辉煌业绩。

再说李洪全虽然毕业于重点大学,但作为一名农村的孩子,能进像鸿达责任有限公司这样的效益好的台资企业,已经是心满意足了。他刚进公司时,每月的工资就是2500元。半年后,月薪增到三千多元,年终还有分红。由于李洪全工作十分出色,很快就得到了公司王董事长的赏识,被调到了公司的重要工作岗位。两年后,李洪全又被提拔为部门经理,这也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不过,更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爱情很快就光顾到他的头上。

去年春天,台湾总公司的一位名叫李妮莉的女孩子来到了李洪全的科室工作。李妮莉聪明能干,还有一副沉鱼落雁之貌。她的到来,顿时引起了全公司的小伙子们的一阵骚动,大家都以为她是仙女下凡。就连年轻的女同事也对李妮莉刮目相看,觉得她的到来,使公司里的其他女同胞一下子都变成了丑小鸭。

李妮莉是一位性格开朗的女孩子,她并没有因为自己的才貌出众而孤芳自赏,却经常跟大家说说笑笑,显得十分随便。她对李洪全更是有说有笑的,根本就没有一点拘束。由于她是从总公司下派来的,李洪全虽然身为部门经理,但对她却是另眼相看。加之有这么一个美女看得起自己,能经常跟自己套近乎,心里当然更是感到乐滋滋的。

一天下午快要下班时,李妮莉来到了李洪全的办公室,笑着对他说:“李经理,我想晚上请你吃晚饭,能赏光吗?”

李洪全以为自己听错了,连忙问:“你说什么?”

李妮莉笑了一下,揶揄地说:“是不是李经理耳朵不好呀?我是想请你吃晚饭。”

这时李洪全终于听明白了,心里不禁感到一阵惊喜。年轻漂亮的“美眉”主动请他吃饭,说明她已经对自己有意思了,他当然是求之不得。不过,李洪全是一个处惊不乱的人,他没有将自己心中的喜悦暴露在脸上,而是故作惊奇地笑着问:“李小姐怎么突然想起请我吃晚饭的?是不是有什么事啊?”

李妮莉见李洪全这么问,知道他是在明知故问,便朝他耸了耸肩,镇定自若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只是我来这里这么长时间,承蒙你的关照,跟你学到了不少的知识,所以想请你吃顿饭,算是感谢吧!”

李洪全知道李妮莉所说的话言不由衷,他早已从她的眼神里看出爱的暗示。他故意装着不知情的样子笑着说:“李小姐开玩笑了,你堂堂的哈佛大学的高材生,怎么好说是你跟我学了不少的知识呢?你这不是在故意拿我开涮吗?不过,既然是美女请客,我当然是求之不得的了。”

下班后,两人一起来到了附近的一家大酒店,李妮莉点了很多高档菜,还要了一瓶法国葡萄酒。李洪全看着桌上的生猛海鲜,觉得真是太浪费了,于是便笑着对她说:“李小姐,你点了这么多菜,是不是想要准备打包带回去呀?”

李妮莉先是一怔,继而一笑说:“难得请你大经理的客,如果点少了,我真怕你骂我小家子气啊!”说着,便站了起来,举起酒杯说:“谢谢李经理的关心和帮助,这杯酒我敬你。”

李洪全连忙站起来跟她碰杯,并且一饮而尽。接着,他也端起酒杯来回敬她。就这样,两人相互敬来敬去,一瓶葡萄酒很快就喝光了。想不到李妮莉根本就不胜酒力,很快就醉了过去,伏在桌上睡了起来。本来是她请客的,结果却是李洪全买了单。这还不算,李洪全还要把她送到宿舍里。

李洪全打的把李妮莉送到了宿舍后,正要准备离开时,躺在床上的李妮莉突然低声说着:“我要喝茶。”

李洪全连忙去厨房里拿水瓶倒水,想不到水瓶里根本就没有热水。没有办法,他只得拿起水壶烧水。

烧好水后,李洪全倒了一杯开水给李妮莉。想不到李妮莉刚喝了两口就要吐。李洪全连忙扶着她来到了卫生间,李妮莉呕吐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吐得出来。李洪全见状,连忙问她:“李小姐,要不要到医院里去看一下啊?”

