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损剑天增刀

(点击:2012℃)

.地损剑

德州盛产兵器,其中有两家最有名的兵器铺,这两家兵器铺一家买卖冷清,一家生意火爆,生意冷清的是信义兵器铺。信义兵器铺开在德州的胳膊肘胡同,一般的老百姓根本就不知道这家兵器铺的存在。

四海兵器铺地处德州最繁华的棋盘大街,前店后厂,一天到晚人来人往,后院打制军器的“叮当”声,几乎不绝于耳。别看四海兵器铺老板邱四林的生意红火,他却拿信义兵器铺当眼中钉、肉中刺。

四海兵器铺虽然财源广进,可是却从来也接不到“大活”。大活是兵器行中的行话,意思是制造有名的兵器。

德州兵器,饮誉全国,故此四方豪杰们买得到精钢佳铁后,皆会去找信义兵器铺,让信义兵器铺的掌锤帮他打制一件称手的兵器。

信义兵器铺虽然生意寥落,但每打制一件兵器,都会在江湖中引起轰动。

信义兵器铺原来有两位掌锤,分别是李元一和熊占海。李元一去年病故,留下了儿子李焕,和熊占海学艺。邱四林是李焕的亲娘舅,他自然对李焕的事情分外关心。可是熊占海到年底一问外甥的学艺情况,李焕满腹委屈地说:“舅舅,在一年之中,熊占海打制了两件兵器,我只有站在旁边看的份,连伸手的机会都没有!”

邱四林听李焕讲完情况,他冷笑一声道:“熊占海那么干,纯属是不安好心呀!”

李元一在世时,信义兵器铺一年的收入李熊两个人是对半分,现在李元一去世,李焕不会打制兵器,熊占海不仅可以拿到盈利的大头,他在兵器铺中也可以一手遮天了。

李焕气呼呼地说:“舅舅,您说我该怎么办?”

邱四林眼珠一转说:“我听说熊占海给县衙的欧阳捕头制作了一把地损剑,咱们就用这个事告熊占海一状去!”

邱四林写了一张状纸,然后领着李焕直奔县衙而去。德州的刘县令听到鼓响,他急忙升堂。刘县令看罢邱四林递上的状纸,他郑重地问道:“邱老板,您状告熊占海失信寡意,可有证据吗?”

邱四林当然有证据。三个月前,本县的欧阳捕头得到了一块地损铁,他拿着这块宝铁去找熊占海,想打制一把宝剑,可是没过多久,欧阳捕头就被西山的大盗血无魂杀死了。一个月前,熊占海匿下了地损剑,他将一把锈迹斑斑的烂剑还给了欧阳捕头的儿子欧阳明。

刘县令听邱四林讲得头头是道,他急命衙役去传熊占海和欧阳明。熊占海首先来到了公堂,他一见状告自己的竟是李焕,气得他胡子蓬飞,大声骂道:“小畜生,你竟敢诬告于我,你对得起死去的父亲吗?”

李焕被骂得一句话也不敢说,邱四林反唇相讥道:“熊占海,你匿下了欧阳捕头的地损剑,何谈信字?李焕为了挽回兵器铺的声誉,这才和你对簿公堂!”

两个人正在争吵,就见欧阳明风尘仆仆地来到了。欧阳明正在西山归元观中学武,他也不知道刘县令派衙役找自己干什么。

刘县令说道:“欧阳明,将你肋下的地损剑借本县一观!”

欧阳明将肋下的地损剑递给了刘知县,刘知县抽剑一看,当时气得就变了脸色。

虽然他不知道地损铁是什么东西,但熊占海述给欧阳明的这把剑也太坑人了,这把剑做工低劣不说,剑身上全是坑疤和锈迹,别说当武器,恐怕连杀只鸡都困难!

刘知县气得一拍惊堂木,叫道:“熊占海,你还不知罪吗?”

2.天增刀

欧阳明听了半天,这才弄明白刘县令找他到大堂的原由,他一抱拳说:“刘大人,您弄误会了!”

欧阳捕头被血无魂所伤,他在临死前,曾经告诉欧阳明,一定要相信熊占海,换句话说——熊占海即使他给一根擀面杖,欧阳明都不许有异议。

欧阳明当堂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后,他手拿地损剑,转身离开了公堂。

刘县令一脸怒色,他正要呵斥妄起诉讼的邱四林一顿,没想到邱四林却说:“刘大人,熊占海匿下地损剑,欧阳明不追究也就罢了。他还犯有一条大罪,曾为西山的恶匪血无魂打制了一把天增刀!”

熊占海在一旁叫道:“刘大人,我确实打制过天增刀,但雇主却是河北来的一位刀客。我跟恶匪血无魂没有一丝联系,望大人明察!”

恶匪血无魂盘踞西山,是德州最大的祸害,熊占海要是通匪,那可够得上砍头的罪过了。熊占海拍了拍胸脯说:“熊某对西山的恶匪深恶痛疾,我怎么可能通匪呢!”

刘县令一听邱四林举报熊占海通匪,他讲话的语调重如铅块,说:“通匪可是大罪,邱老板,你可有证据吗?”

邱四林的证据,也都是一些旁证。比如熊占海在打制天增刀的时候,李焕在场,他牢牢记住了那把刀的模样,血无魂经常下山抢劫,他手中的那把杀人之刀,便和熊占海打制的天增刀模样一丝不差!

熊占海分辨道:“刘大人,您可不能听信邱四林一派胡言!”

邱四林反唇相讥:“熊占海,我还真有一个方法可以辨别你是否通匪,你可敢一试吗?”

邱四林这个方法就是,将熊占海关到监狱里,然后四处散布“熊占海通匪,十天之后将在闹市处斩”的消息。如果熊占海通匪,西山的恶匪血无魂一定会下山来救他,如果十天之内西山无动静,邱四林甘愿领受诬告之罪!

熊占海看着巧言令色的邱四林,他为了证明自己清白,便大声说:“这有何不敢!”熊占海向刘县令自请要住十日监狱,他一定要邱四林尝尝诬告罪的滋味。

刘大人一见熊占海甘愿入狱.他点了点头说:“好,那就委屈你十天。究竟是熊老板通匪,还是邱老板诬告,十日之后,本官定当做个公断!”

熊占海被关进监狱,监狱随后也加强了戒备,一连九天,平安无事,可就在第十天的深夜,血无魂手持天增刀,领着三十多名精干的悍匪下山劫狱来了。他们先用火药炸开了监狱的大门,血无魂刚刚迈过监狱的门槛,就觉得脚下一软,“轰隆”一声,他就掉进了深深的陷坑中

刘大人一听血无魂被抓,急忙连夜审问,熊占海也被带到了大堂之上。刘大人一拍惊堂木,喝道:“熊占海,现在通匪证据确凿,你还有何话讲!”

熊占海连声叫屈:“刘大人,血无魂当初打制天增刀的时候,他不仅隐瞒了身份,而且还易过容。我要知道他恶匪的身份,给我多少银子,我也不可能给他打制天增刀呀!”

血无魂披重枷,戴巨镣,被衙役按跪在大堂之上。他听到熊占海的辩解之声,不怀好意地说道:“刘大人,您别听熊占海胡说八道。他就是我们山寨的御用兵器师呀,我那把天增刀上,还刻有他秘密的徽号呢!”

刘大人对着身边的衙役一摆手,道:“让血无魂指证一下,熊占海在这把刀上,究竟留下了什么徽号!”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武侠故事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