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忠贤的孕妇选拔大赛

(点击:29539℃)

一、孕妇成了“香饽饽”

明朝天启七年夏,京畿各县均接到一道令人啼笑皆非的圣旨。圣旨的大意如下:为了庆贺皇上老毛病好转,同时为了褒奖民妇生育之功,特令各县分别挑选出身怀六甲的孕妇五名,送到香河县参加“孕妇选拔”,优胜者将获“头名孕妇”封号及百金奖赏。

原来,两年前的端午节,天启帝在乳母客氏和九千岁魏忠贤的陪同下,到宫中西苑泛舟游玩,却不慎失足落水,从此落下病根。前不久,尚书霍维华进献了一种名叫“灵露饮”的仙药,皇帝服用后病情果然大为好转,于是龙颜大悦,才有了这道圣旨。

事情虽然荒唐,可对各县官员来说,却无异是个表功谄媚的好机会。于是,各县马上行动起来,在辖境内寻找孕妇。一时间,大腹便便的孕妇成了抢手的“香饽饽”。既然是孕妇参加选拔,相貌自然很重要,但是既要身怀六甲,还要出众迷人,还真不容易办到。虽然困难,但各县官员还是如期凑足了人数,紧急送往香河县参选。

与此同时,香河县县令白春成也忙碌起来。他一方面要接待京城派来的选拔官,一方面还要着手安顿各县送来的孕妇,忙得手忙脚乱。

五天之后,各县参加候选的孕妇们相继都送到了,合计有将近百多名。白春成将她们安顿在驿馆安顿休息,等候次日的第一轮“海选”。一切准备就绪,他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带着一身疲惫回到家中。

白春成已年过不惑,膝下却尚无一男半女。俗话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他为此愁白了头发,一面到处求医问药,一面四处烧香拜佛,希望能结下善果,了却这桩心愿。年前,他又纳了第三房小妾——一个名叫婉清的秀丽女子。可喜的是,这个婉清居然很快就有了身孕,此时也正好身怀六甲。这令他非常高兴,然而婉清因为身体娇弱,孕况并不稳定,他不敢掉以轻心,专门请来两名经验丰富的孕婆,负责照料婉清的饮食起居。除此之外,无论他每天公务多么繁忙,都要抽空去看看婉清。

白春成来到后堂,详细询问过孕婆,得知婉清一天的状况良好,他这才放下心来,挥手屏退孕婆,小心翼翼地把耳朵贴在婉清的肚皮上听胎动。

不料,婉清却噘着嘴,唉声叹气不止。白春成不知何故,连忙问她怎么了,是不是孕婆怠慢了。婉清板着脸,气鼓鼓地说:“大人,我也是孕妇,你为什么不让我参加那孕妇选拔?”

原来,婉清听说朝廷举办孕妇选拔,思忖以自己的条件去参选,肯定能够取胜,所以就想去试一试。她倒不是想要那百金奖赏,而是想得到皇上亲口御封的“头名孕女”封号。 .白春成一听,脸色登时寒了下来,斥责道:“胡闹!我好歹也是一县之尊,怎么能让妻妾抛头露面去参加此有悖伦常的选拔!”

婉清见白春成不允许,顿时闹将起来。正闹得不可开交,突然前面的公堂外传来一阵击鼓声。

白春成顾不得理会婉清,匆匆来到公堂,这才知道出事了。原来,一名候选孕妇经受不起连日的舟车颠簸,导致胎死腹中,孕妇本人也因为大出血而一命呜呼!这些孕妇来参选,本就是官家强逼,并非自愿,如今一尸两命,陪同的家属不干了,遂来击鼓喊冤,要官府给个说法。更糟的是,其他的孕妇见出现这种情况,都纷纷闹着要回家。

面对这乱糟糟的场面,白春成的头都大了,本想以官威镇住闹事家属,但转念一想却又心生不忍,便长叹一声,答应由官府厚葬死难孕妇,并抚恤白银百两,这才止住孕妇家属的怒气,将事情平息下来。

二、别开生面的选拔

白春成命令下去,立即派人延请全县有妇产经验的名医到驿馆住下,以应对候选孕妇可能出现的各种突发情况。至于候选孕妇的住宿、饮食等事宜,各相关人等也不可马虎,务必杜绝不测发生。

交待完这些琐繁事务,白春成感到又累又乏。他回到寝房,刚想休息一下,不料婉清却又闯了进来,闹着非要参加选拔不可。白春成不胜其烦,见她意志坚定,只好长叹一声,答应下来。婉清这才破涕为笑,高兴地道:“大人,你就看好了,那头名孕女封号肯定非我莫属!”

第二天,孕妇选拔赛正始开始,主持选拔的是朝廷派来的一名姓郭的公公。与朝廷历来挑选秀女的程序差不多,这第一轮选拔主要是观看参选孕妇的外貌。孕妇们按照排序,依次慢慢从郭公公面前走过去,由他目测决定去留。

这些裹着小脚、挺着大肚子的孕妇走起路来非常艰难,显得十分滑稽好笑。白春成看得直想乐,但看郭公公绷着一张老脸,他哪里敢笑得出来。

郭公公比较严苛,第一轮下来就淘汰了十分之六七,将近百名孕妇不多时便只剩下不到四十人。当然,容貌过人的婉清毫无悬念地过了这一关。

接下来的一关比较奇怪,由郭公公带来的两名老太医上场,一一为每位孕妇把脉。两名太医细细把完脉,又低声商议一番后,才做出去留决定。眼看一连淘汰了好几人,白春成的一颗心不禁悬了起来。虽然他一开始反对婉清参加选拔,但既然已经参加,如果中途被淘汰掉,日后传出去他岂不是很没面子?

一直忙活到日落,第二轮选拔才告结束。期间又发生了一些小意外,有几个孕妇因体力不支,加上天气炎热而当场昏厥,甚至有个孕妇因不堪折腾而提前把婴儿生了下来白春成实在看不过去,斗胆向郭公公提议暂缓选拔,让孕妇们休息休息,然而却被郭公公毫不留情地喝斥了一顿,吓得他不敢再吱声。

第二轮又淘汰掉了十之六七,只剩下九名孕妇,好在婉清仍在九名之内。接下来便是最后一轮选拔,九名孕妇依次进入一间封闭的内室,据说是要脱光衣服,由郭公公和两名经验丰富的老宫女验其肚皮的大小和形状,最后决定出优胜者。为了避嫌,这一轮挑选时,白春成等地方官员都被打发回家了。想到婉清要脱光了给不男不女的郭公公看身子,白春成心里很不是滋味。

一直折腾到晚上,选拔结果总算是出来了:婉清和另外五名孕妇胜出。听到婉清入选的消息,白春成喜出望外。兴奋劲过后,他差家人白喜去驿馆接婉清回家,打算为其设宴庆贺。不料,白喜很快就回来了,说是优胜出的孕妇现在不能回家,她们将被送往京城面圣,由皇上钦定名次,而家属一律不得随行。

这怎么行呢?白春成急了,香河距离京城百里之遥,婉清的身子骨又弱,如何禁受得住一路上的舟车劳顿?他越想越后悔,连忙赶往驿馆求见郭公公,希望郭公公能通融一下,用别的孕妇替换下婉清。然而,他却被护卫挡在驿馆外——郭公公拒绝见任何人!

白春成死磨活缠,却怎么也见不到郭公公的面,只好怏怏回到家中,另想他法。不料,没等他再想出挽回的办法,次日天还没亮,郭公公就带着几名孕妇离开了香河县。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3下一页

更多精彩,请点击:孕妇 魏忠贤

中国历史排行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