李妮莉抬头看了他一眼,连忙摇了摇手说:“没事,睡一会儿就好了。不过,你最好暂时不要走,万一有什么事时也好有人照应。”说着,便又爬到床上去了。

李洪全真是有点感到哭笑不得,想不到她请客,结果自己买了单不算,还要为她做免费保姆。看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李妮莉,李洪全真不敢离去,生怕她万一有什么事,那就无法交待了。可又不知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真让他感到左右为难。没有办法,他只得从书柜里拿出一本书,坐在她的床前看了起来。半个小时后,李妮莉又含糊不清地说:“我要上厕所。”说着,便从床上挣扎着爬了起来。想不到刚从床上下来,她就摇摇晃晃地倒了下来。李洪全只得将她扶到了卫生间里,而后连忙走了出来。

李妮莉上完厕所后,醉眼惺忪地对李洪全说:“我要喝茶。”

李洪全又连忙给她倒茶,李妮莉喝了一口后,有些生气地说:“茶太烫了,你是不是想烫死我呀?”李洪全真是哭笑不得,却又拿她没有一点办法,只得用嘴吹了几下,才将茶杯递给她。可她喝了一口后,又说:“太凉了,不喝了。”说着,又躺到床上睡觉。李洪全虽然觉得她有些过分,几次想要走,可又放心不下。最后只得坐在她的床前看书,一直看到天亮她醒来后,他才走。

离开李妮莉的宿舍后,李洪全看了一下手表,才发现已经到了上班的时间,他连忙跑到街头的一个卖包子的摊子上买了两个包子,边走边吃着。这时一阵阵睡意涌了上来,他虽然感到很困,却不得不来到办公室上班。想不到他前脚刚进办公室,李妮莉后脚就跟了进来。她笑眯眯地来到他的面前,在他的额上吻了一下,说了一句让李洪全感到莫明其妙的话:“嗯!你第一次考试合格。”说完,朝他妩媚地笑了一下,便走出了办公室。

半个月后的星期天上午,李妮莉给李洪全打电话:“李经理,我想请你到游泳场去游泳。肯赏光吗?”

李洪全有些为难地说:“对不起!我是一个旱鸭子,不会游泳。”

“有我呢!我只是让你陪着一起去嘛!”李妮莉连忙撒娇地说着。

既然美女这样邀请,李洪全就是有再大的理由,也不好拒绝了。加之这些日子两人的相处,李洪全发现李妮莉是真的喜欢自己了。不过,他心里有很大的顾虑,觉得两人根本是门不当,户不对。然而,他虽然心里感到有些自卑,却又无法拒绝她对自己的爱。

两人一起来到了附近的一条小河边,由于是上午时辰,所以来往的人不太多。想不到李妮莉游了一会后,突然感到腿抽筋,人很快就往下沉,她连忙喊道:“救命!”

李洪全知道大势不好,连忙朝四周一看,却没有发现一个人。看着李妮莉不停地往下沉,虽然他不会游泳,但还是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结果他跳下去后,沉得比李妮莉还要快,还连呛了几口水。就在他感到万分绝望的时候,突然感到自己的身体在往上浮,很快就浮出了水面。他睁开眼睛一看,天哪!原来是李妮莉在下边托住自己的身体。

两人上了岸后,李洪全还在不停地吐着肚子里呛的水。这时,李妮莉却朝他狡黠地笑了一下,十分得意地说:“嗯!不错!你的考试合格,是一个可以值得信赖的男人。”说着,搂住李洪全吻了起来。

李洪全看着她婀娜多姿的白皙身子,心里不禁激动起来,情不自禁地将她紧紧地搂着狂吻了起来。

转眼之间三个月过去了,李洪全和李妮莉两人已经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一天上午,李妮莉来到了李洪全的办公室,笑着对他说:“洪全,我爸妈今天下午从台湾来大陆,我想让你陪我到机场一起去接他们。”“好啊!”李洪全满口答应。经过这些日子的相处,两人已经是情投意合,李妮莉已经正式向他求爱了。这真是他根本就不敢想象的事。

下午一点多钟时,李妮莉开着公司里的一辆宝马轿车,带着李洪全来到了机场。

半个小时后,只见公司的董事长王鸿达陪着一位打扮时髦的中年妇女从机场走了出来。李洪全正要上前跟王董事长打招呼,想不到李妮莉抢先一步走了上去,大声叫着:“爸,妈!”

