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不断的情缘

(阅读次数:

一、出逃遇大难

杜庆来是赣南永丰村人,民国初期,他父亲杜继桓在县城开了一家“赣南美食鱼餐馆”。老字号的“赣南美食鱼餐馆”是全赣南饮食行业的首富,解放前夕传到杜庆来手上。

解放战争打响了,国民党部队节节败退。徐州战役后,国民党残部兵败如山倒,退到长江以南,企图以长江的天然屏障阻挡解放军前进的步伐。不多久,解放军要横渡长江,年逾古稀的杜庆来慌了神。解放军打过了长江,他的万贯家财不就完了?为了保住来之不易的祖业,他把在上海同济大学读书的独生儿子杜业兴召回家,要他携带家财先到台湾定居。杜业兴只得与恋人柯礼娟赶回家草草地结了婚。婚后不到半个月,解放军强渡长江,杜业兴和柯礼娟带着变卖家产后的一些钱财来到厦门准备渡海赴台。

到了厦门才知道,海轮都被国民党控制了,用于运送国民党政府官员及部队,私人赴台只好用重金收买当地渔民用渔船偷渡。不料,好容易驶来了一条渔船,大家便蜂拥而上。渔船限载不能超过20人,船老板为了控制人数,排队一个一个地上,上到20人当即启锚离岸。杜业兴回头一看,妻子柯礼娟正好是第21个还站在岸上。这下他慌了神,大声呼叫:“我妻子还没上船!”要船老板把船往回靠。船老板说:“渔船已满负荷了,往回靠又会有人挤上船,难道要大家身葬大海?”说着开足马力向大海驶去。

杜业兴见妻子在岸边呼天抢地哭喊着,就要跳下大海回到妻子身边。旁边一位中年妇女见状,死死抓住他说:“你不想活了?‘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能活着,还怕找不到老婆?你跳海死了,丢下妻子,那才是造孽了!”

柯礼娟站在岸边,眼睁睁地看着那条渔船开走了,她悲痛欲绝向大海奔去,要身葬大海一了百了。一个男青年把她拦了下来,劝说道:“小姐,想开点,我们改乘另一条渔船,到了台湾还怕找不到你丈夫?”一席话打消了她的绝望情绪。

柯礼娟见这位青年约摸二十来岁,面相挺和善,就问他怎么一个人去台湾?青年说,他大哥是国民党某部的上尉营长,本要带他去台湾,上海轮时,被卫兵拦了下来,说校官才能带家眷,他是个尉官不够格。他只得眼睁睁地看着大哥走了,现在他要乘坐另一条渔船去台湾寻找大哥。

柯礼娟心想他也是个不幸的人,遇上了这位同病相怜的先生,去台湾寻找丈夫也有个伴了,就问青年叫什么名字。青年说姓王,叫王铭。同是天涯沦落人,两人感到格外亲切。

下午又来了一条渔船,柯礼娟和王铭挤上了船,渔船劈波斩浪向台湾方向驶去。到了台湾海域,渔船不敢停靠码头,停靠在一处荒无人烟的海滩。大家下了船在乱石中艰难地跋涉,王铭一路关照着柯礼娟。不知走了多久,黄昏时刻见前面有个小渔村,大家仿佛见到了希望,巴望在小村歇息一宿,饱餐一顿。可是当地村民得知他们是从大陆偷渡过来的,不让他们进村。柯礼娟忙上前恳求说:“我们已经精疲力尽了,让我们暂住一夜,明日一早就离开。”说着递上了两块银元。

一位村民说:“不是我们心狠,要是被政府知道了,会抓你们到海边修工事,不仅你们性命难保,我们也要遭殃的。”听村民这么说,大家只得忍饥挨饿,拖着疲惫的身子离开了渔村,在荒野过夜。

第二天一早,大家又上路了。中午时分,他们走上了一条公路。不久,后面开来一辆汽车,在他们身边停下,司机问:“要坐车吗?”大伙正走得腰酸脚痛,这不是雪中送炭吗?众人都上了车,王铭坐在柯礼娟的身边关照她。

两个多小时后,到了一个叫良溪镇的地方,众人下车后就各走各的了。王铭要去寻找大哥,分手时对柯礼娟说了句:“后会有期。”

柯礼娟人生地不熟,举目无亲,不知该往哪里走。台湾岛3。7万平方公里,要找到杜业兴简直是大海捞针。她来到长途汽车站,也不知该上哪路车。正在这时,一辆去桃园的班车开了过来,她懵懵懂懂地上了车。到了桃园,一个人在街上游荡,希望能遇上丈夫。可是一连转了三天,也没见丈夫的影子。她又驱车台北,住进一家平民旅社,每天同样在街上漫无目标地寻找,希望丈夫出现在她面前。可是一个月过去了,仍然是瞎子点灯——白费蜡。柯礼娟几乎精疲力竭了,但她没有放弃。她想,我既然到了台湾,哪怕找遍全台湾岛,也一定要找到他!

又一个月过去了,丈夫的下落仍然不知。她身上的钱所剩无几,没钱住旅馆就露宿街头屋檐下,一日三餐改为一日两顿,每顿只有一个馒头填肚子,最后只能沿街乞讨了。但她讨饭也没放弃寻找丈夫的愿望,她做了一块“寻找丈夫杜业兴”的牌子挂在胸前,一路乞讨,走完了台北市,就一路南下,历尽千里到了台中市。

上一页1234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精彩栏目推荐
谋杀官员小丁系列武侠妓女的故事朱元璋的故事初恋的故事暗恋的故事吹牛的故事婚姻的故事张震讲鬼故事全集傻女婿的故事法制故事乡村故事第十二夜全集残疾人的励志故事女朋友故事老婆的故事阿p故事全集女鬼的故事屌丝逆袭灵异故事短篇言情小说校园爱情故事未解之谜武侠故事搞笑漫画冷笑话少女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