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错刀

(点击:1521℃)

.闹事

年的夏天,北平的各大报纸都报道了一件大事:错刀门掌门人金战龙要从嫡传弟子中公开选拔一名接班人,这人将要得其传授金错刀法的最后一式“横刀飞箭”,全面执掌错刀门。

错刀门自明朝始,就凭着一百零六路金错刀法威名赫赫,尤其是这最后一式“横刀飞箭”,只传掌门一人,据说能杀敌于三丈之外。

即便现在是民国了,错刀门门下弟子仍然数以万计。据说连袁世凯大总统都曾登门拜访,若做了门主,地位绝不亚于古时王侯。所以金战龙这一生所传的六十三个嫡传弟子,无不跃跃欲试。

巫弘毅就是其中之一,他在警察局上班,如果能做了错刀门门主,自然就可以号令江湖,做到厅长是必然的事情。

比赛一共开展十天,巫弘毅原想去观摩一下,再上擂台。偏偏警局这儿天忙得要命,京郊接连发生了几起大案,有个混蛋专剥少女后背肌肤,手法极快,受害人经常在睡梦中就被人剥去肌肤,疼得昏厥过去,十分残忍。这事虽然没有发生在京城,但警察局长非常重视,要求加强巡逻,防止罪犯在北平作案。巫弘毅忙得抽不开身。

比赛进行到第六天,终于轮到他休假。一大早,他一边看报纸,一边等着有人来交接。报上写着“日本军方聘请武术世家柳生家族为军人教习,以增强军人体质,效忠天皇。”巫弘毅感叹一声:“如果中国也能聘请我师父为总教习就好了。”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是北平市税务局局长李世清打来的,说有个地痞闯入他们家,家里的仆人都拦不住,要警察赶快来。

巫弘毅赶到李府时,那人正在后院里吵嚷:“俺来这里是想见李琛姑娘,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还给她一件衣服。”

李世清对巫弘毅说:“一大早这个人就敲我家后门,不让进就硬闯,十几个仆人都不是他的对手。你们快把他带走!”

巫弘毅仔细打量这个人,只见他二十来岁,个儿头不高,眉眼间带着几分淳朴,看起来不像是个地痞。听他一口一个“李琛姑娘”,巫弘毅奇怪地问:“李琛姑娘是谁?”

“我女儿。”李世清没好气地说,“我女儿怎么可能认识这样的人!.”巫弘毅听罢笑道:“那把令爱叫出来认下不就行了?”

话音刚落,忽然有个清脆的女声说:“警察哥哥,我不认识这个人,也没有那样的衣服。”只见从李世清身后走出一个相貌清秀的姑娘,学生装束,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巫弘毂说,“我叫李琛。”

巫弘毅一愣,对那个吵嚷的人说:“这就是李琛姑娘,你认识她吗?”那人盯着李琛看了一会儿,摇头说:“不是,那个李琛姑娘比她高大。”李琛倒也不怕,大方地回答:“所以啊,你认错人了,赶快走吧。”

那人着急地说:“可这明明是李琛姑娘的衣服啊,衣服兜里还有张写着这儿地址的纸条呢。”

巫弘毅走上前去,接过来那件衣服,是件浅色的旗袍。那人又递来一张纸条说:“你看,这是在衣服兜里找到的。”上面果然写着一个地址:磨眼胡同六号。

李琛也凑上来看,说:“这就是我们家后门的地址啊。”李世清强忍怒气,一把将李琛拉到身后,对巫弘毅说:“快把他带走,在我家里拉拉扯扯,成何体统!”

巫弘毅点点头,对这人说:“走吧,有什么事情跟警察谈谈。”

“警察?”这人似乎刚刚醒悟过来,说了一句让众人都啼笑皆非的话,“我也是警察啊!”

2.比武

原来此人名叫骆飞,出身于保定武术世家,是保定警察局的一名警察。

据骆飞说,保定去年年初发生过一起剥少女后背肌肤案件。从那时起他就日夜巡逻,料想这贼人还会再来,果然今年过了春节,又发生了一起,他就盯上了那贼人。

那人往北一路狂跑,他就往北一路狂追,追到高碑店附近,天色将亮,忽听有人高喊救命,只见一个女子横卧在街头。骆飞忙上前询问,女子称遭歹人抢劫,他上前搀扶,想不到因为连夜追赶,过于劳累,竟然昏倒在地。待他醒来时,女子已经不见了,地上只剩一件旗袍。他在旗袍口袋里发现了一张纸条,于是根据纸条上的地址找上门来。

巫弘毅听着好笑,那女子八成跟那剥皮的贼人是一伙的,见他紧追不舍,这才使了个计策,下了迷香让他昏倒。可怜他着了贼人的道,还要替贼人说话。巫弘毅惦记着今天师门的比赛,也就顾不上和他多说,请他吃了一顿早餐,让他早早返回保定。哪知这傻小子听说有比赛看,立刻来了精神,缠着非要跟他一起去,巫弘毅无奈,只好应承下来。

比武在京西最大的戏园子举行,二人赶到时,楼上楼下已经座无虚席。二楼挂着一块大匾额,上面写着:“楚虽三户能亡秦,岂有堂堂中国空无人。”这是陆游《金错刀行》中的名句,错刀门原名就是金错刀门,创始人是戚继光将军手下的一名悍将,他利用一把大刀随同戚继光抗倭,因喜欢陆游这两句名诗,就给自己这把刀命名为黄金错刀,创立了金错刀门。此刻,师父正在那匾额下坐着,威严地注视着一切。

师兄弟见巫弘毅过来,纷纷上前打招呼。他们告诉巫弘毅,师父五年前收的一个小弟子卢玉腾出尽了风头,这几天比试下来,天天都是他第一。大家纷纷抱怨师父太偏心,将功夫精要都传给了他。

巫弘毅也听说过这个卢玉腾,此人来自东北,不爱言语,在京城也不寻找谋生的职业,每天就随侍在师父周围,为师父端茶倒水。如果说他得了师父全部传授,也不是没有可能。只见巫弘毅微微一笑,并不多言。

第一个上场的就是卢玉腾,他身材精瘦,一身红衣装束,一看就是勤学苦练之人。他先冲台上的师父磕了个头,然后站起来四面拱手,礼节十分周全。

这时,一直在看新鲜的骆飞突然大喊一声:“姐夫!”几步跑上台去。此举震惊全场,安静的场内立刻嘈杂起来。卢玉腾显然被他喊蒙了,双拳一拱:“请问师兄姓名?”骆飞却跺脚道:“姐天啊,我爹还说你在日本被人打死了,原来你在这里苦学功夫,离家这么近,你怎么也不回去看看?”

几个师兄弟要上台去拉骆飞,巫弘毅拦住他们说:“且看玉腾怎么处理。”只见卢玉腾皱起眉头说:“那我就不客气了。”一拳直逼骆飞面门。骆飞也怒了,大声嚷嚷道:“鳖孙,姓倪的,你吃我们家的,喝我们家的,想不到竟是个白眼狼。你要打,我就奉陪到底!”说着侧身躲过他这一拳,将上身的破夹袄扯了,光着膀子跟他动起手来。

骆飞的功夫跟错刀门完全不是一个套路,一开始卢玉腾就处在了下风。骆飞拳风刚烈,而且善用肘和膝,卢玉腾身上受了几下。如果本门被其他门的人打败了,这可是奇耻大辱,楼上的金战龙师父也站了起来,紧张地看着。巫弘毅这下有点担心了,他真没有想到骆飞功夫这么好,幸好刚才在李府没有动手,否则自己真不一定能打败他。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