李洪全不禁大吃一惊,他做梦也没有想到李妮莉竟然是王董事长的女儿。他真佩服她的保密程度,两人相处了这么长时间,她竟然没有露出一丝马脚,难怪自己问了几次她父母的情况,她总是笑着不说呢!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不过,让李洪全感到有点不解的是,李妮莉怎么姓李呢?难道是跟母亲姓的吗?

就在李洪全准备上前跟王董事长夫妇打招呼的时候,李妮莉低声对父亲说:“爸,你交待我的任务已经圆满完成了,现在就等你为我们做结婚的准备了。”

李洪全听后又不禁大吃一惊,李妮莉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他们父女俩早就串通一气,有什么阴谋了?管他呢!我一个大男人,难道还怕他们父女俩把我骗卖了不成?于是他装作一副什么也没有听到的样子走了过去,十分热情地握住王鸿达的手说:“董事长,我真不晓得妮莉是你们的女儿。”

这时李妮莉走上来对李洪全嗔怪地说:“还叫董事长?应该是叫伯父。”说到这里,她又朝他狡黠地笑了一下,神秘地说:“其实你不知道的事情多着呢!”

李洪全又是倏地一怔,真不知李妮莉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她说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难道他们父女俩真的有什么事瞒着我吗?想到这里,李洪全真不知是喜还是忧。

王鸿达夫妇和李洪全一起上了李妮莉开的宝马车上,李妮莉的母亲坐在李妮莉的旁边,母女俩聊得很开心。王鸿达和李洪全坐在后面,两人却是沉默不语。过去不知道王鸿达是李妮莉的父亲时,李洪全遇到他时显得很随便,现在知道这一切后,却有些不知所措起来了。他几次嚅动着嘴唇想要说什么,可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来。良久,王鸿达终于打破了沉闷的气氛,笑着问李洪全:“洪全,听说你现在正在跟妮莉谈恋爱?”

李洪全的脸倏地羞赧起来,他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一下头。

王鸿达见状,拍了一下他的肩,笑着说:“洪全啊!我这个宝贝女儿从小娇生惯养,比较任性啊!你以后可得要当心她跟你耍大小姐脾气啊!”

“爸,你说什么呀?”李妮莉撒娇地说着,嘴唇翘得老高的。由于心不在焉,她将车开得歪歪扭扭的。

王鸿达这次急着赶回大陆来,主要是要跟大陆上的一位客户谈一笔大业务。另外就是看一下自己的女儿和让太太看一下未来的女婿,所以他便将太太一起带到了大陆。

晚上,王鸿达将李洪全喊到李妮莉的宿舍里吃晚饭。李妮莉的母亲经过跟李洪全的一番交谈之后,对未来的女婿也感到十分满意,便亲自下厨房烧了几样台湾的特色菜,还拿了一瓶白酒。虽然李洪全再三声明自己不会喝酒,但王鸿达还是给他倒了一杯,笑着对他说:“我虽然不怎么会喝酒,但妮莉可是海量,她曾经喝过一斤白酒也没有醉呢!”

李洪全听后,不觉感到有些好笑,还喝一斤白酒呢!上次妮莉只喝了半瓶葡萄酒就醉得一塌糊涂了,还是我把她背到宿舍里的呢!今天我倒要看看她的海量呢!他这么想着,便故意劝李妮莉喝酒。

结果还真的让李洪全大吃一惊,李洪全和王鸿达两人只喝了不到四两酒,其余的白酒都让李妮莉一个人承包了,她却显得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到这时,李洪全才恍然大悟,上次李妮莉根本就没有喝醉,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到这时,他像是明白了什么似的朝李妮莉笑了笑。

晚饭后,李妮莉若无其事地帮着母亲打扫厨房和洗锅碗,王鸿达便把李洪全喊到了客厅里喝茶。

两人坐下来后,王鸿达看了李洪全一眼,笑着问:“洪全,你爷爷还在世吗?”

