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敌 慢点吻

为了让他让出第一名的宝座,她绞尽脑汁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得偿所愿,最后只好使出终极绝招——美人计,把猪队友闺蜜一枚推上前线,没想中计的却是她。

、第一名抢夺者

自习课的时候,陆晓夏挨个给班里的男生发奶茶。有女生阴阳怪气说,“前天是可乐,昨天是饼干,花样可真多。”

陆晓夏更加阴阳怪气地说,“谢谢夸奖。”

她是富家女,穿最漂亮的衣服,用最贵的化妆品,声音嗲,出手大方,知道如何笼络男孩子的欢心,没有男生不吃这一套。

奶茶派发完毕,陆晓夏坐到班里最好看的男生旁边,絮絮叨叨和他说话。她的指甲专门做过,是十种不同的图案,据说每个指甲三十五块。撑着下巴讲话的时候,陆晓夏仰起脸四十五度,长长睫毛眨巴眨巴。

纪律委员是男生,在全班女生的怒目下不得不小声提醒,“陆晓夏同学,麻烦声音小一点。”

陆晓夏抬起头,换上委屈的表情。速度之快,让人叹为观止。可是我已经有不详预感,果然陆晓夏看向我,声音嗲得足以酥死一头大象,“班长,你说人家声音小不小嘛?”

天啊,为什么这么骚包的女生是我的好朋友?

我曾经无数次问过自己这个问题。

我,白伊伊,外语系高材生,德智体美德走在时代前沿,学雷锋做好事,打小人不手软。我这样的妹子,闺蜜应该是温柔体贴善解人意的尖子生,为什么是热衷同男生打情骂俏搞暧昧成绩烂尾的陆晓夏?

情势逼人,前有全班女生的虎视眈眈,后有陆晓夏装逼的楚楚可怜,我左右不是人,索性拎了书包翘了自习课。我这般彪悍的姿势,可怜的纪律委员都不敢问我要假条。

陆晓夏给我发来短信:亲爱的,回头给你介绍个帅哥。

有时候我真怀疑陆晓夏是青楼老鸨。“回头给你介绍个帅哥”是她的口头禅,我也确实相信,陆晓夏手上的男生足够开个青楼。

我相信数量,但是不相信质量。

经过南校区的时候,我忽然打了个冷战。这片儿打算建新教学楼,暂时是废墟,左右都是芦苇荡,时不时有野鸭子叫声。我真担心有鬼啊,这么想的时候忽然前面鬼火一闪一闪,有纸张轻轻飘到脚下。

借着微弱月光,我看清那是一张价值十万的纸币!

是徐尚名,蹲在那里往火盆里添纸钱,神情悲戚。

我和徐尚名的关系很复杂,但严格说起来,我们并没有关系。如果徐尚名是华妃娘娘——当然他是个男的,这里只是比喻,那我就是皇后娘娘了。整个外语系就是一后宫,一张成绩表就是我们为之奋斗的目标。

徐尚名霸占外语系第一名的位置,屹立不倒。

只要有他在,我永远都是第二名。

为此我恨得牙痒痒,做梦都想着干掉徐尚名。

现在华妃凉凉背着上头在这里烧纸钱,严重违反了规矩。我有两个选择,一是举报,趁机拉他下马,破坏他的名誉;二是威胁他在考试中犯低级错误,禁止超越我。

我琢磨着哪个更狠一点,徐尚名忽然转过头来。

再帅的一张脸,在幽绿的火光照耀下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我吓得魂飞魄散。

徐尚名说,“你要怎样?”

2、美人计很重要

“后来呢?”

我翘课后的历险记引起了陆晓夏的极大兴趣。其实我更怀疑是徐尚名引起了她的兴趣。徐尚名在本系算是风云人物,他好像青春期晚了点,现在还是一副周杰伦??的模样,对人爱理不理。女生就爱这样的调调,酷嘛!

陆晓夏索性钻进我的被窝问,“你怎么说的?”

我都不好意思告诉陆晓夏,我一句话没说就遁了。陆晓夏恨铁不成钢,戳着我的脑袋,“大好机会被你浪费了。明儿你告诉他,要他做你的男朋友。”

“开玩笑吧?”

“谁跟你开玩笑,你不是喜欢他吗?这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我立刻从床上弹起来了,这简直是侮辱我的人格。尤于极度气愤,我舌头打结暂时反驳不了,给了陆晓夏继续侮辱我人格的机会。

陆晓夏说,“你有一本小本子,详细记录了徐尚名的兴趣爱好、业余活动、穿衣品牌、口味种类,有他的生辰八字、家庭信息,连他一个星期去几次图书馆都有记录,恐怕他上厕所用几张草纸也一清二楚。”

我确实很了解徐尚名。

我知道今天是他姐姐的忌日。死于意外车祸的亲姐姐和徐尚名感情深厚,姐姐的离世造成了徐尚名一定程度的沉默寡言和性格孤僻。

被陆晓夏揭露了本子的秘密,我并没有脸红,我有正当理由,故此理直气壮,“常言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不过是为了更好地超越徐尚名,让他尝尝被踩在脚底下的滋味。还有陆晓夏,你错了,我并不知道他上厕所用几张草纸。”

“那你更要同他谈恋爱,让他在你的魅力中沉沦,荒废学业。恋爱中的学生,别说第二名,恐怕前一百名都进不了。”

“陆晓夏,你在说你自己吗?”

但我不得不承认,陆晓夏的提议激活了我内心的灵感。我曾经,善良可爱,用一切正当手段打压徐尚名,可这丫的智商太高了,第一名就第一名吧,还超过我二十分,简直就是挑衅。我想,为了尊严,我不得不用点非正当手段了。

况且,我的硬件措施和内部结构都有一定档次。

第二天我在徐尚名的教室外面等他。我特意穿了一条碎花的小裙子,长发飘飘,即使从背后看过来,相信也很有水平。

过了一会儿徐尚名过来,依旧是酷酷的样子,双手插在口袋了问,“你想好了?”

他说话的跳跃度太大,我好一阵儿才明白他的意思。我更酷地扬起下巴,“想好了。”

徐尚名静静等着我往下说。

我忽然说不出口了。

我觉着以徐尚名自恋的程度来说,这句话会导致他怀疑我暗恋他许久。要知道平日在学校里,我们的擦肩而过不下五百次,我相信是学校太小的缘故,但徐尚名怎么想的就不知道了。

其实我真不待见老是遇到他,谁愿意一天到晚见他那张面瘫脸?

以上结论导致我修改了内定台词,“我可以不把那件事说出去,前提条件是你要同陆晓夏谈恋爱。”

我终于在徐尚名脸上看到了新的表情。

陆晓夏是情场高手,更重要的是她水性杨花三心二意。如果徐尚名拜倒在陆晓夏的石榴裙下,而不久之后陆晓夏甩了他,相信失恋的男人在考场上是不会正常发挥的。

3、卖闺蜜

我就这样卖了陆晓夏。

陆晓夏很喜欢我的出卖,抱着我连亲了两口。

陆晓夏和徐尚名的第一次约会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电影院经济不景气搞优惠,买二送一,造就了我这么颗超级大灯泡。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情敌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