怜花鉴

(点击:49810℃)

落鹰涧位于靖江王府外十余里处,是南来北往的必经之道。这里地势险峻,时有强人出没。这天,靖江王府的几个特使便遭遇上了劫匪。

特使共五人,前后各两人,中间一人背着行囊,显得神色凝重。行至落鹰涧时,突然阴风阵阵,前面两匹快马骤然失蹄,两名特使重重地摔倒在地。众人一看,前面突然冒出了一个黑衣长剑的蒙面人。

未等众人反应过来,蒙面人已冷冷地说:“把怜花鉴交出来,饶你们不死。”

怜花鉴是“江湖三宝”之一,只要常在月光下对着照,任何人都会变得比以往更美丽。谁不想变得更美?于是,几百年来,怜花鉴成了美女们梦寐以求的宝物,同时,它也是英雄们表现自己,讨得美女欢心的最好礼物。靖江王府的小王爷朱挺费尽心思,利用了广泛的人脉,终于找回了这件宝物。没想到,这半路还有人敢劫掠呢。

特使之首陆翼大怒:“呸,废话少说,手底下见真章吧。”说罢,拔出自己的武器“夺命金锏”,杀将过来。蒙面人挺剑来取,其余四人纷纷拔刀相助,众人一时杀得难解难分。

那蒙面人越斗越勇,几人也只能是勉强支撑。陆翼见势不妙,马上掏出火焰弹,往头顶上一抛,一道六色彩烟在空中爆开——这是靖江王府特有的求援信号。

蒙面人眼中露出一丝惊异,招式更为精妙,转眼击伤了两人。这时,后面传来了迅急的马蹄声,蒙面人不再迟疑,一剑撩飞了陆翼的金锏。这一剑,逼得陆翼原地旋步,蒙面人趁机抢过他后背的行囊,一声呼哨,隐入了山林之中。

待小王爷朱挺赶来时,眼前只有东倒西歪的几个特使,抢劫的人早逃得无影无踪了。

朱挺的脸色不好看了,说:“陆翼,这是怎么回事?”陆翼说:“我们遇上劫匪了。”

朱挺环顾左右:“江晖呢?这臭小子,我不是叫他先行一步,来接应你们的么?”

原来,朱挺料到在落鹰涧可能会有麻烦,所以他派出了王府第一高手江晖前来接应。没想到这儿出事了,江晖还没见人影。大家一时不敢做声,这时,后面一匹快马赶来,马上的人英气勃勃,正是江晖。

朱挺掩饰不住怒气:“江晖,你这是怎么了?”

江晖禀告,说:“报告小王爷,属下经过紫竹林的时候,发现一个可疑的人,属下追踪过去,所以来晚了。”

“追得怎样?”

“那人轻功太好了,属下追了好久,都没追上。”

朱挺看看他,一时不做声。陆翼突然冷笑说:“那贼子以为得逞,殊不知,咱还留有后手呢。”他从怀里掏出一个扁圆形的盒子,递给朱挺。原来,他把宝物贴身收藏了,背上的行囊只是迷惑敌人用的。

朱挺笑了:“好小子,果然聪明。”他接过来,里头果然是一面古色古香的镜子,还有一封信。他把信看了看,若有所思。

回到府中,朱挺把怜花鉴锁在书房的密柜里,命江晖和陆翼不分昼夜看守着。

这天夜里,二人交班,陆翼才走近书房,突然听到“砰”的一声巨响,冲进去时,只见密柜打开,书房的窗户也洞开。江晖已从窗口追了出去,大喝:“贼子,别走!”

陆翼马上亮出武器,紧跟着追了出去。

眼看着二人一前一后追了很久,可那贼子却已不知所终。两人终于停了下来,陆翼问:“江晖,这是怎么回事呢?”

江晖告诉陆翼,这几天东奔西跑,太累了,所以他打了个盹。当他发现那黑衣蒙面人出现在书房里时,蒙面人已经盗走了怜花鉴。他大喝一声,一记“劈空掌”打过去,却只打在了密柜上,然后,那黑衣人穿窗而去了。他急忙追出去,但黑衣人身影快如闪电,转眼就不见了踪影。

陆翼好不沮丧,这时,后边人影憧憧,朱挺率众侍卫赶到了。听到江晖这么说了,朱挺默不做声,四周查看了地形,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了。

朱挺千方百计得到了这面镜子,本想送给泗阳郡主作为她的生日礼物,现在不翼而飞了,也难怪他如此气恼。

侍卫们又搜查了一会儿,再也没有什么发现了,也就散了。朱挺却没有回府,他盯着一个人,远远地跟踪而去了。

江晖又一次失职,感觉非常没劲儿,他懒懒地与陆翼告了别,回家去了。他的家在城东的一间小房子,一个蒙着面纱的女子正坐在床边发呆,那是他的新婚妻子祝少蓓。

江晖柔声地问道:“少蓓,那东西得手了?”

祝少蓓点了点头,突然很担忧地问:“晖,咱们这样做,值得吗?”

江晖激动起来:“值得,当然值得。为了你,即使让我与千军万马为敌,我也愿意。”他顿了顿,又说:“让我们把那东西拿出来试一试。”

祝少蓓从抽屉里拿出一个扁圆的盒子,里面藏着的那面古色古香的镜子,正是怜花鉴。

江晖凑过去看,祝少蓓笑了:“人家说,这个在月光下才灵的呢。”

江晖正想说什么,突然门被撞开,一个人闯了进来,大笑,“我说了嘛,这回看你还想往哪里跑。”江晖一看,原来正是小王爷朱挺。

人赃并获,江晖一时也无话可说。朱挺得意地笑了:“江晖,没想到吧,咱可不比九城名捕差。”

江晖问:“不知属下在哪里露出了马脚呢?”

朱挺笑了:“这事得从你那天失踪说起。那时候小王派你先行接应,没想到你后面才赶到,还说跑去紫竹林追踪可疑的人去了。可当时我留意看了你的鞋子,根本没有紫色的泥巴,你知道,紫竹林最大的特点就是,那泥土是紫色的。所以说,你那时在说谎。”

江晖一下子无语了。

朱挺继续说:“但你为什么要说谎呢?我问过陆翼,当时那劫匪用的是崆峒一派的‘飞星剑法’,诡异莫测。除了小王,没人知道你曾经师从崆峒派的弃徒莫奈何。所以我断定,你就是那劫匪。”

江晖不懂了:“既然小王爷已经知道我是劫匪,为什么还要让我看守宝物呢?”

朱挺笑了:“我那只是猜想,还要进一步证实。你今晚偷宝物的过程,嗯,我猜啊,应该是你借劈空掌打坏了密柜。率先跑了出来,顺带引开陆翼。然后,就由你妻子潜入进去偷走的,是吧?”

江晖叹服,说:“小王爷如亲眼所见,佩服,佩服。”

这时,一直不做声的祝少蓓跪了下来,说:“小王爷,千错万错,都是奴婢的错,请你饶了江晖,惩罚奴婢吧。”

江晖也跪了下来:“小王爷,这一切都是江晖个人所为,要惩罚,你就惩罚我吧。”

朱挺一时沉默了,良久问道:“江晖,你甘冒风险偷盗此物,到底为了什么?”

江晖还没有做声,祝少蓓已说道:“王爷请看。”说罢,她解开了脸上的面纱。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