“已经去世十年了。”李洪全见董事长又一次问到他爷爷,心里就感到十分奇怪,于是有些不解地问:“伯父,你认识我爷爷吗?”

“不认识,我是在台湾出生的。”王鸿达说到这里,朝他笑了一下,又说:“不过,我祖上不仅跟你是一个村里的,而且我们家还跟你爷爷有着一段说不清的往事呢!”

李洪全真想不到王董事长的祖上竟然也是李家村的,还跟我爷爷有着一段说不清的往事,难怪他一直在问爷爷的情况呢!哪又是什么往事呢?于是他好奇地问:“伯父,我爷爷究竟跟你们家有啥关系呀?”王鸿达喝了一口茶后,苦笑着说:“其实我也是听父亲说的,他对这件事一直感到很愧疚。”

原来王鸿达的祖上是扬州李家村的大地主,而李洪全的爷爷李壮明是他家的长工。不过,李壮明虽然是一名长工,却长得一表人才。就在李壮明20岁的这年春天,王鸿达的姑妈王淑芬看中了做长工的李壮明。虽然李壮明感到自己根本就不配东家小姐,可王淑芬却是铁了心的要跟他相爱,并且发誓非他不嫁。李壮明终于被她的真心诚意所感动,于是两人便相恋起来。经过半年的暗中相处,两人情投意合,便私订了终身。

一天晚上,李壮明跟王淑芬两人在王家花园里幽会时,被王淑芬的哥哥也就是王鸿达的父亲王仲林发现了,他不禁勃然大怒。王仲林连忙叫来了几名家里的长工,将李壮明绑了起来,并且一顿毒打。接着,他又动用了王家的家法,让人将李壮明扔到了鱼塘。王淑芬当时哭得死去活来,哀求着哥哥放过李壮明,可她最后还是被哥哥无情地关到了房间里。

第二天早晨,当服侍王淑芬的丫头小琴来给她送洗脸水时,吓得大声惊叫了起来:“不好啦!快来人啊!小姐上吊自杀啦!”

王仲林听到喊叫声后,连忙冲到妹妹的房间里,将吊在梁上的妹妹放下来时,才发现妹妹早已气绝身亡了。抱着妹妹的尸体,他不禁放声痛哭了起来:“淑芬呀!你怎么这样傻呀?哥哥本来是为你好的啊!想不到你竟然这样想不开啊!”

王仲林的父母在他们兄妹俩很小的时候就已经去世了,王仲林跟妹妹两人从小就相依为命。为了能让妹妹嫁一个好人家,他不知托了多少人为妹妹做媒,可她就是一个也看不中,原来她心中早就有了李壮明了,只是王仲林一直蒙在鼓里。可李壮明只是他们王家的一名长工,王仲林又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妹妹嫁给这种人呢?所以为了让妹妹死了这个心,他才动用王家的家法,将李壮明沉到鱼塘淹死。想不到李壮明倒没有被淹死,而王淑芬却为他殉情上吊自尽了。

事情还真是有点儿鬼使神差呢!几名长工将李壮明扔到王家的一个鱼塘里后就匆匆地离开了。十分凑巧的是,就在这时有几名外村人想到王家鱼塘里来偷鱼。夜色朦胧中,他们看到王家的几名长工将什么东西扔到鱼塘里,就感到十分奇怪,于是几个人便连忙跳到塘里去打捞,想不到竟然救了李壮明的性命。

