魂归桃花江

楔子

公元1941年5月,洞庭湖区洪水泛滥。浊浪翻滚,一泻千里,水到之处,垸垮堤崩,无数生灵在波涛中挣扎。

一日黄昏,有着百年历史的花鼓戏得胜班,来到南县的草尾镇。小镇在洪水的包围中犹如一个孤岛,镇上的人也似惊弓之鸟,仿佛世界末日已经来临,准备随时被洪水卷走。街市上,几盏玻璃罩中的豆油灯忽明忽暗。

班主李冬生和徒弟海保正为戏班的安置在小镇上奔忙。突然,李冬生感觉到什么,便侧耳倾听,远处传来游丝般的歌声,是丝弦小调!在这凄苦的夜晚,在难民成堆的破烂市上,在恐怖笼罩的时刻,这哀怨的音调更平添了几分凄凉。声音很轻,如若不是长年从事舞台生涯的人是很难捕捉得到的。冬生与海保循着歌声走去,不觉到了街尾,看见堤坝上有个孤零零的身影,地上还蜷曲着一团黑影。小曲便是站着的人唱的。海保欲上前询问,被冬生制止。优美的音色和娴熟的演唱令他惊异不已。

唱曲人面对波涛汹涌的湖水,似乎在向谁倾诉什么,毫不觉察身边有人在偷听。当唱到动情处,歌声突然中断,随即传出嘤嘤的哭泣声,是个女孩!冬生和海保走上堤坝,才看见蜷曲在地上的是一位白发老人,唱曲人蹲在地下掩面痛哭。

“老人家,她是………”冬生轻声问老人。

“哎,苦命的孩子,她是在怀念父母呢!”老人摇了摇头。

“她是您老的——”冬生试着问道。

“她不是我的什么人,前天大水涌进时,是她把我从洪水中救起。她是戏班班主的女儿。”

“啊!你知道是哪里的班子吗?”

“听说是桃花江来的。啊,你就是得胜班的李老板吧?我看过你演的《清风亭》。”

“桃花江的戏班?”冬生听后一震,没有理会老人唠叨,忙问道:“她的父亲……”

“大家都称她父亲叫郑老板,唱花鼓戏《秋江》的小生、《书房调叔》的旦角都很不错,人称……”

“赛潘郎?”冬生与海保相视一眼,同时脱口而出。

“正是,是赛潘郎,那个多情多义的公子潘必正硬是让他演活了。”谈起戏来,老人又来了劲头。

冬生快步上前,将悲痛中的女孩扶了起来。借助远处微弱的灯光,冬生看见姑娘虽满脸泪痕,但好看的脸蛋上,扑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心想:“是块好料,不愧是师兄的女儿。”

原来这女孩的父亲郑连山,少时在南县花鼓戏科班得胜堂学过戏,与李冬生是同科,二人感情甚笃。临出科时,连山的母亲病故,他连夜赶回桃花江奔丧。守孝一年后,便在当地组合了一个草台班子。由于经过了严格练训,加之本人的嗓音扮相俱佳,很快便唱红桃花江和益阳一带。冬生与连山一别就是一二十年。想不到在这乱世之夜得见了他的后代,这也叫缘份吧。

“妹子,你的爸爸、妈妈呢?”

“唉,被洪水冲走了。”老人叹息着,女孩又抹着泪水。

冬生和海保轻轻摇了摇头,冬生又问: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456..15下一页

编辑推荐
美图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