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师的机器人

(点击:133℃)

李泗阳是民国年间的留学生,他在日本留学时掘了第一桶金,回国后就在皖城的郊外买了一栋大宅子,宅子虽然老旧但颇为结实。

房子刚搬,还有很多东西要整理,这天他叫来了自己的好友黄飞云帮忙。黄飞云在整理一个旧五斗柜的抽屉时,不小心被什么东西划伤了手。

李泗阳上前一看,只见抽屉里有几个散落的齿轮。民国年间西方思想刚刚传人,很少人家里会接触到齿轮这些机械部件。

“黄铜材料,做工也挺精细,只是转轴和齿轮接在一起,是清朝时代的古老工艺了。”黄飞云接着说道。李泗阳忙问:“看得出是什么东西吗?”黄飞云却摇摇头:“目前部件太少,难以判断。”

李泅阳在日本主修机械制造,回国进入当地军工厂做了工程师,黄飞云也是艺术收藏家,精通各种玩意儿,但面对这些齿轮,两人却是丝毫看不出端倪。

这件事李泗阳并没往心里去,但没过几天,黄飞云却找到他,说要让他看一幅新收藏的画。那是一幅油画,画中是一个留辫子穿长衫的男人。男人脚边散落着几个齿轮,简直跟自己宅子里发现的一模一样。除了陈设有点改变外,画里的房间也很像是自家的卧室。

他倒抽了一口凉气问道:“这人是谁?”黄飞云指着落款说:“没看到吗?鲁渊自画像。”

鲁渊,李泗阳全无印象,黄飞云继续说道,他还有一个名字,叫鲁如海。李泗阳这才反应过来。鲁渊是清末民初著名的魔术师,鲁如海正是他的艺名。听说慈禧太后都很喜欢他变的戏法,没想到自己宅邸的前任主人居然是他。

黄飞云接着说道:“鲁如海不但只会变传统戏法,还钻研很多西洋时兴科技,大家都说他一半是魔术师一半是科学家。传说他曾经做过一个机器人,会走路会行动,甚至能跟人交谈、回答问题。”

李泗阳这才明白过来:“你是说我们发现的那些齿轮”黄飞云点点头:“对,很可能就是那个机器人的一部分。”

李泗阳正在从事军工,如果能制造机器人说不定能投入军用,但他仍然摇摇头说:“不可能,英法德美这些发达国家都造不出来,一个中国魔术师怎么可能造出来?”

黄飞云却反驳说:“这你就错了,我们中国人可是在两千多年前就造过。西周周穆王时期,天下有一位叫偃师的能工巧匠,送了一个美女人偶给天子周穆王。这个美女人偶惟妙惟肖,跟真人并无两样,周穆王给她起了个名字叫‘乙女’。一天夜里,乙女居然活了,在宫廷里翩翩起舞起来。周穆王后来爱上了这个人偶,但大臣们却觉得偃师是妖邪,想要除掉他,偃师怕惹出祸端,就带着人偶‘乙女’消失了。”

这事记载在《穆天子传》等古书中,李泗阳读过,但他认为,那毕竟只是传说。黄飞云见李泗阳不信,又说:“因为制作人偶是木匠活,所以偃师也被看成是精通木匠技艺的高手。相传墨子和鲁班都曾造过类似的活动人偶,而大家都传说,鲁如海正是鲁班的后人。”

本来冷静的李泗阳也激动起来,民国时的中国国力衰弱,他出国留学正是想振兴祖国。如果真存在机器人,那么投入军工正是扭转国力的好机会。他说道:“不管真假,我们先把齿轮找齐再说,说不定真能复原那个机器人,除了这幅画,还有别的东西吗?”

黄飞云微微一笑,掏出了一个笔记本:“卖画的人还有一本鲁如海的笔记,上面说不定记载了制造机器人的诀窍。”

李泗阳赶快接过来,却发现里面用的是日文,想来这鲁如海也曾留学过东洋,怕秘密外露故意写成了日文。黄飞云把笔记影印了一份,两人一个从头翻译,一个从尾翻译,这样破译起来更快些。

根据鲁如海笔记的记载,两人又陆陆续续找到了很多其他零件。黄飞云妙手生花,居然把这些零件都装了起来,成了一个完整的机械装置。齿轮、管道、轴承构成了一个精致的系统,李泗阳从没见过这么完美的机械,完全超出他现有知识范围的理解。上紧发条,装置就完美地运行起来,而且运行的时间比发条能提供动力的时间更长。

“不知道完全拼出来是什么样子。”李泗阳问道。黄飞云也遗憾地回答:“可惜现在我们只有内部装置,就像人一样,只有内脏器官,不知道皮肤是什么样子。”

李泗阳很快说道:“外部的‘皮肤’说不定也还留在这宅子里,我们再找找看。”两人翻箱倒柜仍然一无所获,李洒阳却不肯放弃。

黄飞云只好劝道:“传闻鲁如海做好机器人后,又亲手拆掉了它,正是因为走火入魔。你可别重蹈覆辙。”

话虽如此,但李泗阳却仍然像着魔了,每天茶饭不思地对着不完整的机械装置和笔记,想要发现什么端倪。他接连看了三天,终于有了一个猜想。在鲁如海的自画像里还有一个遗漏的细节。画中的左边墙角有一个小梳妆柜,在现在的卧房里却消失了,梳妆柜里该不会有什么玄机吧。

在落满灰尘的地下室里,李泗阳找到了这个梳妆柜。搬动的时候,有根横木掉了下来。他却惊奇地发现,横木本来就是榫卯结构,像零件一样嵌进整个柜子里的。他一使劲,把整个柜子都拆开了,原来所有的结构都能拆成一个一个零件,又完美地拼合成了一个柜子。现在,这些零件像人的四肢躯干和皮肤一样散落在地上。

李泗阳把木头零件和机械装置拼了起来,就真的形成了一个人形。机器人张着嘴,似乎说了一句“你好”,还伸手摸了他一下。它真的“活”了!他赶紧叫来了黄飞云,但奇怪的是,机器人再也没有开口说话,也无法像人一样地进行触摸了,只是麻木地挥动着双手。

“太神奇了!”黄飞云感叹道。李泗阳却有些失望:“不对啊,它刚刚明明摸过我,还开口说话了。”黄飞云怀疑地问道:“你那是幻觉吧?”李泗阳却坚信,那绝不是幻觉。他发现机器人的心脏位置还有一个空洞,他想,不会是还缺什么东西吧。

黄飞云摇摇头说:“别多想了,这个空洞说不定是装类似八音盒的装置,或者是藏小孩和侏儒的,以此来制造机器人说话的假象。归根到底,鲁如海的机器人只是个传说。”

李泗阳还是很坚持:“不对,我明明听到它开口说话了。笔记里也记载了鲁如海跟机器人对话的情节!”

黄飞云无奈地说:“你啊,是真走火入魔了吧。”

李泗阳气愤地反问:“偃师,机器人,这猜想都是你先提出来的,为什么现在反而不信了呢?”

黄飞云摇摇头:“偃师也好,机器人也好,都只是传说。我现在终于了解鲁如海为什么会亲手拆掉自己最得意的作品了,因为他怕自己像你一样疯掉。”说着,黄飞云怒气冲冲地走向了机器人。

看不过瘾?点击下面链接!
本站微信公众号:gsjx365,天天有好故事感动你!

上一页12下一页

奇闻异事排行榜