再说李壮明被人救上来后,虽然被打得浑身都是伤,但他不敢回家,而是悄悄地离开李家村。后来找到了解放军,他便参加了革命。

不久解放军打下了扬州城,王仲林得知李壮明不但没有被淹死,而且还参加了解放军的消息后,心里感到十分恐慌。他怕李壮明要来跟自己算账,便连忙带着家中的一些贵重物品和老婆孩子一起逃到了上海。很快,解放军又打到了上海,王仲林又带着一家人跟着国民党的部队一起逃到了台湾。想不到他这一去,也就再也没有回来过。不过,他心里一直感到十分愧疚。除了觉得对不起自己的妹妹外,他也觉得对不起李壮明。李壮明根本就没有什么过错,他只是跟自己的妹妹相亲相爱,自己就动用王家的家法想要他的性命,实在是太过分了,更何况李壮明还有恩于自己呢!原来李壮明还曾经是王仲林的救命恩人。事情还得要从王仲林22岁说起,这年夏天,天气特别的炎热。一天下午,王仲林热得实在是坚持不住了,便一个人跑到大门前的一条河里去游泳。想不到他刚下去才一会儿,就感到腿抽筋,人也很快往下沉。就在这时,正准备到河里去挑水的李壮明突然发现王仲林正在河里挣扎着,知道大事不好。他连忙扔掉肩上的水桶,拼命地赶了过来,连衣服也没有脱就跳到了河里,将王仲林拉了上来。这时王仲林已经昏迷了过去,李壮明连忙给他做人工呼吸,总算将王仲林从死神手里拉了回来。

每当王仲林想到这件事时,心里就有着说不出的难过。后悔自己当年一时激动,既害死了自己的妹妹,又跟李壮明结下了深仇大恨。不过,那时共产党跟国民党势不两立,王仲林在台湾,他就是想要向李壮明报恩或者是道歉也没有机会。

光阴荏苒,转眼之间三十多年过去了。这时,大陆开始实行改革开放,允许台湾同胞回乡探亲。虽然王家在李家村已经没有什么亲戚朋友了,但王仲林一直想回来看一下,可又怕李壮明不会放过他,于是也就暂时放弃了回大陆的这个念头。

第二年的中秋节晚上,明月当空。王仲林一家人坐在屋子的大门前赏月,看到天空悬挂着的一轮明月,王仲林不禁老泪纵横,思乡的情感顿时在心头涌起。他决定回大陆看一看,就是李壮明想要报仇杀了自己,也在所不惜。想到这里,他便连忙对小儿子王鸿达说:“鸿达,我想回大陆看一看。我要当面向李壮明赔礼道歉,求得他的原谅,这样才能化去我几十年来心头的这块心病。”

王鸿达看了父亲一眼,知道他的决心已定,于是连忙说:“好啊!都是父老乡亲的,有什么深仇大恨不能化解的呢?我相信李壮明大叔会原谅你的。爸,这样吧!我陪你一起回去,顺便考察一下大陆的实际情况,我想到大陆去投资。”

听儿子这么说,王仲林显得特别的高兴。可是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由于他当时心情过分激动,突然中风倒下不省人事。后来经过医生的抢救,他虽然保住了性命,但却半身不遂了,从此只能跟轮椅为伴,他回大陆看一看的想法也就永远无法实现了。

五年前,王鸿达经过一番考察后,决定到大陆投资。王仲林便要小儿子想办法打听一下李壮明的情况,并且一再嘱咐小儿子,这事先不要惊动李家人,免得节外生枝。

王鸿达来到大陆后,开始由于刚办公司,事情比较多,就是想要到李家村打听李壮明的情况,也没有时间。后来公司正常运转,虽然有时间了,却不料父亲因病去世,他再也没有心思来打听李壮明的情况了,这事也就渐渐地忘记了。

直到李洪全那天到公司参加应聘,王鸿达看到李洪全的档案后,才猛然想起了父亲对自己的嘱托。不过,他虽然知道李洪全就是李壮明的孙子,但一直没有声张,他想用自己的特殊方式来报答和补偿父亲对李家人的愧疚。经过一段时间对李洪全的观察,王鸿达觉得他是一个很优秀的小伙子,于是便将他提拔为部门经理。

一次王鸿达回台湾后,女儿李妮莉又一次好奇地问他:“爸,你姓王,妈妈姓张,我为什么姓李呢?”

这件事,女儿不知问了多少次,可王鸿达却一直没有告诉她,主要是怕触动到父亲的心病。现在父亲已经去世了,女儿又一次问到这事,于是他便将自己姑妈跟李壮明相爱的事告诉了女儿李妮莉,并且告诉女儿,爷爷为这件事一直感到十分内疚。为了减轻自己心中的痛苦,便按照大陆老家的风俗,将她改姓为李,算是对李家人的一种忏悔。

到这时,李妮莉才终于知道自己姓李的真正缘故。同时,也被自己姑奶奶的这种生死之恋所感动。她情不自禁地感叹起来:“唉!想不到姑奶奶几十年前就有这样坚贞不渝的爱情。”

王鸿达见自己的女儿动了感情,于是便将李洪全的情况告诉了女儿。李妮莉毕竟是美国哈佛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她很快就听出了父亲的意思。于是便主动要求到大陆来,并且安排到了李洪全的这个部门工作。

虽然李妮莉从开始就对李洪全有好感,但她还不知李洪全的人品究竟怎么样。于是她便上演了请客喝酒时醉酒的一幕戏,想不到李洪全还真是一个正人君子,面对自己这个有沉鱼落雁之貌的美女,竟然坐怀不乱,并且陪着她一夜未眠。接着,她又演了一出游泳时脚抽筋的戏。当她看到李洪全这个旱鸭子明知自己不会游泳,还舍身救她的场景时,她不禁为他的真情所感动。就这样,经过两次的考验,李妮莉决定将自己的终生托付给李洪全,也算是了了爷爷和父亲的心愿。

李洪全终于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自己的祖父竟然跟董事长的姑妈有这么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想到这几年来发生的一系列事情,他终于明白,并不是自己的运气好,而是因为王董事长在替自己的父亲王仲林赎罪。

李妮莉帮母亲打扫完厨房的卫生后,来到了客厅,依偎在李洪全的身边。王鸿达见状,连忙笑着对女儿说:“我不当电灯泡了,你们两人谈吧!”说着,便陪着妻子回到了房间。

李妮莉见父亲走进房间后,朝李洪全狡黠地笑了一下说:“怎么样?跟未来的岳父大人谈得还投机吗?”

李洪全朝她苦笑一下后说:“我真想不到我们两家还有这么一段不寻常的历史,既让人感动,又让人悲伤。”说到这里,他不禁喟然长叹地说:“虽然你父母亲都支持我们相爱,可我总担心我们的爱情会没有结果。”

李妮莉听李洪全这么说,不禁感到诧异,连忙问道:“你为什么要这样说呢?难道你不爱我吗?”

李洪全苦涩地说:“有时有情人并不一定就能终成眷属,因为我们之间有着一条鸿沟。我真怕我祖父和你姑奶奶的爱情故事会在我们身上重演。”

李妮莉听后,十分生气地说:“胡思乱想什么呀?我知道你一直觉得我们两人门不当户不对,可现在已经是什么年代了啊?你怎么就对自己的爱情这样没有信心呢?告诉你,爱是没有附加条件的。我爱你,并不是因为想替祖父的过错而赎罪。而是被你的人品、你的真才实学所吸引。懂吗?”

李洪全听了李妮莉的话后,吃惊地看着她。他心里一直感到很自卑,觉得自己只是一名大学毕业生,父母又是修理地球的农民,根本就无法跟哈佛大学的高材生相比。现在李妮莉说出这样的话,真让他感动得热泪盈眶。是啊!妮莉说得不错,爱是没有附加条件的,如果真心实意地爱一个人,就不应该考虑到对方的学历、地位和家庭情况。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地将李妮莉紧紧地搂在怀里,十分感激地说:“妮莉,谢谢你这样看我,这样对待爱情。我相信你说的是真心话,爱是没有附加条件的。”

这时,李妮莉朝他狡黠地笑了一下说:“不过,我现在有一个条件了。”

“什么条件?”李洪全吃惊地看着她,以为她又要反悔了。

只见妮莉闭上眼睛,甜甜地对他说:“吻我一下。”

李洪全先是一怔,继而将她紧紧地搂在怀里狂吻了起来。

http://m.gushidaquan.cc/
编辑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